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句子 >

(热推新书)《白蛇复仇》白蛇复仇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24-01-29 16:27:30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阿姐,顺宁皇后一人死不足惜。

我要让这负心的罪魁祸首,亲自到九泉之下给你赔罪。

蛇天性好淫。

我仅仅用了一个晚上,就勾的皇帝爱不释手。

次日,皇帝册封了我美人的位分。

小皇子看不到我,便哭闹不休,几次差点断气。

皇帝就这样,下旨把小皇子送到了我身边抚养。

他知道皇后善妒,特让我搬离了凤荣宫,免了每日的晨昏定省。

可顺宁皇后依旧有法子折磨我。

她以调教之名让我去凤荣宫,实则是让我继续当一个擦脚婢。

她将我的脸踩在脚下,眸中流露出癫狂:“你以为皇帝会护你周全?信不信本宫也把你剥皮抽筋,就像那条蛇妖一样!”

我听她骤然提起了阿姐,眼中不自觉的生出眼泪,颤抖着说:“奴婢就算是爬上龙床,也是娘娘脚下的一条狗,奴婢愿意时时侍奉娘娘左右。”

这是顺宁皇后第一次看见我哭。

她的心底蔓延上来莫大的快感,嗤笑着将脚挪开。

我吩咐宫人将小皇子抱了进来,无不卑微道:“小皇子虽和奴婢亲近,但娘娘才是他的生母,奴婢一定会小心伺候,绝不让小皇子有半分差池。”

顺宁皇后将小皇子接了过来,她淡淡的撇了我一眼,旋即莞尔一笑:“好啊。”

我匍匐在她的脚下跪着,心里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在想,小皇子的病没有完全好转,要是真的有什么差池,她正可以把皇子染病一事全部都栽到我的头上。

可她不知道,她没这个机会了。

由春红制成的那张擦脚布,被我放了一剂毒药进去。

不稍多久,她最爱惜的那双足就会尽断,蛇鳞会一片一片快速生长,直到蔓延五脏六腑,宛如万蚁噬心。

这种痛苦,可比抽骨扒皮要疼痛百倍。

                4

我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她那双脚。

顺宁皇后对着烛光欣赏自己的玉足,满意道:“本宫的皮肤看着又白皙了许多,你这条狗也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我闻言,垂头谢恩。

她不知道,皮肤变白就是要长鳞片的征兆。

因为,我和阿姐都是白蛇。

我说:“今晚皇上批阅奏折,不如请陛下前来一观,娘娘定能俘获圣心。”

顺宁皇后点点头,说:“那就你去请吧。”

“也好叫你知道,皇上从来都不是你的,你只能在我的脚边当一条办事的狗。”

我应了一声,起身就去了养心殿。

养心殿内,钦天监正在和皇帝禀明天象。

皇帝年岁渐长,他那颗想要修仙得长生的心就越来越强烈。

钦天监言之凿凿道:“臣夜观天象,只见天象异动,呈荧惑守心之象!宫中妖孽未尽,妖子与陛下相生相克,遂阻拦陛下成仙之路!”

我故作惊讶,掩口愕然道:“妖子......”

“宫中孩子,不就只有皇后娘娘所生的小皇子吗?”

皇帝猛拍桌子:“一派胡言!朕与皇后相爱多年,你才是妖言惑众,来人,将他的头颅砍掉,送去观星台祭天!”

世人皆赞帝后恩爱,这是盛名,也是枷锁。

皇后一旦是妖孽,那对她深爱不移的皇帝岂非要被世人嗤笑无能眼瞎?

可我就是要让世人知道他眼盲心盲。

钦天监跪在地上,喊道:“荧惑守心,天下必易!今夜正是月圆之夜,倘若陛下不信,那就请亲自去看一看那妖子是否现出原形!”

皇帝犹豫了。

妖在月圆之夜,乃是法力最微弱的时候,皇帝就在那日趁虚而入杀我阿姐。

这次,我就要让他亲手血刃自己的发妻和血亲。

皇帝的圣驾摆到了凤荣宫,我和钦天监一同随行前来。

凤荣宫内噤若寒蝉,皇帝推开殿门,眼前的情景让他眸瞳骤然一缩!

只见我走时还灿如春华的皇后,彼时双脚滚落在地,膝盖之下只剩森森白骨。

她的瞳孔也像蛇一样变成了竖线,嘴角裂开,血盆大口里是尖利的牙齿,身上骤然生出恶心的鳞片,无助的在床上失神嘶吼。

那位小皇子,却还在皇后的枕边安睡着。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