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 >

终究还是赌输了(终究还是赌输了小说)在线阅读全文_终究还是赌输了小说免费阅读完结版全文

发布时间:2024-02-21 12:59:09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池穗穗看着墨景泽,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

‘你’了半天,她也没说出个什么。

墨景泽倏地转过身,突然就看见墨母把他往里一推,唰一下把门关上了。

墨景泽没设防,趔趄着往后倒退。

池穗穗没想到墨母会突然出现,眼看着墨景泽后退的厉害像是要摔倒的样子,连忙上前伸手把人接住。

等站稳后,墨景泽忙转过身问:“还好吗?”

倒退过程中,他记得自己踩到了她的脚。

池穗穗摇摇头:“没事。”

墨景泽松了口气,目光不由落到了池穗穗裸露在外的肌肤上。

池穗穗察觉到他的目光,脸上顿时一红,下意识就背过身去。

墨景泽清了清嗓子:“抱歉。”

说着,人就朝门口走去。

墨景泽伸手转动把手,却发现根本转不动。

他不由再试了几次,还是没有用。

“叮咚——”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墨景泽掏出看了眼,是墨母发来的消息:“儿子,好好把握!”

看着屏幕上的内容,他不由扶额。

门外,墨母靠在墙上看着被自己关上的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她这个儿子,明明都喜欢人家十几年了,还不敢表白,要是我这个当妈的再不推一把,什么时候才能抱孙子哦。

房间里的香薰,她可是亲自往里面放了些好东西呢。

门内,墨景泽在原地深吸了口气转身:“门从外面锁上了。”

池穗穗很轻的‘嗯’了声,刚才他没打开门时就猜到了。

一时间,气氛静默的有些诡异,似乎还有些尴尬,但又涌动着另一抹情绪。

墨景泽将视线移向别处,声音低沉:“你睡床上,今晚我睡沙发。”

忽然,墨景泽感觉体内倏地涌上一股燥热。

他心中顿时一紧,下意识看见池穗穗。

只见她脸上也带着不正常的红晕,衬的肩上肌肤愈发细腻白嫩。

两人目光相遇那一刹那,墨景泽脑海中好像有什么断裂了。

他还没明白那是什么,人已经走到了池穗穗面前。

爱了多年的人就在眼前,墨景泽心头一动,扣着池穗穗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

池穗穗瞬时瞪大了双眼,双手下意识想要去推墨景泽,但却又不是真的想把人推开。

几秒过后,她胸前裹着的浴巾在挣扎中蓦的掉落在脚边。

灼热的吻逐渐沿着蔓延到池穗穗的脖颈,她浑身本能颤了下。

下一秒,墨景泽忽然将她打横抱起,朝房间内唯一的床走去。

……

次日。

池穗穗一醒来便觉得身体不对劲了。

一开始以为是睡姿不对劲,直到她感觉到腰间搭着一只手时,才大惊失色的睁开眼。

周围是陌生的环境,而身边却是熟悉至极的墨景泽。

她看着他,几乎动都不敢动,只愣愣的看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随后,池穗穗脑中闪过几个片段——

她洗完澡突然看见墨景泽进房间。

墨母将他推进房间。

他朝自己走过来,俯身吻住自己。

之后的画面,池穗穗已不好意思再想。

此刻,池穗穗第一想法是逃跑,可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她不可能以后都不再见墨景泽。

第二是叫他起床,两人好好整理一下昨晚的事,讲开了或许便能那么尴尬了。

她偷偷看了一眼墨景泽的脸,心跳倏地停了一拍。

正当她在考虑第二个方法的可行性时,腰间突然换上一条手臂。

池穗穗的呼吸一窒,心脏在一瞬间停止跳动。

墨景泽的气息喷薄在耳侧,嗓音暗哑。

“疼吗?”

 

 

 

第三十三章

 

池穗穗的脸顿时红透了,耳边传来一阵闷笑。

被子里,墨景泽寻到她的手腕,轻轻握住,慢条斯理摸索着她手腕处的那块软肉。

他盯着她,缓缓开口:“对不起。”

池穗穗眼睫毛颤个不停,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总不至于真的要说‘没关系’?

况且,他们虽然还没有正式举行订婚,但两家都已经宣布联姻,订婚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池穗穗纠结着该如何回答时,墨景泽突然说了句:“池穗穗,我们结婚吧。”

墨景泽的话太直白,池穗穗大脑瞬间空白。

墨景泽怔怔凝视她良久,眼底的情意似是要将池穗穗烫化。

池穗穗有些不自然的抬手覆上他的眼,声音里还带着害羞:“你别这样看着我。”

因为她的动作,身上的不经意滑下去一点,胸前风光呼之欲出。

察觉到他的目光扫向哪里,池穗穗立即收回了手抱紧被子,一双眼睛直愣愣瞪着墨景泽,但却没有半点威慑力。

墨景泽看着她,继续追问:“你还没回答好不好?”

池穗穗头缓缓低下去,脸红的像是要被煮熟了一样。

她攥着被子,几不可闻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嗯。”

听见池穗穗的回答,墨景泽瞬间笑出声,伸手将人揽到怀里狠狠亲了几下才松开。

“我去洗漱。”

说着,墨景泽就掀被下了床朝浴室走去。

池穗穗悄悄抬头看了眼,蓦的发现墨景泽背后竟然有条浅浅的疤痕。

但她没将那条疤痕放在心上。

等墨景泽进了浴室后,池穗穗也缓缓掀开被子下了床。

她昨天的衣服在浴室里,就想着先去衣帽间里随便拿件衣服。

她打开衣柜门,发现里面都是清一色的白色衬衫和西装。

池穗穗看着这些衣服,猛的意识到这里原本是墨景泽的房间。

昨天墨母是故意带她来这里的。

池穗穗一时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到,但内心却无太多反感。

墨景泽速度很快,不过短短几分钟就从浴室出来了。

他目光下意识落到床上,只见上面已经没了池穗穗的人影。

但白色床单凌乱不堪,最中间的那一抹红更是提醒着墨景泽,做完他和池穗穗发生的事情。

他怎么也没想到,结婚三年,霍云深居然没碰她。

当初池穗穗那么喜欢他,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衣帽间里,池穗穗扯了件能遮住自己的衬衫穿上。

刚准备朝外走去,眼神突然落到角落里的一件浅灰色衬衣上。

她伸手将那件衬衣拿起抖落开来,当看见衬衣背后有一个撕破的裂痕时,整个人猛地一僵。

池穗穗瞪大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件衬衣。

她保持着这样的姿态呆愣许久,不知过去了多久,池穗穗才微微的动了动,浑身像失去力气一样,蓦的瘫软在地上。

当初在兰川救她的人,身上穿的就是这样一件浅灰色衬衣。

而且背后也被划出了这样大一个伤口。

所以,当初在兰川救她的人根本不是霍云深,而是墨景泽!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