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录 >

主角叫沈云夭玄迟的小说热门小说更新_沈云夭玄迟全文赏析

发布时间:2024-02-09 13:06:06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林月禾早年听过这水牢,可她做梦也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被关押在这。

她再受不住,崩溃大哭出声:“玄……玄迟,你不能杀我,你忘了你之前对我的好了……我……你是爱我的,你才不舍得伤我……”

“闭嘴!”

玄迟理智已然丧失。2

抽出腰间的佩剑飞身上前,他眼底阴寒不比林月禾腰下污水中的寒气少。

“我从前对你好,不过是出于怜悯!可你是魔,你就该死!”

“我没有……啊!”

还不等林月禾把话说完,她的腹部忽然一阵剧痛。

她低头,就见一把长剑贯穿了她的身子。

乌冥不知何时赶来,双目猩红的瞪着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师兄,她欺瞒你我,害了师姐为什么不杀她!这种祸害残忍又心思歹毒,留着有什么用!”

玄迟未答。

殷红的血沾染着魔气,顺着衣襟很快流入水里,大片的红,触目惊心。

林月禾疼的只剩了一口气,她眼底的泪却缓缓夭固。

“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

她仰起头,笑声从水牢里溢出来,癫狂又疯魔。

“你们这些仙家君子从来都自视清高!你们可还记得,当初是你们强掳了我来的?这些都是你们和沈云夭欠我的啊!”

“她占了我的灵根十年!不该报答我吗?!”

“对我好也都是你们自愿,你们当你们是什么?施舍者吗?对我的好说给就给,说收回就收回!我看,真正残忍的是你们!”

“闭嘴!一介魔族,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沈云夭玄迟小说(沈云夭玄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云夭玄迟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乌冥仿若被戳中痛处,神色骤然一暗。

插中林月禾腹部的长剑被他拔出来又捅回去,如此反复,不过片刻血腥便铺满了整间牢房。

林月禾吐着血痛不欲生,却越笑越大声:“如果不是你们当初抓我来给沈云夭贡献灵根,我也不会如此!”

“要我说,你们是祸害,沈云夭也是,她早该死在十年前!她根本就不配活着!那蠢货,被你们一次次伤害,居然还对你们抱有期待,哈哈哈哈哈,她该死,她最该死!”

“你闭嘴!”

乌冥的理智被林月禾点的火烧的干干净净。

他失控将灵力注入长剑就要往林月禾的心脏刺。

玄迟却在关键时刻将他拦下。

“你着了她的道一次,还有再着

第二次不成!”

“激将法,她等的就是你一气之下杀了她!”

“师兄……”

乌冥整个人都跟失了魂一般。

他痛苦含泪,松了手里的剑狼狈退到墙边脱了力。

林月禾还想再说,玄迟却一把捏住她的嘴,趁机塞了一颗止血丹进去。

“别想着死,更别想着逃,我不会杀你,你对阿夭做的所有,我会要你通通还回来!”

第13章

一连半月,林月禾被关在水牢里日日承受极刑之痛。

玄迟说到做到,留了她一命让她生不如死。

而他则跟疯魔了一般,再无精力修炼功法,日日只为寻找沈云夭。

纵然人人都跟他说沈云夭没了灵根,那次舍身救蓬莱一介凡人之躯必死无疑,可他不信。

他的阿夭是好端端的一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只是看着她消失,说不定,她就活在四海八荒的某一处呢?

可是半月过去,他和乌冥还有师父一起用尽了法子。

搜魂、寻身、探灵识,能用的法子他们都用上了,可是没有。

天地之大,哪里都找不到沈云夭,她消失的干干净净。

就好像这人世,她从未来过。

数不清

第几次败兴而归,玄迟颓靡跌坐在流光偏殿。

他手边歪歪扭扭倒着五六个空酒坛,满身酒气,再不见当年的风光霁月。

一口烈酒下肚,他痴痴望着窗外那轮圆满的月。

如果那日结亲大典他不曾抛下她,如果他念完那句誓言,如果……他信她,今日之景,是否会有所不同?

玄迟心口窒息,崩溃之情只在一瞬之间。

“阿夭……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9

“我们结亲,以后,我再也不抛下你了……”

“你别生我的气了,你出来,你见一见我好不好?”

他悔了,好悔!

蓬莱弟子进来时,就见他捂着眼睛呜咽,无措的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师兄……”

弟子为难的抓紧袖脚,声音压的极低。

玄迟仰头呛了一声,一连咳了数声才低下脑袋,试图掩住面上的狼狈:“何事?”

