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录 >

(落重曦)落重曦小说免费阅读-落重曦无广告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9 13:07:53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额……”原来昨天他拿那个玄元万法令是想求亲的吗?

  似乎将她的疑惑当成默认,虽然已经是夜晚,竹林间又多了几分黯淡,但她还是看清了苏韶华回头时眼中的水色。

  她忽然抬起手,在宋曦眉间点了一下,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她看着自己额间满脸震惊:“竟然是真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宋曦后退半步,她不喜欢被别人这样碰。

  “你不能嫁给他。”苏韶华声音颤抖,宋曦还没说啥她自己就要先哭了,传出去又是新一轮风评被害。

  但宋曦对她这种命令的语气就是很不爽,苏韶华从小到大就一副大小姐模样,对谁都看不起所以没什么朋友。

  一群人开始也不是没想过跟她做朋友,但她给点颜色就颐指气使的,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除了中央空调陆某人。

  “为什么,就因为你喜欢他吗?”宋曦语气冷硬地说道。虽然陆行舟话没说出口,她也不可能答应。

  但是她看这人不太爽,当然是选择让对方不高兴,让自己开心。

  “陆家名门望族,他的道侣不应该是你这样的人,你自己什么德性自己心里清楚,我好言相劝,你不要不知好歹。”苏韶华咬着唇,努力压着嗓子说道。

  她是什么人?就算刨除那些外物,她也是三十多岁的元婴修士,说出去还不知谁配不上谁。

  “你喜欢他你不去管他反而来管别人?”宋曦有点鬼火冒,说误会也好倒霉也好,反正原剧情里她众叛亲离时,苏韶华给她倒油向来冲在第一。

  你说她可恶么,那一份暗恋似乎又情有可原,你说她理应如此么,落重曦确实从来没惹过她本人。

  这辈子桥归桥路归路,她好言劝过一遍给她理了理逻辑算她行善积德,现在又执迷不悟来找她扯掰,真当她没脾气了!

  “他喜欢一万个人你也跟一万个人说你们配不上他,赶紧离远点啊?你是不是有病,你喜欢他就去追,去表白!在这当看门狗给谁看呢?”

  大概是这辈子都没被人骂过那么难听的话,苏韶华愣住了,竹林间的缝隙漏下几缕清光在她脸上,泪水如同林间小溪般在她脸上蜿蜒。

  “别……别人都可以,你不行。”

  “你有病。”宋曦白了她一眼就往外走。她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这样被她针对。

  “你只是一个孤儿,怎么配得上陆家嫡子,何况你还……元阴已失!”苏韶华大喊出这一句:“你还没有道侣,便做了这样出格的事,就不怕别人知道吗?”

落重曦(穿成炮灰反派被师父带飞了)全文免费阅读_穿成炮灰反派被师父带飞了(落重曦)全文阅读_笔趣阁(穿成炮灰反派被师父带飞了)

  宋曦更愣,随即是心慌,元阴与元阳相对是男女的根本,通俗点说,就是处子身。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刚才苏韶华是在探她的身子吗?

  苏韶华咬着牙:“你推了婚事,我就不把这事告诉别人。”

  她咽了口口水,身体不自觉地战栗。

  五年了,她还是筑基后期修为,虽然最近有些迹象要摸到金丹期的门槛,但她对面这个人,已经是元婴期修为。

  当年吵不过还想动手,现在却是面对她都会觉得有压力。

  她知道一个秘密,希望能以此换得落重曦的妥协。

  陆行舟一生风光霁月,他的一切都应该是最好的。

  她承认自己是有些嫉妒,他和落重曦在外面经常被一起提起,长盛这一代最明亮的双子星,不论是年龄、身手、修为、样貌,都是一等一的相配。就是同门们也会经常拿他们调侃。

  落重曦什么想法她不知道。

  但陆行舟是真的喜欢她。

  他唯一的小师妹。

  从小到大他就一直守在她身边,与她一同上课,一同吃饭,一同练剑,每次出去巡查,两个人都是一组,好像他们两个在一起就能无往不利。

  两人都是剑修,彼此为对手又互相欣赏。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苏韶华几乎要绝望了。

  他们确实很配,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两个人就会结为道侣,到那时她又怎么办?

  他们的情谊是真的,难道她的就是假的?

