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 >

小说成舟宋梓免费阅读-主角为成舟宋梓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4-02-21 12:25:46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国庆双节,提前回校的我,看见光着身子,微微颤抖的少年在宿舍里跪伏爬行。

反手将欺辱他的人送进警察局。

「阿梓,新中国没有奴隶,挺直你的腰板,我要带你奔向祖国的美好未来了!」

1

国庆中秋双节,我提前来校,看到了舍友最无助的一幕。

少年衣不蔽体,慌乱地遮住隐私部位。

后背的蝴蝶骨微微颤抖,给人仿佛会随时振翅高飞的错觉。

我脱下身上的外套,将跪伏在地上的人裹了起来,关掉他还在通话的视频。

视频对面的男人没有露脸,整个人隐藏在黑暗里,发出低低的吼声。

对面的少年单薄的身体缩在宽大的衣服里,一张脸红到滴血,手骨节处攥得发白。

宋梓沉默良久,将衣服穿好,开口跟我说了第一句话:「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恶心。」

我摆摆手:「我帮你报警。」

2

我穿越来的时间点巧到离谱,钥匙拧开门的一瞬间,我成了主角宋梓的舍友——言成。

这本《舍友身下宠》的 BL 文,是我前几天深夜躲在被子里研读的文章。

清冷受跟三个攻的爱情故事,以及数不胜数的道具 play,对于我这个出柜没多久的人来说,的确有点太超前了。

剧情大多不是在床上就是在去床上的路上。

我的外套不大,遮不住宋梓的腿,上面都是青青紫紫的伤口。

我变成了言成,继承了他所有的记忆。

在回忆里,宋梓只要稍微不顺三人的意,就会被当场拉走。

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被迫在剧情的安排下,彻底沦为一个玩具。

一个最符合三人癖好的玩具。

宋梓瞪大双眼,怔怔地看我,最后红着眼睛别过头。

「他们手上有我的视频,我不想……」

我了然,小说里的主角大多身世坎坷,而宋梓算得上其中翘楚。

他父母双亡,与他哥哥相依为命。

是大他五岁的哥哥一点点将他拉扯长大的。

剧情里宋梓的哥哥死在了 25 岁,风华正茂的年纪。

被喜欢的男生侮辱,抨击,霸凌而死。

社会舆论一边倒,抨击宋梓他哥是个喜欢男人的怪物。

那个清秀儒雅的人,即便在最后自杀的时刻,都在为自己弟弟打算。

对舆论,宋梓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因此才会忍耐那三个人一次次的强取豪夺。

引狼入室,葬入狼腹。

我拿了个扫把,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我给你想办法。」

报警很顺利,宋梓体内还残存着对方的体液,是最有力的证据。

3

不过半小时,我就见到了四人组里的第一个主角——于州明。

于州明是宋梓的部门学长,剧情里没少借着官威压迫宋梓,强迫他解锁 play 新地图。

小说里是这样描述于州明的,身高一米八三,肩宽腿长,是行走的衣服架子。

面色若雪,一双含情眼只有在面对宋梓时才显露片刻的温柔。

专情学长。

但是很显然,眼前的人跟小说故事里的有点出入。

可能是纵欲过度的原因,他眼下点点青黑,一张脸黄中透黑。

露出邪魅笑容的时候,还能看见牙齿边的菜叶子。

我看过他跟宋梓的聊天记录,三个人里面,于州明是最爱用微信玩 play 的人。

热衷于给宋梓买各式各样的道具,强迫对方开视频。

文字骚扰,语言侮辱……

我想起刚刚看到的聊天记录,恨不得自戳双目,还我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

他看见我的时候一脸不屑,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你也喜欢他是吧,你喜欢就动手呗,反正我们三个不介意再多个人分享。」

我懒得跟法盲说话,强忍住恶心,把证据上交。

于洲明家有钱,这点小事害不着他什么,我也没想拿这件事做些什么。

但是光凭他跟宋梓这些日子的弯弯绕绕,就能保宋梓一直平安。

于家作为大户人家,除了于洲明,还有一个孩子。

两个人这么多年争继承权争得死去活来,而于母作为一个只手发家的女强人,最厌恶的就是同性恋。

不为什么,只因为于洲明的外公,当年把一家老小抛下,跟男人私奔。

这么多年,不知所终。

把这件事闹大,闹到于家面前,于母会在心底彻底厌恶自己的这个儿子。

剧情里,于洲明还年轻的时候,把宋梓藏着掖着,没有让于家发现丝毫的蛛丝马迹。

最后凭着跟颜家千金的婚约,联手干掉了自己的亲哥哥,如愿坐上于家董事长的位置。

于洲明不要脸,小说里他利用完颜家后,过河拆桥。

采用不正当手段致使颜家破产,颜家二老离世,颜家千金失踪,颜氏集团凋落,被于州明收入囊中。

小说后半部分,于洲明在另外两个主角的辅佐之下做大做强,私下打造了一栋秘密花园,把宋梓锁在里面。

要他彻彻底底沦为他们的私人物品。

我带宋梓回校的时候,于州明倚在门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猩红的火星子在指尖明明灭灭。

「爽吗?」

宋梓看到对方的第一时间,全身止不住地颤抖,躲在我身后,紧紧攥住衣角。

「傻逼。」

于州明弹了弹烟灰,似笑非笑:「宋梓,长本事了,还敢找外援。」

「你完了。」

「……」

警察局门口还敢威胁别人。

我看着他身后金灿灿的门牌,大喊一声:「警察叔叔,他语言威胁我们!」

于州明被带进去的时候,斜着眼睛狠狠瞪着我:「你给我等着。」

我还没开口,他的头被人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还敢威胁别人!」

「不想活了是吧。」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