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 >

姜棠陆沉无广告小说-姜棠陆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21 12:20:31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姜棠嫁给陆沉两年,陆沉就在外边养了两年的情人。     他不遮不掩,她不闻不问。  众人劝她:抓住陆沉,才是最好的翻身机会。  他不知打哪得的消息:你想翻身?  姜棠:?  陆沉:让你在上,还不行么? 姜棠:???

 

第1章 怪不得

  姜棠在商场遇上了安清,这才知道陆沉已经出差回来了。

  她没想打招呼,可奈何安清眼神不错,一打眼就看见了她,主动开口,“姜小姐是过来找阿沉的?”

  姜棠扫了一下她的手臂,上面挂着陆沉的外套。

  还是他出差之前,她帮忙收拾好放进行李箱的。

  安清笑着,“我的包落在楼上,阿沉上去帮我取了,你得等等。”

  姜棠面色淡淡,“随便逛逛,不找他。”

  说完她转身,“也不等了,毕竟我们三个同框,你会被人戳脊梁骨。”

  安清表情一僵,虚假的笑意瞬间没了。

  姜棠没管那么多,直接抬脚离开。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她和陆沉结婚一年,陆沉就在外边养了安清一年。

  俩人出双入对,毫不避人,就算碰上她也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只是没出去几步,身后的安清声调突然调高,“阿沉。”

  她说,“姜小姐也在这里,估计是来找你的。”

  她这么一说,姜棠只能再次停下,回过身去。

  陆沉正从电梯口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款女士的链条包。

  看到姜棠,他不自觉的蹙了眉头,“找我?”

  “不找你,碰巧撞上。”姜棠开口。

  陆沉嗯一声,把外套从安清臂弯拿下来,声音瞬间温和,“走吧。”

  安清伸手挎着他的胳膊,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姜小姐逛完了么,要不要我们送你?”

  姜棠说,“不麻烦了,还有东西没买。”

  她先一步离开,下了楼,进了一家男装店,报了尺码,款式都没看,横扫二十几件,拎都拎不住。

  卡是陆沉给的副卡,不知道上限,他没提,应该是随便刷。

  买完心里舒服了很多,打车回了家。

  绿洲别院,富人别墅区,陆沉的房子,她拎包入住,只是结婚到现在,他大半的时间是不在的。

  东西扔在一楼沙发上,她上楼洗漱。

  刷牙的时候对着镜子,又想起了安清暗戳戳得意的模样。

  她叹了口气,其实对上安清,她的感觉是很复杂的。

  据说,陆沉原本要娶的是她,俩人情投意合很多年,就差了那临门一脚。

  结果因为联姻,被她横插一杠子。

  所以如今这个局面,也不知道究竟应该谁怪谁。

  姜棠洗漱完早早的睡了,只不过这一觉并没有睡踏实。

  半夜的时候突然醒了过来,身上压了个人,手伸进她睡衣里,正在作乱。

  姜棠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挣扎。

  那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轻松按在头顶,“是我。”

  是陆沉。

  姜棠有些气喘,“怎么是你?”

  陆沉埋头在她的锁骨处,“那你以为是谁?”

  姜棠想了想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沉回答的含含糊糊,“今天。”

  衣服都褪去,姜棠有点哆嗦,话也就没控制住,“陆沉。”

  “嗯?”陆沉应着。

  姜棠看着晃动的天花板,“安小姐呢,你怎么没留宿在那里?”

  陆沉声音淡淡,“她回安家老宅了。”

  哦,怪不得。

 

第2章 不情愿

  陆沉出差几天,火气憋得十足,折腾到后半夜才停下来。

  事后他靠着床头点了支烟。

  姜棠缓了缓翻身下床,才站稳,听见他问,“那么多衣服,没有一件是我的码数,给谁买的?”

