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谢韫娴萧临祈全文免费阅读_谢韫娴萧临祈最新章节小说阅读_笔趣阁

发布时间:2024-05-15 11:39:09来源:网站

点击全文阅读

《被剔骨鞭尸?她睁眼屠了侯府满门》 第14章 免费试读

  “公子,你怎么了?你怎么不怜惜奴家?”

  此话若是红粉佳人说出来的,自然让人欲罢不能,可谢荣轩眼前的美人眼球脱落,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这哪里是什么红粉佳人,分明是红粉……骷髅!

  “鬼!有鬼!女鬼啊!”

  谢荣轩脸色惨白,两腿在地上一阵乱蹬退到墙角,浑身都在颤抖。

  见他这副模样,秦珏就是脾气再好,此刻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她虽是个青楼女子,但姿色身段都是不错的,就算不如才色双全的花魁,也不能用女鬼来形容。

  这若是换了旁人,秦珏已经让人把谢荣轩赶出去了,但他是侯府的公子,秦珏就算再不高兴,也只能觍着脸继续安抚他。

  “谢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奴家伺候的不好。”

  秦珏露出垂涎欲泣的表情,只盼着谢公子心生怜惜,但这副光景落在谢荣轩眼里,确实骷髅眼中流血泪,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你不要过来啊!”

  谢荣轩肝胆欲裂,疯了似的爬起来,浑身赤裸的往门外跑。

  “有鬼!有鬼!”

  谢荣轩一边跑一边喊,门外侍女眼睛呆滞,然后狠狠地淬了一口。

  “变态!”

  春香楼内,热闹非凡,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就在大家各自寻欢的时候,突然有个光着屁股,头发散乱的公子哥从后门跑进来,疯疯癫癫大喊大叫。

  “有鬼啊!有鬼啊!”

  老鸨子愣了一下,然后定睛一看吓坏了。

  “谢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谢荣轩猛然看向老鸨子,吓得扭头就走,一边跑一边喊,“她是猪头鬼,大家快跑!”

  老鸨子脸色铁青,而青楼里一片哄笑。

  “渍渍,这侯府公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呵,疯没疯我是不知道,但望平侯府的脸面指定是让他丢尽了。”

  “哈哈哈哈,光天化日之下光着屁股到处跑,真是生平仅见。”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老鸨子顿时感觉大事不好,连忙命人将谢荣轩按住,强行给他穿上衣服。

  “快!快把谢公子送回去侯府!”

  红衣少女撩起车帘,瞧着热闹,笑面如花。

  …………

  京城外,大昭寺。

  作为京城附近最大的寺庙,此地善男信女众多,香火鼎盛。

  相比大殿里的人来人往,后方禅院则十分清幽。

  小院里纤尘不染,打扫得干干净净,一方石桌上摆着一副棋盘,黑白棋子争相厮杀,缠斗在一起。

  萧临祈白衣胜雪,眉眼如剑,落子行云流水,宛若天仙。

  “阿弥陀佛,是老衲输了。”

  一子定胜负,与萧临祈相对而坐的老和尚面容温和,双手合十,口中诵着佛号。

  萧临祈将手里的旗子丢回棋盒,打量着眼前的得道高僧。

  “慧能大师,禅宗有句话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下觉得好没道理。”

  萧临祈的手指轻轻敲打石桌,继续说道:“一个人犯下滔天罪念,若不以命偿还,如何让死者安息。”

  慧能神色平静,缓缓开口。

  “当杀。”

  这个回答让萧临祈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慧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慧能一双眼睛平静宁和,仿佛能看透萧临祈的不解。

  “前念迷是凡夫,后念悟是佛。恶人行恶事之时,本心蒙尘,一朝顿悟,本心清明便为佛,既为佛,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萧临祈眼睛微微眯起,称赞道:“慧能大师果然有大智慧,比那些只会和稀泥的和尚强多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慧能面容虔诚,“若世间为恶者都能一朝顿悟引颈待戮,岂不是既能度己,也能度人?”

  说罢,慧能缓缓起身。

  “施主,老衲还有事务缠身,不能相陪了。”

  萧临祈不语,但笑容更甚。

  慧能不明所以,转身离去,但他没走几步,便听见身后男子冷声开口。

  “慧能,哦不,或许应该叫你朱时茂才对吧?”

  听到这个名字,慧能肩膀轻轻一颤,脚步顿住。

  萧临祈把玩着棋子,自顾自说道:“十年前,你因为一头牛,杀了领居一家十一口人,如今改头换面却成了得道高僧。不知这满天诸佛,知不知道这禅宗佛院,魑魅身披袈裟混迹期间?”

  慧能眼神露出恐惧,光亮的额头冷汗密布。

  片刻后,他轻轻叹息,转过身来。

  “老衲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事到眼前依然畏惧生死,老衲未能度己,但愿意度人。”

  萧临祈冷笑一声,淡淡道:“你愿意度人,自己找个地方死了便是,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件事你要告诉我答案。”

  慧能闻言席地而坐,双手合十。

  “施主请讲。”

  萧临祈表情渐渐收紧,目光如电如炬:“十年前你被捕入狱,判秋后处决,但先帝突而崩殂,皇陵急于修建,工部便从死牢里调了一批刑徒做苦工,你便是在做工期间逃走的对不对?”

  慧能点头,“正是如此。”

  萧临祈袖中拳头紧握,又道:“先皇葬入陵墓之后,尸体不翼而飞,只留下棺椁底下的一条密道,当时参与修建的刑徒如今只有你一人还活着,本尊想知道当时是谁挖掘那条密道的。”

  慧能愣了一下,陷入沉思。

  过了许久,他似乎想起什么,缓缓道:“当时有一个叫崔灿的工头,说是要在墓室中央挖掘一条排水沟。当时我们都觉得奇怪,这棺椁下面要排水沟做甚,原来是此事是早有预谋……”

  萧临祈闻言快步上前,据高临下的看着慧能,声音急促问道:“你可知此人现在是否还活着?”

  这次,慧能毫不犹豫。

  “应该是还活着,当时皇陵临近竣工之时,这崔灿喝醉了酒,告诉我们皇陵之后他还有个别的活,只要做好,便是富贵一生。”

  活着,活着就好。

  萧临祈的情绪镇定下来,隐藏了眼中锋芒,宛若平湖。

  冬风吹过,落叶纷纷。

  萧临祈大袖如云,慢步离去,终有一日,他要查清先帝死亡的真相,把这座京城翻个地朝天。

  院子里,慧能和尚缓缓起身,如油尽灯枯一般。

  他行至山间云雾处,坠落云雾间。

(责编: chaol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