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全文小说虞洛厉骁免费在线分享-全文小说虞洛厉骁

发布时间:2024-02-26 11:24:34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哪怕他没有开口说任何话语,身上的气场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几名穿着普通的男子跪在地上,正向厉骁汇报着什么事情。

良久之后,厉骁才对他们道:“这些时日收敛些,不要闹出太大动静,日后夜里再来顺宁侯府。”

“是!”

一名男子道:“虞府大小姐着实可恶,她处处刁难殿下您,要不要属下将她杀了?”

厉骁看向手中的墨玉药瓶。

他并不缺药,这个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但虞洛现在的举动,却让他觉得惊讶。

“不必。”厉骁淡淡的道,“本王玩够了,亲自动手。”

在虞府的日子无聊,没有人会拒绝一只新奇的猎物。

这些下属知晓,自从秦王府出事之后,厉骁的性情大变,和从前截然不同。

从前厉骁是清风霁月的秦王世子,目睹父母凄惨死状后,他心性逐渐残忍冷酷。

原本这些下属便畏惧他,此时更不敢再说什么。

 

第8章 燕子洲【下】

许是燕子洲的风太大,虞洛被风吹得打了个喷嚏。

“啊湫……”

虞洛用帕子捂住了自已的口鼻。

她四下看看,总觉着有人在背后念叨着自已,至于那个人究竟是谁,虞洛就猜不出来了。

紫铭赶紧上前给虞洛拢了拢披风:“这边风大,小姐可要小心风寒。”

虞洛一只手按着风筝线:“算了,今天我玩的有些腻了,我们先回去吧。”

这个时候,她的风筝被风吹得偏移,居然和柳嫣然的风筝线缠绕到了一起。

两人怎么拉扯都分不开,无奈之下,两人只好把风筝收了回来。

丝线缠绕得太紧,怎么都分不开,只能剪断其中一个。

柳嫣然的眼圈儿瞬间红了:“这只风筝是二表哥送给我的……罢了,就把我的剪断吧,免得洛表妹伤心。”

虞洛:“……”

这股熏人的绿茶味儿,怎么都收不住了是吧?

再说剪的是风筝线又不是风筝本身,线断了还能接回去,有必要这么装模作样的吗?

虞洛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接过了丫鬟递来的剪刀。

“咔嚓”一声,她剪断了自已的风筝线,把自已的大白兔风筝拿了起来。

虞洛淡淡的道:“一只风筝而已,表姐当真以为我会和你计较?我是公侯府的小姐,不是眼皮子浅得不行的什么人,不至于把小小的风筝放在心上。”

柳嫣然怔住了。

虞洛今天的一举一动,实在出乎她的预料。

从前虞大小姐这个暴脾气的蠢货,只要柳嫣然稍微一激,就没脸没皮的发好大的一通脾气。

今天柳嫣然激了她三四次,反而被她一一的挡了回来。

说实话,虞洛真看不上这种小绿茶。

现在的柳嫣然年龄还小,还没有多年后算计整个虞家去讨好男主的阴毒手段。

柳嫣然现在会用的,只是一些小手段和茶言茶语。

虞洛见识过大风大浪了,自然不怎么在乎这个。

说完这些,虞洛也没有去看两位兄长的脸色,她让紫铭拿起断了线的风筝,转身离开了。

虞澈盯着虞洛的背影,摸着下巴道:“感觉洛儿的心性一下子成熟许多,身上倒是多了世家小姐的气度。”

虞源也觉得如此。

柳嫣然的眼圈儿一下子红了:“说起来都是我不好,惹了洛表妹生气。我真不如改天收拾行李回家里去,好让洛表妹从此宽心。”

虞澈道:“表妹,你别多想,在府上待的好好的,何苦要离开?你回家之后,你继母又该折磨你了。”

虞源素来觉着柳嫣然身世可怜,也劝了她几句。

柳嫣然一边强笑一边抹着眼泪:“到底是我命苦,生来什么都没有。洛表妹天生福气大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虞澈和虞源两个没心眼子的直男,听她说得这么可怜,赶紧把虞洛抛到了脑后,眼巴巴的去哄她了。

虞洛带着丫鬟坐船离开。

紫铭和碧桐虽整天被虞大小姐辱骂折磨,她俩是府上家奴,自幼府里长大,还是对虞府忠心。

因此,她们都不怎么能看得上那个表小姐。

紫铭忍不住道:“表小姐总是在两位公子面前编排您的不好,下次您还是不要搭理她了……”

虞洛微微垂眸,纤长浓密的眼睫毛覆盖了眼帘。

而后,虞洛道:“今日我疲乏了,不想理会她的事情,今天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紫铭应了一声:“是。”

回到住处已经要傍晚了,虞洛在进院门之前,又看到了当值的厉骁。

虞洛一阵头疼。

对于男主,她真不知道怎么弥补。

男主性格复杂,心性不能被一般人琢磨透。

《暴君之路》的作者为了让男主的形象更加高大,让读者更加欣赏这个角色,便很少描写他的心理,只描写他的所作所为。

因为缺乏心理描写,读者都觉得厉骁这一形象很是神秘。

即便是看过全文的虞洛,也难猜透男主究竟在想什么。

她最怕的是,男主谋划着把自已绑在柱子上清蒸还是红烧,又或者,弄个五马分尸的刑罚出来。

厉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形象正面的男主。

他光明的一面只存在于秦王府出事之前,也便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时。

如今的他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他的形象和反派差不多了,那种残忍血腥的惩罚手段,他确实在和他作对的配角身上用过。

一想起这个,虞洛看向厉骁的眼神难免有些恐惧。

厉骁注意到了虞洛转瞬即逝的眼神,隐藏在眼神深处的一丝畏惧,自然没能逃脱他的视线。

他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淡淡的道:“大小姐的风筝坏了?”

虞洛觉得奇怪。

骁哥向来惜字如金,除了要把某个人杀掉,平常时候不是主动和人搭话的性格,为什么开口问这个?

难道他现在想对自已做什么?

晚上派人杀了自已?

她后退两步。

转念一想,自已是千金大小姐,对方隐藏身份是府上侍卫,万万不可露怯崩了人设。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