首页 > 语录 >

(孟逸谦程语安)小说免费阅读-(孟逸谦程语安)孟逸谦程语安全文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9 13:19:13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说完就决绝地出了屋子。

方画屏喊了好几声,也没回应她。

最终,她和小南被人送了回去,扔在村门口。

【时间到,即刻抹杀!】

方画屏嘶吼:“不!”

 

 

第16章

“孟团,方画屏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周清安紧着眉头,他们从那儿离开没多久之后,方画屏就发病了。

孟逸谦紧了紧拳头,良久,他长吁一口气:“安葬吧。”

她死了又能怎样?

语安能回来吗?

如果自己不把她接过来,是不是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孟逸谦懊悔万分。

程语安死的半个月后,程语丽找到了孟逸谦,她提着上次语安最后一次回家给她的箱子递给孟逸谦:“逸谦,上次语安发病那日,她状态就不对,还把自己的项链存款全都给我了。”

“我虽然没钱,穷,但这都是她自己攒的,我不能要。”

语安确实比自己嫁的好,可从小到大程语丽就知道,父母觉得小妹不是男孩,所以没有花更多的心思。

她只能花更多的爱意去让语安长大。

所以这么多年来,语安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她几乎是在自己的身后长大的。

孟逸谦程语安(孟逸谦程语安)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孟逸谦程语安(最新全章节大结局)全文阅读

“姐,语安给你,你就收下吧。”

“若是那日我及时把位置替你弄好,她是不是也不会那么的生气,到现在连我梦里都不肯来?”孟逸谦看着那些项链手镯,眼睛又开始酸涩起来。

曾经的自己会一年送她几次东西,可最近一年多,他似乎忘记了。

又或许是部队太忙,他忘记了语安从小就是跟着她一起长大,忘记了在牛棚时,语安陪着他吃的苦。

孟逸谦,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程语丽愣了下,表情也有些难受:“她怎么会为一个职位就和你生气,她就是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不愿意和你道别。”

语安这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自己是很了解的。

孟逸谦扯了扯嘴角:“姐,我找人给你安排了部队里文员工作,也算是完成语安对我的嘱托,虽然我知道这个做法马后炮了,但我还是想做。”

程语丽愣了下,叹了口气:“若是语安知道,她自然会开心的。”

“姐,你说等我死了,语安会原谅我吗?”孟逸谦恍惚了几秒,又问。

程语丽沉默了几秒。

“逸谦,语安脾气很犟,但你若是真心跟她道歉,她会原谅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但语安和你那么多年,她怎么会忘记你呢。”程语丽心里其实挺感激孟逸谦好好的照顾了程语安这么多年。

给了她为数不多的第二份爱。

孟逸谦轻轻地点了点头。

要道歉的,不道歉怎么行呢?

语安若是不原谅自己,他便多花点心思反省。

程语丽又嘱咐了几句才离开,只是那个箱子,她留下了。

这是语安最后的念想了。

没有程语安的日子过的很慢,孟逸谦拒绝了家里人再婚的请求,将自己置身去部队里,到了纪念日的时候,才会回到军区大院。

睹物思人。

孟逸谦四十岁的升为师长,四十五岁参加一次秘密任务差点葬身敌人旋涡。

可他还是活了下来。

只是因为要努力把任务的结果带回去给部队。

这次表彰,他被破格升为首长。

可孟逸谦眼里的光越来越暗淡了,他做的再多,能分享喜悦的人,却消失了。

他把程语丽的儿子当做亲生儿子,才能遥寄相思。

程语丽曾劝过他去领养一个孩子。

孟逸谦拒绝了,他亲生的孩子不在了,如果领养,语安会生气的,她本来就已经很生气了。

他不能让她再生气。

六十五岁的时候,孟逸谦一个人躺在摇椅里,望着天上的繁星,缓缓闭上眼睛。

语安,我来赔罪了。

你一定要等等我。

 

 

第17章

1977年9月。

程语安猛地睁开眼睛,汗流浃背,她刚刚好像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死在了雪地里。

“幺幺,你在吗?”

“这个梦好真实,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啊?”

可幺幺却没有回应她。

奇怪,平日里话多的幺幺怎么不见了?

