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录 >

热门小说江起淮陶知越(江起淮陶知越)精选章节阅读-高质量小说江起淮陶知越推荐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9 13:15:58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刚才对她好,也不过是同情可怜罢了。”

议论的话语,让陶知越心乱如麻,她强忍着翻滚的情绪跟上去。

……

将军府最上等的房间里,挤满了关心陶知宁的人。

陶母守在床榻前,满脸心疼:“知宁,娘的宝贝女儿,你怎么这么傻,你喜欢起淮,娘会帮你的啊,你伤了自己,痛在娘心里啊!”

陶父虽依旧少言寡语,却一直盯着大夫救治的一举一动。

眼里的关心一点也不比哭泣的陶母少。

还有江起淮,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昏迷的陶知宁身上,不曾松懈。

根本没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的陶知越。

寒风呼啸,吹得陶知越身冷,心也在破防。

她好像真的是个透明人。

记忆中,在陶家,她从未得到过这样的疼爱,一分都没有。

十五岁生日那天,她满心欢喜,告假去寺庙给父亲母亲求了平安符。

一来希望他们平安健康,二来报答他们给了她生命。

可陶母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便说:“知越,你妹妹知宁感染了风寒,娘要去给她煎药。”

接着,随手一扔,就走了。

更可笑的是,她那时,还拼命的安慰自己。

没事的,只是因为妹妹生病了,需要娘照顾。

然后,她又转身去了军营,将另一枚平安符送给父亲。

结果得到的还是一顿呵斥:“这就是你今晨缺勤训练的理由?!”

主角是江起淮陶知越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江起淮陶知越小说免费阅读

“马步一时辰、跑步二十圈、射箭三百下!你说你想做将军,就别妄想偷懒,我陶业没你这样娇气的女儿!”

那天被罚后,她成了整个军营的笑话。

哪怕她从晌午一直练到黄昏,也没人来关心过她。

等她顶着虚脱的身体回到陶府,等到深夜,都没人记得是她的生辰。

恍惚中,陶知越收回了思绪。

她看着眼前的一幕,心涩不已。

“大夫,我女儿情况如何?何时能醒?”

陶母的关心声不断,陶知越忍着苦楚默默转了身。

她没有勇气再待下去。

陶知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门口静静看着远方。

她在等江起淮,也在等自己心中的一个答案。

可是她等到天黑,那个男人都没再来过。

也没捎人送来一句解释。

傍晚,徐嬷嬷杵着拐棍,提着食盒摸索着进来。

看着自己唯一真心对自己的徐嬷嬷,陶知越忙敛去情绪,上前扶住她。

“嬷嬷,你眼睛看不见,不用每日来照顾我的。”

徐嬷嬷如以往般慈爱一笑:“孩子,老婆子知道将军和夫人都去知宁那屋了,你没人照顾,我怎能放心。”

一句话,直接让陶知越眼睛发红。

或许老天对她也不全是残忍的,至少,这两辈子都有徐嬷嬷真心待她。

吃过饭,陶知越又和徐嬷嬷说了会话。

在嬷嬷的歌声中,陶知越缓缓入睡。

可她睡得并不安稳,一整晚,三番两次都梦到被父母再次抛弃,被江起淮舍弃惨死的场景。

胸口揪心的疼痛,搅得她彻夜难受。

天还没大亮,陶知越就起了床。

她想着先去军营早训,然后再去找江起淮要个答案。

这次,她一定要弄清楚原由,不能再不明不白的死去。

父母和江起淮,她都不想要再让。

还有徐嬷嬷,她也要好好守护。

换好训练的红装,陶知越便出了门。

她脚步坚定,亦如前世上战场一般矫健沉稳,却在经过陶知宁房间时,心口蓦然一滞!

半敞的房间里,江起淮侧坐在床边,陶知宁依偎在他怀中,正看着手上的红色帖子。

“这婚书上是知宁的名字,知宁终于可以做起淮哥哥的新娘了!”