  她扯了件衣服套上,“给我爸。”

  “你爸?”陆沉转头看她,眼里带着点讥讽。

  也不怪他这个态度。

  她的母亲许云舒是个有野心也有能力的女人,十几年前踹了她父亲,带着个拖油瓶,依旧能攀上高枝,一跃成为人人称羡的穆太太。

  她算不得穆家正儿八经的小姐,可依旧背靠穆家吃了红利。

  就比如这次联姻,她顶了上去,从假的穆小姐,成为了真的陆太太。

  姜棠进了浴室,因着不舒服,只简单的冲了一下。

  结果洗完出来,就见陆沉正在穿衣服,一副要出门的架势。

  床上扔着他的手机,接通状态,为了方便做事,还开了免提。

  那边传来的是安清的声音,带着哭腔,“阿沉,我该怎么办,我好害怕……”

  陆沉柔声安抚,“我马上出门了,等我。”

  姜棠站在床边擦头发。

  陆沉穿好衣服,抬脚就往外走,不只没跟她打声招呼,甚至多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

  姜棠第二天快中午才起来,刚洗漱完,就接到了许云舒的电话,问她陆沉是不是回来了。

  她说,“晚上带陆沉回家吃饭,公司有个项目,想拉他投资,你到时候在旁边也跟着吹吹风。”

  就知道她有别的目的,姜棠心里抵触,“他不一定有时间。”

  许云舒听出来这只是个托词,当下就不乐意了,“他有没有时间还不是要看你的能耐。”

  随后她撂了一句,“反正今晚你把他带回来,实在不行,合作的事情我们自己和他说。”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姜棠面无表情的放下手机,下楼去。

  昨晚吃的不多,后来被陆沉折腾半宿,如今胃里空空。

  她去了厨房,随便煮了碗馄饨。

  刚端出来,就见外边的房门被打开。

  是陆沉回来了。  他应该是后半夜一直没睡,人看起来有些乏,进门瞟了她一眼就径直上楼去。

  姜棠也没搭理他,坐下来自顾自的把饭吃了,又去把沙发上的衣服收起来装好。

  站在客厅犹豫一下,她上楼去。

  刚打开房门,正好看见陆沉从浴室出来。

  他只围着个浴巾,身姿倾长,浴巾就显得捉襟见肘。

  姜棠赶紧把视线转开,可还是看见他胸前的点点抓痕。

  那是她昨晚留下的,故意的,她不好过,他也别想舒服。

  姜棠问,“今晚有时间么?”

  陆沉慢悠悠的走到衣柜前,不遮不掩的直接扯开了浴巾,拿了套睡衣穿上,“有事?”

  姜棠嗯一下,“我妈说今晚想让我们回去吃饭。”

  末了,她又补了一句,“你如果没时间就算了。”

  陆沉听出来了,转头看她,“不想让我去?”

  随后他哼笑一声,“我也确实没时间,昨晚清清车子追尾受了点伤,我得陪她。”

 

第3章 身不由己

  姜棠一个人回了穆家老宅。

  进门就看到穆老先生坐在沙发上,西装革履,正像模像样的翻着杂志。

  许云舒听到声音也赶紧从厨房迎出来,“阿沉和姜姜回来了,来来来……”

  话没说完,她停了下来,视线在姜棠身后扫了扫,“陆沉呢?”

  姜棠将手里拎着的礼品递给一旁的佣人,“他有事情。”

  话音落,就听啪的一声,穆长颂将杂志扔在茶几上,一言不发,起身上楼去。

  许云舒脸上的笑意也散了,转身走到厨房门口,“行了行了,不做了,你们都先出去。”

  佣人见状赶紧退了。

  等客厅只剩下她们俩,许云舒过去坐在沙发上,“他不想来?”

  姜棠还是那句话,“他有事情。”

  许云舒语气里满是讥讽,“那个狐狸精受伤住院了,他是急着去医院吧。”

  她消息倒是灵通。

  姜棠在她对面坐下,“你也知道我跟他的关系,不年不节的,把他叫过来吃饭,他肯定能猜出来其中有目的,就算没有安清的事,他也未必会来。”

  许云舒恨铁不成钢,“还不是你没用。”

  她声音压低,觑了一下楼梯口,“这男人啊,你只要肯花点心思,就能悟出拿捏之道,你看看那安清,长相不如你,身材不如你,你又有法律保护,还能被她压的死死的,可真是丢人。”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