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小说姜听雨谢霁淮全文阅读-老书虫书荒推荐热点小说姜听雨谢霁淮

发布时间:2024-02-18 12:13:28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头顶阳光炙热,周遭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姜听雨站在街角隔着一段距离望着坐在车内的谢霁淮。
母亲死时的惨烈,当年被人诬陷时的无助,昨晚被安琛带走时的绝望,还有林伯寰对她无动于衷的冷漠……一瞬间,无数画面涌上脑海,一个念头也随之在心底腾升而起。
周围又有鸣笛声响起,是谢霁淮后面的车辆在催促。
姜听雨思绪被拉扯回来,突然下定决心。
这一次,她不但要勾引谢霁淮,还要光明正大的嫁给谢霁淮,然后踩着林伯寰一家,夺走所有。
姜听雨立刻小跑着来到谢霁淮的车旁,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车内狭小的空间笼罩着谢霁淮身上的低气压:“滚下去,要死死远点!”
“我没想死,还没睡到你,我为什么要死?”
姜听雨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私自上车所以才生气,“赶紧开车,停在车里影响交通,是违法的,当心等会儿交警来赶你。”
已经有行人注意到了这里,姜听雨觉得身为陆氏集团的执行总裁,谢霁淮应该不想被人看见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谢霁淮禁欲帅气的脸庞阴沉的可怕,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姜听雨觉得这会儿他身上弥散出来的低气压好像减弱了一些。
沉默了几秒钟,谢霁淮抿了抿唇,一言不发的发动车子。
气氛有点僵,姜听雨主动找话:“谢霁淮,你怎么自己开车,司机呢?”
谢霁淮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没回。
姜听雨一下想起来,之前在茶庄的时候,因为她抢了司机要送的文件,谢霁淮好像说要换司机。
真换了?
姜听雨转移话题:“谢霁淮,你说在大街上我们两个都能碰见,是不是证明我们很有缘分?”
似乎完全忘记了几个小时前,两人在电话里的不欢而散。
谢霁淮帮姜听雨回忆:“我记得我早上刚告诉过你,以后别给我打电话。”
姜听雨眉眼弯弯:“是啊,我多听话,没给你打电话。”
只是上了你的车。
“……”谢霁淮要笑不笑:“你倒是挺能耐。”
都学会抠字眼了。
姜听雨旧事重提:“谢霁淮,昨晚谢谢你救了我,这个时间你应该还没吃晚饭,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谢霁淮一眼就看出了姜听雨的目的:“我说过,别在我面前玩心思,你没那么重要。”
“我知道我知道,我发誓,我就是单纯的想要请你吃顿饭,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呵……”谢霁淮鼻子微微哼了哼。
这个女人嘴里就没有一句真话,他从来不信。
姜听雨:“我妈活着的时候教过我,说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你昨晚上救了我,这要是在古时候,我是要对你以身相许的!”
谢霁淮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嘲讽。
姜听雨改口:“但我知道你肯定不乐意,所以只好请你吃饭了,你要是不同意的话……”
说着,姜听雨突然停了下来,双手撑在座椅边缘,上身朝谢霁淮那侧靠近。
“我会觉得,其实你更想要我以身相许!”
媚声如丝,如昨晚在包间里一般,将谢霁淮的神经缠绕捆绑。
唇齿相依姿势暧昧的画面瞬间犹如开闸的洪水,涌入脑海。
谢霁淮虽然在目不斜视的开车,但眉心却忍不住聚拢了起来。
姜听雨越靠越近,身上“Blackopium”的香水味道好似一记春|药,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挑动情欲之火。
谢霁淮掩藏在镜片下的黑眸深沉。
姜听雨抬起手,试探性的放在了谢霁淮的腿上。
西装裤包裹下的肌肉,紧绷又性感。
谢霁淮没有阻止她。
姜听雨又大着胆子,将手指向上一点一点的开始挪动。
她心跳有点快,是即将达到目的前抑制不住的紧张。
指尖即将触碰到他双腿之间,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却在这时打破了车内旖旎的气氛。
姜听雨还没等明反应过来,身体就因为惯性重重向前撞去。
“duang”的一声,姜听雨的头磕在了仪表台上。
她没系安全带,谢霁淮这一脚刹车来的又突然,着实磕得她不轻,整个人都有点眼冒金星。
姜听雨捂着脑袋抬头,委屈又愤怒的瞪向谢霁淮:“你干嘛?”
后者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红灯,语气凉薄:“红灯。”
姜听雨:“……”
姜听雨暗自咬牙,没了继续挑逗勾引的心思捂着额头坐回副驾驶,赌气一般的将头别向车窗外。
红灯转绿,谢霁淮慢条斯理的发动车子,似乎是心情极好的浅浅勾了勾唇角。
接下来一路无话。
虽然谢霁淮一直没说答应姜听雨要请吃饭的要求,但最后车子却停在了凉城最高端的西餐厅门前。
他率先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单手撑在车窗顶部,居高临下看着车里的姜听雨:“不是要请我吃饭么?”
姜听雨小表情可怜兮兮:“这里太贵了,我请不起,换一家呗?”
谢霁淮表情肉眼可见的冷了冷,随后不发一言,转身就走。
姜听雨:“???”
她请不起也生气?
姜听雨看着谢霁淮,在心里默默暗自咬牙。
吃就吃!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套不着流氓!
就是林家不给她钱,她自己的钱又剩的不太多,今天吃完这顿,得出去搞钱了。
想到这里,姜听雨立刻打开车门追了出去:“谢霁淮你等等我!”
谢霁淮并未停顿,就是脚下的步子,似乎慢了一些。
这家西餐厅陆有谢霁淮的专属座位和专属菜单,两人坐在了靠窗最好的位置上,侍应生很快端上来一瓶价值百万的罗曼尼康帝。
谢霁淮平静的让侍应生开酒拿去醒。
姜听雨心哆嗦了一下,暗暗在心里计算。
她的钱好像刚刚勉强够,谢霁淮这根本就不是吃饭,而是打算要她命!
但来都来了,总不能半路退缩,只能等会多吃点多喝点,赚够本了。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