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 >

姜棠陆沉最后结局如何-姜棠陆沉小说app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21 12:25:24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姜棠面无表情,这种话过去一年里她听的多了,本身也不在意,如今更是不会往心里去。

  人没带来,她也没想在这蹭饭,听许云舒又念叨了两句便起身告辞。

  许云舒送她到门口,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眼里也不知是失望还是遗憾,“挺好的翻身机会,你要是能抓住,后半辈子是不愁的。”

  想到了什么,她表情有些复杂,“其实你要知道,早晚……穆家这边,你不可能依赖一辈子的,陆沉那边是个不错的选择。”

  姜棠翘了下嘴角,声音淡淡的,“放心吧,我也没想靠着穆家。”

  她替她说出来那没说出来的话,“早晚有一天,该回来的会回来,该走的会离开。”

  许云舒抿着嘴,好一会后叹了口气,“你也别怪我。”

  姜棠不想听那么多了,对着她点点头,“好了,我走了。”

  她下巴示意了一下楼上,“上面那个,你自己去面对。”

  她回了家,本以为这个时间陆沉应该是去了医院。

  可一推开门,就看见玄关口两双鞋子随意摆放着。

  一双男士皮鞋,是陆沉的,还有一双女士高跟,不是她的。

  姜棠抬眼,客厅里没见到人。

  她反手关上门,几步走到楼梯口。

  静听几秒,能听见楼上有娇笑声。

  姜棠想了想还是抬脚上去。

  陆沉这房子不小,不过二楼的房间并不多,有一半的面积直接打通做了个不小的书房。

  书房的门开着,声音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临近门口,声音越发的清晰,是安清的,语气娇嗔,哼唧哼唧,一会说着疼,一会说着痒。

 

第4章 娇气

  姜棠走到门口稍微停顿了一下,一直没有陆沉的声音传出,也不清楚里面究竟在发生什么。

  不过想一想,他们连书房的门都不关,看来是不在意被人打断好事。

  她深呼吸两下,抬脚过去。

  书房很大,入眼的是一排仿古的书架,往里边是做旧的沙发,再往里边才能看到陆沉的办公桌。

  原以为沙发上会发生着点什么让人血脉喷张的事情,可是并没有。

  那两个人在书桌旁,安清虚虚的坐在书桌边缘,手臂抬着。

  陆沉站在她对面,正低头认真的给她的手臂上涂着药。

  姜棠还以为之前车子追尾的事故中她伤的是腿,看来不是。

  两个人都没发现姜棠,陆沉动作轻柔,可安清还是娇娇滴滴的说着疼。

  陆沉给她吹了吹,语气带笑,“这就疼了,娇气。”

  安清哼了一声,从桌子上滑下来,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身子贴过来,带着点撒娇,“人家本来就娇气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陆沉瞄了她一下,笑了笑没说话。

  安清还要再说什么,结果一抬眼看到了门口的人。

  她稍微愣了愣就很自然的打招呼,“姜小姐回来了。”

  陆沉回身看过来,面无表情,“这么早回来,不是说回老宅吃饭。”

  姜棠抱着胳膊靠着门框,看着他们并不说话。

  可能也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不太应该,安清主动解释,“姜小姐别误会,刚刚阿沉是在给我上药,昨晚回家有点晚,开车犯了困,一个没注意追尾了。”

  她抬了抬受伤的那只胳膊,“刚刚纱布松开了,没办法才过来的。”

  说到这里,她才想到个事儿,声音略带抱歉,“昨晚那个时间把阿沉叫走,实在不好意思,主要是当时太害怕了。”

  姜棠点了下头,“你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哪次陆沉回来你不是找各种借口叫走人,有什么好解释的。”

  安清闻言表情一僵,几秒钟后委委屈屈的看向陆沉。

  陆沉可能也知道自己荒唐归荒唐,把人带回来多少是过分了,所以这一次并没有替安清出头。

  他只是快速的帮安清把胳膊包扎好,然后揽着她的腰将她身子扣在怀里,“好了。”

  安清这才变了笑脸,娇滴滴的说了声讨厌。

  姜棠懒得看他们,转身下楼。

  晚饭还没吃,虽然被楼上那两个人扰了心情,但并没有影响胃口。

  她去厨房翻了翻冰箱,拿了食材出来清洗。

  陆沉跟安清没一会儿下楼来,俩人看样子是要出门。

  安清搂着陆沉的胳膊,应该是故意的,声音娇俏,“所以你今晚留在我那儿?”

  陆沉嗯一声,“还用问。”

  安清又笑起来,“可是人家受了伤,你到时候可不能胡来哟。”

  陆沉煞有介事,“我哪次没顾着你?”

  俩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边说边走,直到几秒钟后传来关门声。

  姜棠这才停了切菜的动作,抬眼能看到两个人在院子里上车的身影,她长长的吐了口气。

 

第5章 大度

  姜棠晚上早早的睡了,身边没人,她睡的安稳又香甜。

  只是可惜这一觉也只到半夜,然后她被电话铃声吵醒。

  摸过来瞟了一眼,来电显示上是穆长颂的名字。

  穆长颂这个人惯常做表面功夫,只要不是人前演戏,就算面对面,他都懒得跟她说一句话。

  她故意等了一会儿才把电话接起,声音一板一眼,“穆先生。”

  那边语气倒是轻松,“姜姜,休息了?”

  姜棠撑着身子坐起来,知道他这是有事,“是睡了,怎么了。”

  穆长颂笑了一下,“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晚在外边有应酬,谁知赶了巧,正好碰到了阿沉。”

  姜棠有些意外,“你们在哪?”

  “在金鼎。”穆长颂说。

  他似乎心情不错,“你要不要过来,阿沉喝了酒,没看到有助理陪着,一会儿回去应该不方便。”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姜棠自然没有拒绝的余地。

  她应了下来,而后挂了电话,起身换衣服。

  大半夜的也懒得折腾,她直接素面朝天就去了。

  金鼎是方城很出名的酒吧,姜棠去了商务区,直接推开包间。

  包间里只有穆长颂和陆沉,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中间的茶几上摆了好几瓶已经开了封的酒。

  看到她,穆长颂挂了一脸的笑意,“姜姜来了。”

  陆沉也转头看过来,他喝了酒,面颊微红,人本身长得清冷,但染了酒,多少就显得有点欲。

  就比如他现在看向姜棠,面上没太多表情,可因着眸底带着一些醉色,就仿佛有了缱绻之意。

  姜棠先跟穆长颂打了招呼,然后过去在陆沉身边坐下。

  她压着声音,“你怎么来这了?”

  之前和安清腻腻歪歪,说是晚上陪她,结果一转眼跑到这边来,着实让人看不明白。

  陆沉自顾自的倒了杯酒,“来这种地方自然是应酬。”

  姜棠点点头,声音压得更低,“安小姐呢?”

  陆沉转头看她,盯了几秒后不答反问,“打扰你睡觉了?”

  姜棠抬眼看了下对面的穆长颂,对方没看他们俩,像是故意留出空间给他们说悄悄话。

  她嗯了一声,“睡得正香。”

  想了想又补一句,“若是安小姐在,也就不用我接你了。”

  该出现的地方不出现,不该出现的地方瞎蹦哒。

  陆沉似乎是笑了一下,“你还挺大度。”

  大度吗?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