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说说 >

卢佳琪楚萧全文免费大结局-卢佳琪楚萧小说叫什么名字卢佳琪楚萧

发布时间:2024-02-23 14:38:42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我手不禁覆在橱窗上,眼角的凉意让我更是百感交集。

  他不爱我,但是记得我,这便足够了吧。

  我抬头擦去眼角的眼泪,离开了。

  宾馆房间里,卢佳琪和我妈正在看电视。

  见我两手空空,卢佳琪忍不住问道:“你去哪儿溜达了,都不带我。”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忘记自己要买东西了,随便走了两圈。”

  卢佳琪拧了拧鼻子,表示了对我的不满后穿上鞋打了招呼便走了。

  我有些疲倦地躺下,妈突然问道:“笙笙,你是不是想去看时清和?”

 

第二十章余生尽是后悔

  第二十章 余生尽是后悔

  到底是母女,她总是能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我看着天花板的吊灯,平淡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失落:“想,但也只是想想。”

  “唉。”妈叹了口气,“笙笙,你做任何决定妈都不会拦你。”

  我微微侧过头,看着她眉眼中的慈爱,刚才的心疼好像少了几分。

  “还记得妈跟你说过的话吗?”她将视线从电视挪到我身上。

  我眨眨眼,不知道她指的是哪一句。

  妈有些粗糙的手覆在我的脸上,轻轻抚着:“很多人都在余生的回忆中后悔,妈不希望你像那些人一样。”

  “妈……”我握住她的手,“可是那已经变成了我的回忆了。”

  时清和要结婚了,他已经彻底成为了我的过去式。

  或许我的余生不是后悔,而是思念。

  妈没有再说话,她笑着拍了下我的脸颊。

  去海城的机票已经订好,还有五天就要走了。

  昨天唐辉的话像是魔咒一样不断的在我耳边响起。

  时清和此刻就像是个谜,是我十多年都不曾解开的谜。

  与他共同生活了十年,我可能从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

  “妈。”我放下筷子,只觉得饭菜索然无味,“我,我想……”

  妈抬头看了我一眼,勾起嘴角:“妈知道你想什么,妈不拦你。”

  我身形一怔:“您,不怪我吗?”

  “怎么会呢?”她笑道,“只要你记得去看妈就行了,或者等你处理好了这边的事再走。”

  因为妈的开明和大度,我就不由地想到时清和的妈:杨慧。

  同样是母亲,为什么杨慧能那么冷血无情。

  她每次看时清和,眼底的厌恶毫不隐藏,一点都没有母亲的慈爱。

  我决定留下来,妈的机票也改签到了第三天。

  卢佳琪对我的决定差点炸了毛:“笙笙,你别告诉我你还惦记那个臭男人!”

  我蹙了下眉,有点不太愿意她这么称呼时清和:“有些事我想弄清楚。”

  卢佳琪还想劝我,楚萧扯住她,摇摇头:“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直到把方月杏送进机场,看着她过了安检,我才掏出手机给陈奕霖打了个电话。

  “喂,陈医生。”

  “许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斟酌了下字句,道:“抱歉,我想请您帮我个忙。”

  “你说。”陈奕霖回答地很爽快。

  “您能帮我查一下医院一位叫时清和的人吗,他大概两个多月前住的院,我想知道他怎么了。”我手不觉紧握了几分。

  陈奕霖沉默了几秒,而后回道:“好,我去帮你问问。”

  “谢谢您了。”我松了口气,虽然知道这个请求有点麻烦,但在医院我只能找陈奕霖帮忙。

  我回到宾馆收拾了行李,重新找个了简单的房子租住下来。

  直到第二天,陈奕霖才回了我电话。

  “许小姐,那位叫时清和的人的病历是做保密处理的,所以没有办法查到他具体的情况。”

  闻言,我眼中的眸光渐渐暗了下来:“是吗,麻烦您了……”

  “不过他的主治医师是神经内科的主任,可能他的病与头部有关。”

  我眼睫一颤:“头部?”

 

第二十一章落寞

  第二十一章 落寞

  陈奕霖停顿了一会儿,又说:“昨天我问了一下主任,他的病应该是遗传,我暂时也就知道这么多了。”

  “谢,谢谢……”我努力的从一片空白的脑中找回意识,木然地挂了电话。

  我这个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人听到“病”字依旧会背脊一凉。

  与时清和婚后的十年,我从来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更没有听说他有什么遗传病。

  他父亲在他八岁那年溺亡了,只剩下他和杨慧,而杨慧看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难道是时清和的父亲吗?

  我立刻站起身,一边给唐辉打电话一边往屋子外走。

  谁知道我打了五个电话,唐辉都没有接,好像故意逃避我一样。

  天下着小雨,我去了墓园。

  我的墓碑前放着一束白菊,而白菊中有一枝鲜红的玫瑰。

  除了时清和,我想不到还会有谁会来。

  花的颜色很鲜艳,时清和今天应该来过,或者才走不久。

  我打着伞,像是一个游荡的流浪者走在路上。

  从听完陈奕霖的话再看到我墓前的花,我整个心已经不能用乱来形容了。

  但我知道,我很想见时清和,就算是再也不相见,我也想弄明白他这些年到底瞒着我什么。

  我拿出手机,按出将近半年都不曾拨出去的号码。

  拇指似是不受我控制的僵在半空中,我心一横,用力按了下去。

  “嘟——嘟——嘟……”

  每响一声,我的心跳都随之加快。

  他还没有换号码。

  又响了两声,手机内传来那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喂?”

  突然间,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捂住嘴,身体不住的颤抖。

 

第二十二章无法爱你

  第二十二章 无法爱你

  时清和的声音在我右侧出现。

  我惊愕地侧过身,却猛地被揽入一个湿漉漉的怀抱里。

  “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

  时清和嘴里一遍遍说着,脸颊不断地摩挲着我的头。

  他没有打伞,浑身都湿透了,从他发梢落下的水抵在我的后颈,凉的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你的伞呢?还有,你是走路来的吗?”我一手打着伞,一手轻轻推搡着他,声音还带着些许鼻音。

  时清和放开了我,红红的眼睛紧紧地看着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