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楚舰寒唐向晚)楚舰寒唐向晚小说在线阅读-楚舰寒唐向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05 16:15:37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楚舰寒将怀里的女子一把拉出,指了指中间的炭盆:“你坐那里烤火,”又给她倒了杯烧酒。
唐向晚接过杯子将酒一饮而尽,一股热流自小腹直冲喉咙,冰冷的身子瞬间暖了很多。
小红见楚舰寒不搭理她,笑吟吟的在唐向晚身边坐下,把狐狸毛披风搭在她的肩上:“按我说,两位公子且先出去,让这位小姐把外头的衣裳脱下,还暖和些。”
楚舰寒眸光沉沉的看着唐向晚,像她们这种大家闺秀,别说披着青楼女子的披风,就是谈起她们,恐怕也嫌脏了嘴。小红的一片好心,要喂了狗了。
古代的妓女,要么是家里太穷被卖,要么食不果腹,迫不得已才会卖身。唐向晚从来就没有瞧不起她们,淡声道:“无妨,只怕会弄湿你的披风。”
楚舰寒挑了挑眉,想不到她倒出人意料之外。
“你不嫌弃便好。”小红又给她倒了杯酒,送至唐向晚的唇边。
唐向晚愣了一瞬,张嘴把酒喝了。
楚舰寒不动声色的笑了,她倒是适应的快。
不一时林瑶镜去而又返,楚舰寒和林玄晖走出去,好让她换衣裳。
林瑶镜看了眼小红,小红摸了摸鬓角,也走了出去,这才急道:“晚姐姐,咱们的计划要功亏一篑了,这如何是好?”
唐向晚目光沉静:“还没到那一步,我只是…”
她只是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嫁给楚舰寒,方才那一幕,令人心里有疙瘩。
林瑶镜着急道:“你只是什么?”
唐向晚自嘲的勾了勾唇,她哪里还有什么挑选的余地?嫁给他既不求情爱,只是要有一个容身之所,何苦在乎他出去沾花惹草。
“没什么,”又附在林瑶镜耳边低语一番。
林瑶镜眉开眼笑:“此事交给我去办。”
“那就有劳你了。”
换好衣裳,二人便就先回了。
大约三五日的样子,唐向晚跌落湖中被楚舰寒救上来,看了身子的事,已经在盛京的大街小巷传的沸沸扬扬。
秦氏会得知消息,还是又一次回绝李青白要纳唐向晚做妾,被他冷言冷语的嘲讽:“她被楚舰寒看了身子,清远候府迟迟没有上门提亲,除了我不在乎她臭名在外,将来谁敢要她。”
秦氏大惊失色,这些日子她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无暇顾及唐向晚。把李青白送走后,连忙派人出去打听,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的。
想到马上就成功的计划,在临了时被破坏,秦氏一脸怒火的和唐姒走进莱芜居,破口大骂:“唐向晚,为了不嫁给靖安王,如此不知廉耻的事你都做的出来,你还要不要脸?”
唐向晚大约知道秦氏为何勃然大怒,一脸无辜道:“母亲,好端端你为何要骂我?”
“好端端?”秦氏气的声音都变了色:“你趁我忙乱的时候出府,故意落水被楚舰寒所救。你知不知道,你被楚舰寒看光身子的事闹的满盛京都知道了。事情过去五天,清远候府没有上门提亲,我看你还有什么脸面苟活于世。”
唐向晚抿了抿唇,不管她们信不信,还是有必要为自己狡辩一下:“母亲,我不是故意的。那日我…”
眼看着就要嫁入靖安王府,却在成亲不到几日的时候计划被毁于一旦,唐姒一脸狰狞道:“你不必解释,如今你总算如愿,不用嫁给靖安王做妾。
但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名声被毁,在无人会娶你做正妻。李青白日日派人来求娶你做妾,你不让我称心如意,等明儿我们就答应了他,让你自食苦果,也让你为唐家做最后的贡献。”
唐向晚看着目呲欲裂的唐姒,抿了抿嘴没有说话。楚舰寒不来提亲,她势必要出去找他,让他负责。激怒唐姒,对她没有好处。
秦氏气的心肝疼,事已至此,她也没辙了。王爷要纳的哪怕是贱妾,也须得身世清白。如唐向晚这种被男子看了身子的女子,是万万行不通的。
“唐向晚,你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代价的。”
唐姒恶狠狠道:“你就等着遭报应吧,母亲,我们走。”
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唐向晚捏了捏眉心。已经过去五日,楚舰寒没有一点动静,以他老奸巨猾的性子,必然是在等她主动去找他。
她已经没有时间继续耗着,万一李青白明天真的来了…
她打了个寒颤,等到打了二更,换上一身男装,给看守后门的仆人塞了一两银子,警告道:“今日我出府的事露出半点风声,仔细你的皮。”
仆人掂了掂银子,笑嘻嘻道:“二小姐放心,若是从奴嘴里传出一个字,就让奴不得好死。”
“我不期什么回来,你警醒些。”
“知道了,二小姐。”
唐向晚隐身进漫天的黑夜中,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楚舰寒。只知道他常年宿在花街柳巷,前几日在湖边,他身边陪侍的是怡红院的小红,所以她想去怡红院碰碰运气。
怡红院是盛京最大的花楼,位于最繁华的地段。整条街灯火璀璨,一个个身姿妖娆的女子要么站在楼上,要么站在门口招客。
唐向晚被浓厚的脂粉味熏的头昏脑胀,她疾步走到怡红院,一具妙曼的身躯已经依偎进她的怀里,娇滴滴道:“爷是第一次来吧?看着很眼生呢。”
她忍痛拿出半两碎银子递给女子,掐着嗓子道:“我找小红。”
女子娇嗔的在唐向晚耳边吹气:“小红正在接待贵客,奴家功夫了得,不比她差。”
唐向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怨怪男子爱来这里,她一个女子也招架不住她的热情。急忙把人从怀里拉开:“我找小红有正事,她接待的是谁?”又塞了半两碎银子到女子手心。
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一两银子的赏钱,女子笑吟吟的说:“除了楚舰寒楚大公子,还能是谁。”
唐向晚眼睛一亮,今儿是来对了:“我和楚大公子是旧友,还请姑娘去通报一声,就说唐二公子求见。”
看在一两银子的份上,女子领着唐向晚来到二楼的一处厢房,站在门外喊:“楚大公子,唐二公子求见。”
楚舰寒捏着酒杯的手微顿,唐二公子?
唐向晚扯开喉咙道:“楚舰寒,是我。”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