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知乎小说田凤霞赵长生-田凤霞赵长生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弹窗

发布时间:2024-02-26 11:41:31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在下班之前,他去了一趟县城,在唯一的一家珠宝店里买了一根项涟,花了他四千多,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百万该怎么花,不过他知道,有些投资那是必须花的,所以这条买给窦长河媳妇的项链,他一点都不心痛,终有一无杖花出去的这些钱都会在窦长河的身上得到十倍百倍的回报。

“表叔,你是乡长啊,怎么住在这地方”。下班后,赵长生跟着窦长河回了家,但是下车后,一看窦长河住的地方,真是配不上乡长的范啊,一个很平常的小院子,三间瓦房,里面也没有任何的装修,很朴素的一个地方。

“这是租来的,我家在县城”。窦长河说道。

“回来了,快准备下,吃饭了”。这个时候屋里出来一个妇女,看到这个女人,赵长生不禁要骂窦长河为什么在外面找女人。

这个美丽妇人的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妇人看上去三十五六岁,脸色白净,皮肤细腻,看上去标准的一个良家妇女,妇人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紧身毛衫,下身一条黑色的筒裤,一双平跟拖鞋也没有掩饰住她的傲人身高,赵长生一看,心头一颤,妈的,这个女人太有魅力了!不知道为什么窦长河放着一个这么美丽的女人在家里不用,还要在外面女人呢。

想来想去,或许真的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吧。

“这是我表婶吗,表婶好”。赵长生该有的眼色还是有的,于是上前问好。

“表婶?长河,这是怎么回事啊,他是?”

“馨雅,这是赵长生,他是我表侄子,梆子峪的,以前不知道,最近才联系上,今天过来和我们一块吃饭”。窦长河解释道。

“哦,是吗,快进来吧”。赵馨雅点点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煞是好看。

“表婶,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给您带什么,这是一条项涟,送给你吧”。

“哦,你小子哪来的钱,是不是又去偷了”。窦长河一声惊愕,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赵长生偷得,而是赵长生拿了自己五千块钱买的。

“哪能啊,表叔,这是我的一笔意外之财,今儿个孝敬表婶了”说着,赵长生拿出项链递给了窦长河,“表叔,你给表婶戴上看看合适不?”

窦长河暗赞这小子会做人,于是接过项链要给赵馨雅戴上。

“长河,这不合适,小赵才工作几天啊,买这项链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呢,我不能要”。赵馨雅推辞着。

“让你拿,你就拿着,二驴不是外人”于是赵馨雅在半推半就间将项链戴在脖子上,在屋子里的灯光下,项链上闪闪发光,傲视好看。

“谢谢你了,小赵,你们坐,我们这就吃饭”说完就去厨房忙去了。

“你小子,这是不是我的钱买的。”

“你的钱,什么钱啊,表叔,我什么时候要过你的钱?”赵长生笑嘻嘻的说道,这个更加使得窦长河认定这是自己的钱买的,不过也好,终究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于是一笑,抬起手给了赵长生一巴掌。

“你小子,狡猾。”

“呵呵,都是表叔教诲的好,”

“哼,不过,老田这事还真得好好琢磨一下,一般这样的事情一出,肯定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我,因为只要田家亮一走,我是最大的得益者,这可有点难办啊”。窦长河揪着额下的一根毛说道。

“这事交给我,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表叔,这件事要是成了,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事还没办就开始提条件”。窦长河不悦的看着赵长生说道。

“我不想干警察了,我想进政府,跟着你干,怎么样?”

“你个小屁孩,连个学历都没有,跟我干什么?你能干什么?

“我什么都能干,至于学历吗,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我去省城买个证不就完了,我看我们县城里也有很多办证的广告”。

“哈哈,你小子是不是疯了,这事能闹着玩吗?”

窦长河觉得赵长生这小子是个人才,胆大心细,不过就是没有学历,还有就是过于年轻,心里也有点犯愁。

“爸妈,我回来了”。这个时候,院子里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进来。”

 

第26章

 

“哎哟,我闺女回来了,快点洗手,要吃饭了”。窦长河转脸笑道。

“嗯,爸,有客人啊?”