  五年前,落重曦失踪,她原以为自己会有些机会。

  可陆行舟这些年疯了一样去找她,几月几月不在派中,天南海北,在外面闯了一身伤。

  她也陪了他许久,可迟迟不见他回心转意,恨其不争,只是训斥了两句,便遭到他的冷语驳斥。她生气是生气,可眼见那人失踪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心中的希望也越来越大。

  直到昨日,落重曦忽然回来,打破了她的一切幻想。

  她心中其实一直有个秘密。

  五年前,不知为何,长盛峰将一名普通弟子废去修为,破坏筋脉,丢进了无间。

  这是掌门亲命长盛管事办理的绝密事件,事情的起因经过都无从得知。可无间是长盛最深,封印最多的牢房,那样的地方,不是一个经脉尽断的普通人能活的地方。

  所以云清子挑选了折岚峰亲传数人,要求他们必须维持里面所囚之人的生命。

  苏韶华就是其中之一。

  她认出了被重重措施关押起来的那个人,这人是她下一届的某位师妹,与她关系说不上好坏,只是原西南似乎不怎么喜欢她,一开始分配带新人被安排到带她的时候听他抱怨过几句。

  原西南脾气很好,所以连他都看不惯的人实在是少数,这便让她对这人有些印象。

  还有就是,听说她曾经提出与落重曦比试,想要拜入雪信峰。

  长盛七峰虽然连着两代镇派长老都出自雪信峰,但论名气,平时提起各峰所长时,也不会想起雪信峰如何。

  不知这人是从哪知道雪信峰又执意要拜进门。

  姜婉与她岁数甚至修为都大差不差,到底是犯了什么事会被扔进无间这人间地狱?

  回去以后她问过师父,可任双双似乎也不太清楚其间发生了什么。

  某次在她例行为姜婉检查过身体,祛除她体内的寒邪之毒后,忽然听她轻笑了一声。

  “师姐,我认识你,师兄曾经与我提起过你。”

第162章就连尊者也被她玩弄于鼓掌

  她心中一抽。

  无间毕竟是牢房不是什么客房,虽然没有刻意虐待过姜婉,但这里的生活环境就决定她不可能还与外面一样光鲜亮丽。

  姜婉一张小脸被牢狱生活折磨得下巴尖尖,一双大眼水灵灵地望着她,实在楚楚可怜。

  苏韶华来这么多次,还没与她说过话,她只是为师命而来,这人既然被云清子钦点关在无间,必然是犯下什么大错,她不该与她过多交流。

  但一次两次,姜婉并不说自己的事,而是云淡风轻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苏韶华会听着,却并不回应。

  姜婉这届与他们只隔了五年,所以很多时间两届人都会混在一起。

  长盛峰剑道各一,修行也比丹师快些,所以一些她没去的秘境与巡查,姜婉却去过。

  她盛赞陆行舟为人,说了许多有趣的事,苏韶华心中不知不觉放下了不少警惕。

  可她的故事里,也总有落重曦。

  即使是外人眼中,他们也是相配的。

  “可惜,陆师兄那么好的人,识人却有些不准。”姜婉在她配置药方时幽幽叹道。

  苏韶华实在没忍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落师姐师从南乐尊者,看着冷肃无情,内里却未必是这样的人。”

  以前从来没人这样说过落重曦,在他们嘴里,她修为高,修炼刻苦,待人真诚,除了话不多,似乎什么都是好的。

  苏韶华看着她,姜婉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只是苦笑:“我不应该在别人背后说这样的话,这事师姐还是别知道的好,这段时间多谢师姐的照顾了。”

  回去以后她想了很久姜婉未出口的话,辗转反侧,久久意难平。

  落重曦现在是不在了,万一她哪天再出现呢?

  奉天大会以后陆行舟难得回了一趟陆家本家。

  听说是向父母求一份亲事。

  虽然他没有言明意中人是谁,但大家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会有谁猜不到吗?

  当日谢家来求亲,他表现如此失常,就是瞎子也该看出来。

  如果落重曦一朝回来,他们是不是就要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于是下一次轮到她给姜婉治疗时,她有意无意提到了之前的话题。

  姜婉一开始还不想说,顾左右而言他了许多别的琐事。

  可苏韶华一意地问,她实在有些招架不住,别着眼睛难堪地笑道:“师姐知道南乐尊者数年前救吾国于水火,所以我这些年一直崇拜着尊者,也就对落师姐多两分关注。”

  她说话的速度很慢,似乎依旧是不想告诉她。

  苏韶华怕她中途放弃,只能慢慢引导,于是她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落重曦那些所谓好友,全是她的入幕宾,裙下臣。

  “这样的话怎么能乱说!”她吃了一惊,却并不太相信,因为雪信峰那位师叔应该是很严格的人。

  “我就说师姐你不应该知道,可惜就连尊者也被她玩弄于鼓掌,帮她隐瞒,这件事世上没人会相信。只是师姐,当时落师姐与陆师兄同去万剑冢,又分开回来,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呢?”姜婉见她不信,无所谓地笑笑:“其实只用一点小办法就能试出来,若非采阳补阴的双修之术,她怎么会修炼那么快,三十岁就结丹?世人都被她的外表蒙蔽,我只是可惜,陆师兄那么好的人,不应该和她那种人在一起。师姐你还是将我的话忘了吧。”

  无间的牢房每一间都有单独的隔音和阵法,她们说的话外人永远不会知道。

  看着苏韶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