程语安来不及细想,而是起身从牛棚走了出去。

还有两个月,高考也要恢复了,孟逸谦一家子就要被释放回到京市。

时间紧迫,她要赶在孟逸谦回京之前定情,完成攻略任务。

再回去现实世界,这样她就彻底在现实世界复活了。

即使自己和孟逸谦从小就一起长大,可无论自己怎么做,他始终不肯说出那句: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太奇怪了,她明明能感觉到孟逸谦是喜欢自己的。

可那个梦却让程语安忍不住地多想,因为太真实了。

梦里她被孟逸谦辜负了。

【是真的,你已经攻略过一次。】

幺幺的声音突然间响起,吓了程语安一跳。

“什么叫做已经攻略过了一次?”程语安捂着自己的胸口喘气。

幺幺沉默一瞬,轻轻开口:【本来你已经被抹杀了,但我心软了,将你留在了tຊ这个世界。】

程语安愣了下,梦里她背弃了幺幺。

如果已经攻略了一次,幺幺不应该恨自己吗?

为什么会心软呢?

【语安,以前我不明白人类情感,但现在我也不明白,可我觉得你不该就此死去,所以我偷天换日让你重生了,但你不能回去现实世界了,程语安这个身份,真正的属于你了。】

幺幺的话虽然深重,但程语安却懂了:“也就是说我不用完成任务了,对吗?”

幺幺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该走了,我还要绑定新的宿主。”

程语安愣了下,却忍不住地落下眼泪,自己已经攻略了一次,却只有幺幺心疼过自己。

那,这辈子,她还要选择孟逸谦吗?

【语安,这次,你要好好选择,再见。】

话落,程语安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她能感觉到幺幺在她的身上离开了。

陪伴了她几百年的人真的离开了。

她缓缓蹲下,望着湛蓝的天空,表情愈发沉默。

“幺幺,再见了。”

程语安吸了吸鼻子,又开始回想刚刚做的那个梦。

梦里的孟逸谦对自己很好,可却为了另外一个攻略者就忘记了自己与她之间的情谊。

但他也是因为死去的战友,识人不清。

程语安为难起来。

她应该如何是好啊?

“语安!”

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程语安下意识地惊喜,猛地站起身来。

待瞧见孟逸谦十八岁稚嫩的面孔时,她脸上的笑意却跟着变淡了。

“逸,逸谦。”程语安有些扭捏地应了声。

换做平时,她一定会无比欢喜的,因为她确实很喜欢孟逸谦。

可现在,她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她根本不敢相信这个年轻时只待她好的少年,会变成那副模样,即使他自己也不想,却还是变成了那样。

孟逸谦终于看见了日思夜想的面孔,整整四十多年,他都活在懊悔之中。

一朝重生,他心里只有激动和喜悦。

这辈子,他绝对要好好的对她。

 

 

第18章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孟逸谦小步并成大步,几个步子就上了前。

看着她拧起的眉头,下意识地想替她去抚平。

可眼前的女孩儿却猛地往后退了一下:“逸谦哥,男女授受不亲。”

孟逸谦愣了下。

以前她不是最爱贴着自己的吗?

她皱眉的模样,让自己想起前世病痛的模样,那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后知后觉的发觉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过了好多次她最难受的时候。

“语安,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程语安是以他妹妹的身份,跟着他从京市下乡住的牛棚。

自己最苦的那些年,都是语安陪着他的。

孟逸谦吸着鼻子,她应该还不知道高考马上就要恢复了,很快就能回京了。

前世,是语安在天天在耳边安慰的自己,说守得月开见月明,大家不会在乡下待一辈子的。

他的语安,真的很聪明,真的很好。

程语安觉得自己的表现反应太激烈了,轻咳了一声露出一抹复杂的笑容:“什么好消息啊?”

孟逸谦下意识地就想告诉她高考要恢复了,又怕她多想。

便道:“语安,我今日在山上抓到一只野鸡,我们今天可以吃肉。”

话落他将身后的背篓放下,杂草覆盖的赫然就是一只被割了脖子的野鸡。

程语安见状下意识急着开口:“逸谦哥,你知道村子里看不惯我们,你又去上山,到时候他们又来欺负你怎么办啊?”

村子里的人不欢迎她们这种人,很多就是看见就打就骂的,她们整日也只能住在牛棚里。

到了某些日子,还要出去跪在扬谷场接受批判。

所以程语安平日里除了去扫公厕,根本不让孟逸谦外出。

说来下乡的时间也短,一年前下的乡,最多就再过一个多月,她们就要回城了。

这个时间段,能不惹事就别惹事好了。

孟逸谦嘴角轻轻一扬,连忙推了推她的肩:“语安,我们先进去。”

程语安立刻点头:“下次不许去了!”

男孩猛地点头:“以后我去哪里都告诉你好不好?”

过去的自己做错的太多了。

程语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今天的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