“也不算是客人,这是你表哥,叫赵长生,对吧”。窦长河转脸问道。

“对对,也叫赵长生,不过叫我大名的不多,都叫我赵二驴,小妹妹,你叫啥都可以。”

“嘿嘿,赵二驴,还有叫这名的,真是好玩”。赵长生看看窦长河又看了看这个漂亮的女孩,真的不像是窦长河的,这个女孩随她妈妈,和赵馨雅长得很像,一看就是个美女坯子,别看现在穿着一身校服,如果脱了校服,穿上其他的时髦衣服,一准好看,赵长生心里想着。

“窦莹莹,不能这么没礼貌,要么叫表哥,要么叫长生哥”。这个时候赵馨雅正好端着菜出来,就说了女孩一句,赵长生这才知道这个女孩叫窦莹莹。

“妈,我可没说什么,是他自己说的,是不是二驴哥”。窦莹莹吐了吐舌头说道。

“你看,这孩子,是不是欠收拾了”。赵馨雅板起脸训道,而窦莹莹吐了吐舌头,扮个鬼脸回屋子里去了。

“小赵,你不要生气,这丫头就这样,没大没小的”。

“表婶,没事,大家都这样叫我,我早就忘了自己原来叫什么,呵呵”。赵长生一阵傻笑的说道,这样子使得赵馨雅心里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好感更增加了几分。

“莹莹是不是在镇上的中学读书啊?”

“是啊,读初三了,明年就小升初了,整天只知道玩,学习上不去,头疼啊,你表婶是学校的老师,这也不管用,学习成绩就是上不去”。

窦长河端起一杯酒,很是郁闷的说道。

这个时候窦莹莹和赵馨雅都坐到了桌子边上,一听见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窦莹莹不高兴了,“爸爸,你放心,我考高中一点问题都没有,安心吃你的饭,喝你的酒,我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你爸爸能不操心吗,我这个老师都没有教好你,我现在都没有脸去教别人了”。赵馨雅给窦莹莹类了一口菜说道。

“你们,你们还让不让人吃饭,哎,妈,你发财了,这条项链很漂亮啊,谁给你买的?”

“小孩子不要瞎打听,吃你的饭”。赵馨雅脸一红说道,刚才忘了摘下来了,让眼尖的女儿给看见了,难堪的是送项链的人还在呢。

“莹莹是吧,我觉得你很聪明,我觉得你可能是学习方法没找到,要是让我辅导你几个月的话,考个市重点高中应该没问题”。赵长生一看窦莹莹盯在了项链上,而赵馨雅尴尬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她并不想让人知道。

“什么,吹牛吧你,还市重点高中,你要是能让我上县重点高中,我爸妈就能给你磕头了”。窦莹莹口无遮拦的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窦长河首先不悦了,他现在想,今天带这个家伙到家里来是对还是错呢,不过这家伙搞关系还真是有一套,片刻间就让家里人都对他产生了兴趣。

“莹莹,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赵长生自己类了口菜,边吃边说道。

“干什么的,难不成你还是个天才?”

“天才倒不是,海阳一中你该知道,就是咱们县重点高中,我是去年退得学,从高一开始,我就是全年级第一,一直保持到我退学,你可以需打听一下,看看我是否吹牛”。赵长生说的很严肃,好像那是一种很值得的尊敬的过往,这个时候赵馨雅和窦莹莹都停止了一切的动作,怔怔的看着赵长生,虽然知道赵长生是个二流子,但是对于赵长生以前的事,窦长河也是知之甚少。

“那你为什么不上学了呢?”窦莹莹弓弱弓的问道。

“去年那场泥石流,我爸妈都遇难了,一下子我家的天就塌了,也没有人管我了,所以我也就不上学了,本来我是可以考上北大清华的,但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多亏表叔帮我,我这才有个地方吃饭,说句不好听的话,两个月前我还是一个走街串巷偷鸡摸狗的二流子呢”。赵长生说的很轻松,但是这家三人没有一个听得轻松,赵馨雅的脸色是关切之情,而窦莹莹则是一脸的崇拜,窦长河对赵长生这个过往的经历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他知道这个家伙的智商绝对不低,所以心里更加的决定要培养这个小子一把,把这家伙培养成自己的人,为自己的什途冲锋陷阵。

“二驴哥,那你有时间教教我吧,我爸妈整天说我,嫌我的成绩上不去,我都烦死了,我要是能考上市重点高中,他们还不得疯了”。窦莹莹憧憬着。

“呵呵,这没问题,只要叔和婶同意,我随传随到,学习还是有方法的,就看你能不能找到”。赵长生说完不再说话,就等着窦长河和赵馨雅表态,其实他心里想,你学的怎么样不重要,到时候就是用钱推,也会把你推到市重点高中去。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