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小说田凤霞赵长生大结局免费阅读-精彩小说田凤霞赵长生(田凤霞赵长生)

发布时间:2024-02-26 11:46:59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有些事情不是一开始就能想到结尾的,就像是赵长生接近窦长河一样,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好的或者是不好的开始,但是事实上,赵长生正在逐渐接近窦长河和他的家人。

窦长河看着正在和窦莹莹聊得火热的赵长生,心里想,这小子真是个人才,自己要是好好扶植一下他,会不会成为自己将来的接班人呢。

赵长生在和窦莹莹聊学校里的趣事,当然也离不开学习上的一些事,一切学习的新鲜方法即便是还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但是作为老师赵馨雅也觉得可以试试,所以赵馨雅对赵长生的好感已经不单单是在那一根项链上。

一时间,四个人,就有好几种不同的心思,而赵长生也在不停的考虑着今晚的收获,待会他还要赶回芦家岭,所以吃完饭也没有耽搁,直接坐窦长河的车去了芦家岭。

今晚,他要做一件大事,前几天,终于如李凤妮说的那样,陈标子来找自己去玩牌,而那时侯,他要的隐形眼镜还没有来到,也不知道龙叔那个老头是不是忽悠自己,但是当自己真的重到隐形眼镜时,他好像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令他欢喜不已。

他发现,这副眼镜戴上之后,不单单是能看透普通的扑克牌,就连麻将块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而且第一次戴上之后,就到村里去转了转,这下差点惹祸。

“虎哥,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来啊,我总觉得这小子不是个善茬”。陈标子说道。

“没事,标子,你小子是不是被吓怕了,以前也不是这样啊,这小子不就是一个披着狗皮的小混混吗,你还真怕了”。王老虎不满的说道。

“虎哥,标子说的对,这事还真的小心点,甭管怎么说,这小子也算是在公家的人啊,要是惹毛了他,俞盛财那里是不是说不过去啊”。刘麻子在一边也说道。

“没事,都听我的,你们还是不愿来,我自己和他赌,我这几十年的经验了,还玩不过一个小毛孩子”。王老虎说道。

“谁说我是毛孩子啊,这么大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赵长生提着一个方便袋进了王老虎的家,说实话,王老虎家里还真是家徒四壁,没有一点家的样,不用说,这家伙输的时候也不少。

“哎呀,是赵警官来了,快进来坐,这话说的,我们说着玩的,哪敢说您呢,是不是虎哥”。陈标子看到赵长生进来,亚马站起来热情相迎。

刘麻子没说话,但是这家伙眼睛好使,一看赵长生手里的袋子,眼睛一下子就挪不开了,那里面可是有大约十捆红色的票子,在电灯的照耀下,刘麻子看的很清楚,那是钱,这一样一看,这小子起码带来了十万左右,他不禁有点疑惑,赵长生这小子一穷二白的,前几个月还在偷东家摸西家呢,这什么时候成了有钱人了。

王老虎还想说几句场面话刺激一下赵长生,可是被旁边的刘麻子用胎膊肘捣了一下,他这才顺着刘麻子的眼神看见了桌子上的方便袋里装的是什么。

“老虎哥,我们怎么赌,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玩,我这人不懂得怎么玩,我唯一会的就是赌大小,也就是谁的数大,谁就赢,当然了,你要是小愿意玩这么低级的游戏也就算了,我主要是看标哥的面子来的,是不是标哥”。赵长生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陈标子。

“是是是,虎哥什么没玩过,是不是虎哥,要不先让虎哥和赵警官玩玩,我们观摩一下”。陈标子朝王老虎使了个颜色,那意思是这么肥的一只羊,你不宰哥们宰。

“好好,那我就玩玩,先说一下规则,每一把都必须亮牌,要是选择弃权,那对不起,就得掏一百块钱,如果亮牌后比大小,小的输两百块钱”。仗着自己多玩了几年牌,王老虎很托大,一下子将每把牌的筹码定这么高,这下使得刘麻子和陈标子都有点呼吸急促,心想,王老虎太心急了,不过这个时候正是王老虎兴致高昂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为了公平起见,这是我带来的几副新牌,几位都是赌界的老前辈了,可以看看这几副牌有没有问题,其实这是在王寡妇的小卖店里买的,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去小卖店再买几幅来”。

