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 >

免费小说站在窗外的羊全文完整版-站在窗外的羊今日已更新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4-02-21 12:19:10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我家的老羊半夜会直立站在窗户外。

村长说,站立的羊留不得。我爹不信,还把它放进了屋里。

只有我知道,那头老羊沾过荤腥,它模仿我的一切,贪婪地对我流着口水。

01

「咩——咩——」

羊圈传出苍老嘶哑的叫声,我把割好的嫩草倒进食槽中。

幽暗的深处缓缓走出一头羊,因为年岁大了,羊身上的毛杂乱不堪,甚至有的地方裸露着皮肤,头顶的羊角像树根一样起皮。

它把头埋进食槽里咀嚼。突然,它不动了,老羊缓缓抬起头,用前蹄子扒拉着草。

我顺着它的蹄子看了过去,一颗石子卡在食槽凹陷处。

我撸起袖子直接伸胳膊去掏,石子卡得很严。

老羊湿润的嘴巴一点一点贴近我的胳膊,吐出温热的气。

它开始有意无意地叼我的手。

我爹今天去帮工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羊圈门的钥匙在他手里,所以我只能压在围墙边踮脚去摸。

不到一会儿我就摸到了石子。

然而下一刻,小拇指以下的位置却传来一阵尖锐刺痛。

好像有一把菜刀在割我的肉。

我下意识一拳打了过去,疼得龇牙咧嘴。

老羊被我揍得晃着脑袋,而我的手掌心出现了一道口子,伤口深到见骨,殷红的血珠不要命地往外冒。

要是我反应再慢一点,我半个右手都没了。

我气愤地站直身子看向躲在羊圈深处的老羊,却愣住了神。

墙角掉落了许多石子,而我手里拿着的正是其中一颗。

对上那双棕黄色的竖瞳,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这颗石子是老羊放在食槽里的,它想引诱我进去。

而刚才老羊咬我的手,绝对不是应激反应。

它是故意的,它要咬掉我的手。

我浑身发抖,直接抄起一根铁棍要收拾它一顿,我爹却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老羊发出凄厉的声音:「咩——咩——」听起来竟然还有一丝委屈。

我爹走到我身边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老羊瘸着腿窝在角落瑟瑟发抖,嘴歪眼斜,下巴一块血。我拿着棍子,一脸凶神恶煞。

「周媛!你打它干啥?」

我爹怒喊着,快速打开羊圈门,把那只老羊背了出来。

他心疼地揉搓着老羊瘸了的那条腿,又冲着我吼道:「你趁我不在家打它,它这么大岁数了,打坏了咋整!你咋这么不懂事儿!」

我气得咬牙切齿:「爹,它咬我手!」

「你要是不打它,它能咬你吗?」我爹说着,安抚着哆嗦的老羊,眼里满是怜惜。

他背起那只老羊就往屋里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老羊缓缓回过头。

它像人一样得意忘形,咧开了嘴,牙齿上还沾着我的血。

我头皮一阵发麻,口腔发苦。

我一直都知道我家的老羊和别的羊不一样,它聪明得能让人感到心底深处传来的恐惧。

直觉也在告诉我,老羊绝对不是为了出羊圈自由这么简单。

我爹把老羊安置在后屋,他又整理出一张暖和的新被子铺在地上给老羊睡。

我看得心里发酸:「爹,你这是干啥,让它在屋里睡啊?」

老羊听见我开口说话,直往我爹身后躲。

我爹指着我的鼻子骂:「没良心的死孩子,要不是你羊叔,你早让那野狗叼走了!」

02

我爹说的是我前天出的事情。

他帮邻居收苞米,放羊的活就落到了我手上。

在我牵着羊绳走到偏僻小径时,一条野狗从树林中窜了出来。

它瘦骨嶙峋,盯着我露出了獠牙,发出震慑的呜咽声。

我吓得腿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后的老羊踢踏着羊蹄挡在我面前。

好在大人们听见我的号叫声很快赶了过来,那只野狗被打跑了。

在那个年代,山上的野狗都是扒坟吃死人肉的,自然也会叼走孩子。

老羊护着我的事情传遍全村。

街坊邻居对这只老羊赞不绝口:「老周,好福气啊,这么个老羊,给你一万你卖不?」

大受感动的我爹脸颊红扑扑的:「不卖!老伙计跟我从小长到大,周媛,快叫羊叔!」我爹说着,把话题转到了我身上。

我被人们推到那只老羊面前,所有人都在等我开口叫那一声羊叔。

连老羊都用那双诡异的眼睛在我身上转悠。

可我分明察觉到了有哪里不对劲。

我怎么也不愿意开口,人们自知无趣,都散了。我爹也没再逼我说,只有那只老羊,眼中似乎闪过怨恨。

我爹喝了酒,他坐在羊圈里搂着老羊拉家常,絮絮念叨了一宿。

直到今天,我爹都像被那只老羊迷住了似的,不听我的解释,还把老羊背到了屋里。

我看着我爹摸着老羊稀疏的头顶,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连胃都缩在了一起。

「它装的!它根本就没伤!」

我话音刚落,那只老羊咩咩叫了两声,伸着装瘸的蹄子在我爹面前晃悠。

我爹瞪了我一眼:「它可救了你的命,有没有伤,让它在屋里睡咋了?」

在他说话的空当,老羊直勾勾地盯着我,下巴上的毛湿润,它流出了口水。

我后背的汗毛根根竖起,连头皮都要炸开,以至于我开口的时候,声音尖细:「不要!我才不要让它在屋里睡!它要吃我!」

我爹忍耐到极致,他重重扇了我一巴掌:「瞎说啥呢!谁家的羊会吃人?」

推推搡搡之间,天黑了。

03

我爹拽着我就回到了前屋。

我哭得抽抽噎噎,他坐在炕上抽着旱烟:「羊是杂食性动物,只要吃草吃饱了,就不会去想别的东西吃。」

我疑惑地说:「我看村长家的羊吃了鸡就被杀了吃肉了。」

我爹咂巴咂巴嘴:「那是沾了荤腥了!羊好奇心很重,一旦尝到了肉腥,就会去想别的肉是不是一样好吃。」

我擦干净眼泪,把右手举起来给我爹看:「是这样沾了肉腥吗?」

我爹这才注意到我还在渗血的伤口,他不可置信地说:「真是你羊叔咬的?」

我希冀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公平一点。但是我爹拧着眉头,脸上一片菜色:「老话是这么说,不一定准。先睡觉吧。」

我失望地看了他一眼,心里一阵发寒。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