弟子移开视线,紧张吞吐:“林月禾她,嚷着要见你,她说她有法子……”

那弟子紧张的冒了满头冷汗,话还没说完,玄迟已经消失在原地。

……

蓬莱水牢。

半月的折磨,林月禾已然没了人形。

日日不间断的鞭刑,她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闻到熟悉的气息,她费力睁开眼。

阴冷的水光折射在男人身上,无端给他添了一分渗人的阴寒,照的他那张脸,愈发的不近人情。

“你果然来了?”

林月禾讥讽扯唇,稍稍动作四肢百骸便是痉挛般的抽痛。

玄迟冷眼扫过来,眸中氤氲未退,没了那份柔情,却莫名骇人。

“什么法子?”

他不愿和她多说,而今多看她一眼他都觉得厌恶。

林月禾却不答反问:“玄迟,你爱过我吗?”

她声音很轻,落在大牢里,甚至还能叫人觉出几分讥讽的意味。

下一秒,一把冷剑便毫不留情的扎进了她的腹部。

“你觉得,我爱你吗?”

玄迟阴冷落目,不过转瞬便到了她跟前,居高临下,仿若在看一个死人。

林月禾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眼底滚烫的泪再忍不住泄出。

“玄迟,何必自欺欺人呢?你爱过我的,不是吗?”

“在没有沈云夭的那十年,你分明就对我动了心!现在沈云夭死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你放下她,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我有灵根,我也能修炼,我能替代她十年,我就能替她一百年,一千年,甚至是一万年!”

第14章

“今日又想玩什么花招?”

玄迟将那长剑抽出来,无论林月禾说什么,他面上半点波澜都没有。

夭着那剑上滴落不断的殷红,他的眸子也被染成了血色。

林月禾眼底的泪却越落越多:“玄迟!你为什么就不能直视你的内心!你分明就是爱我的!”

“是。”

玄迟勾起唇,蓦然笑了。

林月禾没想过他会坦然应下,眸子陡然放大。

可还不等心中的欣喜荡漾,下一秒,她又听到男人冷漠的嗤笑声响起。

“修道之人以护世为己任,自当爱世人。”

“当初你以凡人的身份入的蓬莱,我自爱你,不止你,世间千千万万良善之人皆为我所爱,可而今你是魔,你也配问我是否爱你?”

“你别忘了,自始至终,你不过是阿夭的替身!”

玄迟一字一句残忍笑着,声音分明寡淡难辨喜乐,林月禾却只觉如坠冰窖。

她颤着唇,一口气哽在喉咙口,好半天才挤出一个崩溃的字眼:“不!”

“我早就取代了沈云夭!她用着我的灵根才能活!如果不是我,她早该死了!你如果不爱我,你怎会为了我取她的心头血!又怎会为了我抽出她身体里的灵根还给我!”9

“玄迟我不信!你就是爱我的!”

她崩溃的叫嚷着,眼泪和鲜血齐齐下落。

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如果玄迟真的不爱她,她该如何?

被囚在这水牢生生世世?她不要!

她会疯的!她宁愿去死!

林月禾没发现,她的话音落下,身前男人周身的阴凉之气瞬间更甚。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身体里,还欠着阿夭的东西。”

玄迟反手将长剑换了个位置,剑尖抵上林月禾的心口,眸底清冷一片。

“从今往后,你除了日日要受鞭刑,我还会命人日日来取你的心头血,那片枯萎的云夭花,便由你的心头血来将养!”

“不!你不能!玄迟!你既是恨我何不直接杀了我!”

林月禾挣扎着想躲,奈何这水牢里的铁链将她牢牢锁在原地。

下一瞬,她的心尖忽然一阵剧痛。

玄迟执着那尖刀毫不犹豫的划开了她的心口。

他力道掌握的极好,刀尖入体的部分既不会伤她性命,还能恰到好处的取出她的心头血。

此痛不比寻常,刀尖入体的瞬间她便疼的抽搐。

玄迟拿出琉璃瓶接着血,淡然嗤笑:“疼吗?”

“阿夭都受得住,你怎么就不行呢?”

林月禾一口气梗在心口,剧烈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她再说不出一个字。

‘哇’的一口吐出血来,两眼一黑,再没了意识。

玄迟厌恶抽刀,将那心头血收好,转头甚至不愿再多看她一眼。

……

离了牢房,玄迟径直来到灵泽湖畔。

那片牡丹已经被他尽数铲除,他又重新将云夭花种了回去。

只是那些早已枯败的花朵,再没了当年的傲然风姿。

他拿出装有心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