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说说 >

卢佳琪楚萧是什么小说卢佳琪楚萧-卢佳琪楚萧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23 14:46:35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他抓着我的肩膀,生怕我离开一样。

  我顿生一种委屈感,我看着他,喉中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一样:“我没有骗你,我差一点就死了。”

  他像上次一样捂住我的嘴,温和的声线中满是后怕:“我不想再听你说那个字。”

  几秒后,他缓缓撤了手,脸色忽然一变,黑眸中似是在挣扎着什么:“你……好了吗?”

  时清和应该是问我之前脑癌的事,我点点头,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好了。”

  他怔了怔,目光有些失神:“好了就好……”

  “清和。”我艰难地动了动唇,“你……要结婚了吧。”

  时清和一愣,眼底流过一丝伤感:“嗯。”

  他淡淡的一个“嗯”让我心猛地下沉,我以为他会跟我解释他为什么要和苏倩林结婚,但他没有,还给了我一个准确的回答。

 

第二十三章凝聚了所有惆怅

  第二十三章 凝聚了所有惆怅

  时清和又是沉默,他沉默的次数真的多到让我无奈。

  我从包里拿出一把伞,塞到他手里:“以后我包里再也不会多一把伞了。”

  我才转过身去,右手忽然一凉。

  时清和拉住了我:“许笙。”

  “放手。”我淡淡道,不愿转身去看他,更不愿让他看见我不争气的眼泪。

  他并没有放,甚至又紧了几分。

  我一咬牙,狠狠地抽出手,带着些哽咽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不爱我,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却又做出这么不舍的模样。时清和,十年的婚姻,你给不了我爱,难道一丝信任都不能给我吗?”

  我双肩不住的颤抖,强迫着自己不去回头,我怕我一回头,又像离婚那天崩溃了。

  时清和的眼中像是凝聚了所有的惆怅,他看着僵在半空的手,苍白的唇瓣动了动:“许笙,我……”

  “好了。”我打断他,“如果要说对不起,就不用了,我已经听得够多了。”

  末了,我仰起头,将那残余的眼泪逼回去:“我等着你的请柬。”

  我奋力迈开腿,离开了西广场。

  时清和手中拿着伞,雨水砸在他身上他却视而不见,他深邃而又神伤的目光一路跟着我的背影远去。

  我一路跑回了家,狠狠地关上房门后滑落在地。

  在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我才放声痛哭着。

  原本我只想知道时清和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是他的逃避又把我引到了与他纠缠的十年里。

  哭了一会儿后,我才缓缓的安静下来。

  卢佳琪的电话这时打了过来,我看着手机,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才按下接听键。

  “喂,佳琪。”然而我的哭腔还是很顾重。

 

第二十四章你哭了

  第二十四章 你哭了

  我半天才点点头:“他果真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卢佳琪一把抢过请柬,硬生生将它撕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别去,看了他们那对狗男女的模样容易长针眼!”

  我挤出一个苦笑,走过去把请柬捡了出来:“是我让他给我的。”

  “笙笙。”卢佳琪一脸的震惊,“我真搞不懂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时清和是婚内出轨啊!你为什么还要跟他纠缠?”

  为什么?

  我摩挲着请柬上亲吻的两个娃娃,心底的酸涩涨得我差点落泪:“可能是因为十年中患得患失的‘后遗症’吧。”

  我把请柬用胶水粘好,放在了包里。

  还有十三天,就是时清和和苏倩林结婚的日子。

  应该很少有前妻去参加前夫的婚礼这种事,但这样戏剧性的事却将要发生在我身上。

  卢佳琪见我心情低落,三天两头拉着我在外边乱逛。

  “笙笙。”一直说个不停的卢佳琪突然静了下来,她用手肘碰了碰我的手臂,“你看。”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十几米外的红路灯路口,苏倩林亲昵地挽着时清和的手臂。

  这个城市已经够大了,但我却总能在不经意间碰到时清和。

  一向直来直去地卢佳琪突然扯着我转身:“笙笙,咱们回去吧。”

  我站定住,反手拉住她,缓慢而平静地道:“请柬都接了,这种时候也没必要再躲了。”

  “……笙笙?”卢佳琪睁着大眼,惊讶地看着我。

  “走吧。”我放开她,率先走了过去。

  我不断地平缓着我略微急促的呼吸,也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没什么。

  苏倩林侧头瞥了一眼,看见我时,她眼眸一震,不住地后退了一步:“许,许笙?”

  时清和相对她的惊惧显得尤为淡漠,他如墨的眸子紧紧看着我:“好巧。”

  “嗯。”我也只是淡淡地点了下头,转而看向苏倩林,“请柬我收到了,我会去的。”

  苏倩林紧紧拉着时清和的手,像是在对我宣告她此刻的主权:“许笙,没想到你还活着。”

  我拉住有些生气的卢佳琪,笑道:“是啊,因为想看他结婚,所以没舍得死。”

  时清和身体一僵,薄唇抿成一条线。

  苏倩林看着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打转,立刻换了粘腻的语气:“老公,我有点饿了,我们走吧。”

  她的一声“老公”叫的我和卢佳琪一声恶寒。

  时清和眉头微微蹙起,似乎也不太喜欢苏倩林对他的这一声称呼。

  我看着面前两人,心里像是被扎了根刺,半年前苏倩林看我和时清和应该也是我现在这种感受。

  “你什么时候走?”时清和冷硬地问道。

  我失笑反问道:“你这个问题,你很希望我走吗?”

  “不是。”他飞快地否定了,但也没有再说其他的。

  “放心,等参加完你的婚礼,我就走。”我放缓了呼吸,将情绪控制在最平稳的时刻,“绝不会打扰你们。”

  苏倩林脸色很是难看,她拽了一下时清和,再次催促着:“走吧。”

  时清和紧绷的模样似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他收回在我身上的眼神,和苏倩林转过身走过了斑马线。

  卢佳琪怒气未消地看向我,立刻愣住了:“笙笙,你哭了。”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