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抖音新上热文慧慧其华(慧慧其华)-抖音热推小说慧慧其华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26 12:07:33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离开侯府的那天,光嫁妆就搬了整整一日,世子的私产、大夫人的温泉、老夫人的承诺都强硬地塞给了我,我说不要,他们却说是给孩子的。

罢了罢了,钱哪有嫌多的呢?

我没有选择回姜府住,我要为小长松考虑,和离的姑奶奶带着孩子住在娘家,和单独立府自己掌家做主,对于孩子的成长以及自信的建立,都会有很大的差距。

我把长松送进了姜家的私塾跟着学习,忙碌着整理自己的嫁妆资产,也在闲暇之余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

比如失踪三年多的承平侯世子带着女人、孩子回来,把姜太师家的大小姐气得直接和离了。

比如世子带回来的女子虽然娇俏可爱,却远不如姜小姐端庄典雅有气质,那女子参加了赏花宴,却粗鄙不堪,不通礼数。

比如世子的新夫人管家不严,被奴仆欺哄;在自己的府里举行宴会,却办得错漏百出。

整个上京城都是世子新夫人的笑话,那些人仿佛没有别的事了,一直盯着这个边陲小镇来的平民女子,看她如何出丑痛苦,然后再乐呵呵地嘲笑一通。

但我相信我见过的琪语绝对不会因此就认输,果然不久后传闻的风向又变了。

世子新夫人再出现在人前,无论是规矩礼仪,还是谈吐,都和最初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子夫人制定了一系列有效的管家政策,整个侯府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甚至连远房的亲戚都念着她的好。

别人或许不知,但我懂,为了做好这个世子夫人,琪语吃了很多苦头,就像曾经的我一样。

长松五岁的时候,承平侯府的世子被皇上正式册封为侯爷,琪语也从边陲小镇的采药女成为了侯夫人。

长松八岁的时候,侯夫人诞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取名长梧。

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打理我的嫁妆,我喜欢赚钱的快感,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我偷偷积攒了超多的财富,我的铺子遍布在大梁的各个州县。

我建立绣庄,教女孩们刺绣,我希望她们可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无论到哪里都不必依靠别人。我把她们做出来的刺绣运输到隔壁的大夏和大魏,赚得盆满钵满,女孩子们也因为可以赚钱,在娘家、夫家有了话语权。

我在各个州县建立慈幼院,很多被狠心扔下的女婴,还有失去父母长辈的小孩子,我都妥善照顾,让他们读书识字明事理,还请了师傅教他们一技之长,无论如何,他们长大以后能够养得活自己。

长松九岁的时候考进了正晤书院,这是大梁最好的书院,从这里走出来的学子基本都在朝廷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唯一的一点,这个书院规定必须住校,半年才能回家一趟,我很是不舍,但小长松一边刮刮脸问我羞不羞,一边安慰我他会照顾好自己。

5

一晃眼六年过去了,我从二十一岁来到了二十七,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提亲,也不是没有人明里暗里地示好,但我被程锦云那样爱过,总觉得别人不够爱我。

孩子住校后,我去了一趟边关,那里的落霞真的很美很美,还在那里认识了几个豪爽的女孩子,她们教我骑马射箭,她们的性格豪爽大方,她们可以大声笑,也可以大声闹,她们是和大妹妹一样明媚的女孩子。

出来走一遭,我的心性、想法有了很大的改变,我又去了秀美的江南,一路上遇见了很多有意思的人。

其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柳儿,她是一个摸金校尉,鬼知道我第一次了解她的职业时有多震惊。这丫头在这一行算是祖师奶奶般的存在,虽然她只有十九岁,但她从会吃饭起就开始被带着寻龙点穴,她算得极准,只要被她点到的穴,必定会出大肉。

这丫头的眼睛大大的,留着萌萌哒的刘海,头发也是简单地扎成两个小鬏鬏,当她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根本不敢相信她就是官府头疼已久的「柳絮无声」,她豪情万丈地跟我说,让我相信她,她会保护好我的。

而她所谓的「保护」就是,拽着我跟她一起去盗墓,然后带我去看墓室里的奇珍异宝,虽然我爱财,也真心喜欢她的可爱率真,但我真的不想再被拉着去盗墓,只能告别了小柳儿,继续前行。临别前小柳儿送了我一个不知道什么野兽的骨头还是牙齿做成的吊坠,上面还有繁复古朴的图腾。她说这是她的信物,以后如果遇到难为的事情,去任意一家当铺,都会有人全力以赴地帮忙。我没把这承诺当回事,只是当作好姐妹之间的纪念珍重地戴在身上。

江南水乡的空气有些甜丝丝、雾蒙蒙的,和上京城的干燥不同,这里的女孩子讲话特别好听,软绵绵的,温柔得很。我照例先去打点生意,然后去慈幼院探望那里的孩子们。和丫鬟夏末提着礼物进慈幼院的大门时,刚好和一个男子撞在了一起,好在给孩子们带的糕点礼物都完好。

那男子长得可真好看呀,当得起一句「风流」。原来他在和小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没看到我们才不小心撞上来。

他看撞了人,赶忙道歉:「姑娘,对不起,小生没看到姑娘,冒失之处还请姑娘见谅。」他的耳根都红透了,真诚而又充满歉意地看着我,呜呼呜呼,这是多么正点的小男生呀,啧啧啧~

我用眼神示意院长不要透露我的身份,夏末更是人精一般地去和院长的人打听这男子的信息了。

我笑着注视他:「公子,快别这么说,是我们太冒失,没有提前通报就进来了。」身边的小孩子们还在大声喊:「大哥哥,快来抓我啊,大哥哥快来呀。」

他的耳朵更红了,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我先陪孩子们做游戏,待会儿再跟姑娘道歉。」噗,这是什么品种的呆子呀,莫名有点可爱呢。

玩了一会儿孩子们都累了,洗净手乖乖地等着我给他们分发礼物,他们都穿着棉质的衣服,每个孩子都收拾得干净利索,并且他们的脸上都是笑盈盈的,我赞赏地看了院长一眼,可见她把大家照顾得很好。我给夏末递个眼神,夏末无语问天,这丫头,不就是出来这一趟,到哪里都说要加工资嘛,那底下人做事认真负责任,可不得疯狂加工资~

那男子对着孩子们的时候,温柔得不像话,他会帮孩子们挽起袖子,防止洗手的时候被打湿,他还会温声细语地和孩子们沟通,孩子们也极其喜欢、信赖他,足见他不是做样子,而是做惯了的。

那个下午阳光不躁,孩子们纯真可爱,身边的男子秀色可餐(啊不是,你们听我解释),那是我和离后最放松、最舒服的一个午后。

后来夏末告诉我,这男子是章丞相家的二公子,丞相六年前告老还乡,他的长子留在上京城担任吏部尚书,而他的老来子被带回了江南,在当地最有名的青协书院读书。这男子品性纯良,知世故而不世故,在书院口碑极佳,每逢休沐都会去慈幼院看望那里的小朋友。我的脑海中浮现的都是爷爷挂在嘴边的「老匹夫」,啧,好不容易看上的一个小男生,好巧不巧还是爷爷政敌的儿子,虽然这章丞相已告老还乡,但这事有点棘手。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