 

 

 

 

 

第3章

这话如五雷轰顶,陶知越脚下一软,扶着门框才站稳。

屋内,听到动静的江起淮回望过来。

视线交撞的刹那,江起淮眼神躲闪地从床边站起来,可下一秒就被陶知宁紧紧抱住。

“起淮哥哥,你别走,知宁手腕又疼了。”

而江起淮就真的收回脚步,担忧的握住陶知宁的手。

多么拙劣的演技。

偏偏还有人真信,真真荒唐。

犹记得及笠那年,陶父受伤,她代父上阵,带领陶家军浴血杀敌,突出重围,守下大周朝最重要的城池,也救下城中所有人。

后来江起淮带着太医赶来,见她受伤,满目担忧。

那时陶知宁也偷跑来了城门口,脸上不小心沾上血,吓得惊慌大叫——

“救命,救命……”

而本该关心她的男人,立即变得心不在焉,只将伤药塞至她手中,tຊ就径直走向了陶知宁。

当时,陶知越凝着江起淮匆匆离去的背影,有不解,也有不安。

可将士们都调侃她。

“陶将军,世子对你真好,将王府唯一一份的极品金创药都给了你。”

“世子满心满眼都只有陶将军,对你的家人也是爱屋及乌……”

听着大家的话,她也就没在意。

可此情此景,现在想想,一切不过早就有迹可循。

陶知宁是故意的,就如同现在一样。

陶知越看着不停喊疼的陶知宁,还有满脸心疼的江起淮。

只觉荒唐得彻彻底底。

明明上辈子受伤的是她,这辈子难过的也是她。

结果反过来被安慰的却依旧是陶知宁?

上辈子她想不明白,这辈子她不想再糊涂。

陶知越凝着一动不动的江起淮,沙哑的开口:“江起淮,我们完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江起淮这才慌乱地推开陶知宁,追了出去。

“知越……”

他拉住陶知越的胳膊,支支吾吾解释。

“那婚书不作数的,只是为了安抚知宁,怕她再次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来,我想娶的人从始至终都是你……”

“婚书还能作假?”

陶知越一把甩开他的手,看着那双又闪躲又慌张的眼睛,失望开口——

“江起淮,这次你还想如一年前那般,两头骗吗?”

江起淮脸色微变,抓着陶知越胳膊的手都紧了几分。

“一年前……”

陶知越倏然打断,“一年前,我因为蛮夷一战受了伤,在军中养伤,你说你染了风寒不便来看我。”

“可我担忧你身体,就不顾受伤去世子府找你,结果我看到你抱着陶知宁从府中出来!”

闻言,江起淮神色复杂了几分,随即焦灼解释。

“当时是知宁脚崴了,你娘拜托我照顾她,我才出此下策,但我只拿她当妹妹……”

“真的只是妹妹吗?”

陶知越忍不住质问,心口压着的巨石让她快要提不上气。

“你说她只是妹妹,可陶知宁一喊疼,你就担心,陶知宁需要你,你就会出现!甚至,她跟你告白,你也没拒绝!”

她的声声谴责,让江起淮没了耐心。

“够了!这些事都过去了,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

望着男人不悦的神色,陶知越扯了扯嘴角。

“过去得了吗?只要陶知宁一日对你不死心,这样的事就会每日上演。”

江起淮却是不愿再纠结这个话题,拉着陶知越的手就想敷衍了事。

“她是你妹妹,我对她好都是因为你……”

陶知越后退一步,避开他的靠近。

“这婚书上,我与陶知宁的名字,你只能写一人。”

“我……”

江起淮正要回答,陶知宁就哭得梨花带雨地冲了出来——

 

 

 

 

 

第4章

“姐姐,你不要再为难起淮哥哥,都是知宁的错,知宁这就以死谢罪!”

说完,她就将头用力撞向了亭廊的柱子!

嘭!!

陶知宁额头渗血,晕倒在地。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