“没问题,我们这里玩的牌也是在王寡妇那里买的”。陈标子折开了一副看了看说道。

 

第28章

 

赵长生坐在座位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陈标子洗牌,而王老虎点了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看着对面的赵长生,此时的赵长生在他眼里就是只肥的不能再肥的肥羊。

“第一把,每人三张,交替发牌”。陈标子一边发牌,一边说道。但是谁都没有理他。

赵长生装作很激动的样子,草过自己面前的牌,站起来草到屋角去看,一张十,两张S,这是一付很大的牌了,回到桌子上边看着对面的王老虎,仿佛是一个正在搏斗的公鸡,脸色潮红,一看就是一个赌徒的样子。

“下面请亮牌”。陈标子目不转睛的说道。

“我这次一定赢”。话没说完,赵长生一下子将自己的牌翻了过来。

王老虎看了看对面的赵长生及赵长生的牌,不禁摇摇头,脸上露出一副轻蔑的神色,这真是一个菜鸟。

接下来的赌盘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直到赵长生将壹万元输光,这个时候陈标子和刘麻子坐不住了,纷纷要求王老虎退下,好让他们和赵长生玩玩,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但是上帝要是想让一个人灭亡,那么首先就是让他疯狂,而今晚的王老虎就是这样,壹万元,他已经很久不知道一万元是什么样子了,而这个任人宰割的菜鸟送上门来,原本是想让赵长生背一屁股债,没想到这家伙带来了真金白银。

“不行,谁都不换,我把钱都输给他了,凭什么让他走,我得把我的钱赢回来”。赵长生情绪激动的说道,那个样子真是像一个输疯了的赌徒了。

“看到没,小是我不想下来,是赵小弟要翻本,好吧,还是我来”。

“这样赌,没意思,这些钱是我爸妈留给我娶媳妇的,我这次一股脑倒出来,我们就赌一次,这次王老虎你要是赢了,这八万多全归你,我们就赌这一把,你看看你那里有什么值钱的或者是钱也行”。赵长生一下子做出一个让全房间里人都目瞪口呆的决定,一局定输赢。

“这个不太好吧,再说了,我这里也没有这么多钱”。王老虎犹豫道。

赵长生透过眼镜,看到只要先发给自己牌,那么自己这一次稳赢,这才是他孤注一掷的原因,而且前面麻痹了王老虎这么长时间,目的也在于一击必中。

“虎哥这房子也值几个钱啊,就算是叁万吧”。陈标子在一旁帮腔道,其实他是眼红今晚的赌局,钱全让王老虎重走了,心里很是不忿。

“叁万这破房子值叁万?你们蒙谁呢?”赵长生不同意。

“那你说折多少?”王老虎晓有兴趣的看着赵长生。

“最多,最多两万”。赵长生发了发狼说道。

“好,依你两万,但是还有五万多。”王老虎皱眉说道,他本不想再继续赌,因为他老是感觉今晚太顺了,顺利的有点不同寻常。

“再加上嫂子不就完了,反正那也是个没用的货”。刘麻子在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滚你妈的,你怎么不把你媳妇弄来赌”。王老虎骂道。

“呵呵,我开个玩笑,虎哥,您哪能当真呢?”刘麻子笑了笑说道。

“王老虎,你还赌不赌,不赌就算了,咱们后会有期”赵长生不再给王老虎任何机会,他准备一举击垮他的贪婪之心。于是手伸向了桌子的方便袋,里面是捌万多元的现金。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