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陈闵小说在哪里可以看-高甜言情小说陈闵免费阅读无弹窗

发布时间:2024-04-03 09:31:04来源:网络

点击全文阅读

《风流小书生完结无弹窗》 第15章 免费试读

  进了县城,陈闵先找了一家替人写书信的档口。

  这些档口其实就是一个流动摊子,代笔的基本上是穷酸书生。

  而且都是上了年纪,对科举无望的。

  为了生活,只能落了面子跑过来县城混口饭吃。

  不过这个时代识字的人本来就不多,所以书生代写书信,也是能赚到生活费的。

  面前的书生四十多岁的模样,身材消瘦,面色暗沉。

  见陈闵过来,只是有气无力地说:“写信是吗?”

  “嗯。”

  “写给谁的?”

  老书生将一张纸铺平,并不是什么好的宣纸。

  应该是去书院买的质量最差那种。

  一张宣纸可以切成十几张信纸。

  “张家二小姐,张柳儿。”

  “嗯?”

  老书生有些疑惑地抬头望过来,见到陈闵身着长衫,大概是个读书人的模样。

  只不过因为背光的原因,看不清模样。

  心中疑惑更深。

  张府就在县城之中,根本无需书信,有什么话,让守门的小厮通报一声就好。

  再说了,陈闵穿着打扮都是个书生,怎会不认识字?

  望着老书生好奇的表情,陈闵只是笑问道:“有问题吗?”

  “自然没问题,十文钱一封信,给钱就写。”

  陈闵毫不犹豫地将十文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老书生收了钱,这才动笔。

  开头写下称呼。

  陈闵思索一番,开始口述。

  “张柳儿亲启,也不知你可还记得我去找你兄长,于府中长廊遇见你的时候,那时的你,美若天仙……”

  “那时候我就对你一见钟情……”

  “若你也对我有所感觉,明日辰时,我在城外东郊风落亭等你。”

  老书生字字认真,最后笔尖停留在落款处。

  “公子,你唤何名?”

  “王莽。”

  陈闵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种用非常之法讨债的事情,当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正好,他当年与王莽同窗的时候,从王莽的口中知道一些关于张柳儿的事。

  只不过王莽本身对张柳儿不感兴趣,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交集。

  但王莽曾经与他说过在张府长廊偶遇对方的事情。

  他就想着利用这一点,将对方引出来。

  讨债,当然要先见到欠债的人。

  信写好了,陈闵拿着信往张府走去,等到了张府,见到大门紧闭,于是花了十文钱,找个路人去敲门送信。

  亲眼看着张府的小厮将信收走了,他才心满意足地往闹市走去。

  接下来就等明天了。

  正好在县城,可以去看看大狗他们的鸡骨架卖得如何?

  刚到闹市,陈闵就闻到了鸡骨架的香味,顺着味道往前走,很快就见到陈大狗和二牛两人,大狗负责叫卖,二牛负责在一边站着。

  他们面前的木盒子上摆放的鸡骨架只剩下一份。

  也就是说,今日确实有许多顾客买了。

  陈闵走到他们跟前,大狗立刻眼睛一亮,开心喊道:“闵哥!你怎么来啦?”

  “在县城做一些事情,顺便看看你们生意怎么样了?”

  “今夜的生意很不错,王家开的卤水坊今晚没什么客人,都被我们抢光了,还想着学我们,让人扛着鸡骨架出来贩卖。”

  接着,陈大狗得意地冷笑:“嘿嘿,亏不死他们!客人根本就不买单,他们的鸡骨架没有我们的味道那么好,就算是不吃,两者放在一起,客人也能闻到,是我们鸡骨架更香!”

  “不错不错,看来这一次的鸡骨架做得很成功,往后我们继续如今夜这样贩卖,相信很快大家都能富裕起来。”

  陈闵听着也很开心,赞扬地拍了拍大狗的肩膀。

  陈二牛在一边表情有些凝重,一直望着陈闵。

  “二牛,怎么了?”陈闵询问道。

  “闵哥,你是要给嫂子讨回公道吗?”

  “嗯,咱是男人,自家媳妇被打了,总不能忍气吞声吧?”

  “我可以帮忙。”

  “不用。”

  “脏活累活我们干起来更熟手。”

  二牛说到这里,陈大狗也明白过来,当初是他与二牛一起调查这件事情的,所以知道陈闵是要对谁出手。

  他立刻拍了拍胸膛:“闵哥,你不要拿我们当外人,我们可是兄弟,这件事情有我们一起的话,会更好处理。”

  陈闵摆摆手:“又不是要弄出人命,只是让她给工钱,再还一耳光而已。”

  他笑了笑,又补充道:“相信张柳儿也是个讲道理的人,不会赖账的。”

  大狗二人听到这里,互相对视一眼。

  大狗还是说了一句:“要是需要我们,尽管说。”

  “知道了。”

  三个人正说着,一个同村地跑过来,抓住陈大狗的衣服就喊:“阿哲被王家的人打了,赶紧去帮忙啊!”

  这人是随他们一起过来卖鸡骨架的,叫陈展。

  虽说夜晚光线并不太好,基本上都是靠着道路两边的灯笼和油灯照亮,可陈闵三人也能望见他脸上一片淤青。

  陈大狗一拍木盒:“艹!敢动我兄弟!tຊ弄死他!”

  说着就抓住陈展的手,让对方带自己去出事的地点。

  陈闵毫不犹豫地跟上两人的脚步。

  二牛也跟了上前。

  他们卖鸡骨架的街道叫铃兰街,而王家恶奴动手的地方,叫沙岭街,相隔不远,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就到了。

  有打架斗殴,路人们纷纷让出了一块空地,正围着看戏。

  陈闵拨开人群,就见到前方地上躺着个人,几块鸡骨架散落在地上。

  几个壮汉正对着这人拳打脚踢。

  还有一个身材矮小,穿着灰色棉麻长褂,戴着顶方帽,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地上的人。

  “打!给我狠狠地打!!敢抢我王家的生意,我看他就是活到头了!找死!”

  声音尖细,一听就知是鸭公嗓。

  陈大狗见到这情景,怒吼一声:“你大爷的!给老子死!!”

  说着就扑了上前。

  陈闵脸色铁青,环顾四周,很快就从一侧的摊子上抽过一张板凳,扛着板凳冲了上去。

  “二牛!给我抓住那个说话的,不要让他跑了!”

  陈闵说着,自己扑向那几个恶奴。

  之前在水围村的时候,王莽带着这些恶奴过来,他孤身一人,还要保护尹淑娴,所以没动手。

  今日新仇旧恨一起报!

  陈闵扛着板凳跑到一个恶奴身后,板凳狠狠砸在对方的腰上。

  “嘭!”

  “哎哟!”

  恶奴往侧边倒去,其他恶奴抬头看过来,陈闵的板凳又挥舞起来。

  陈大狗和陈展两个人早已经加入战团,与几个恶奴纠缠在一起。

  陈展性子有些直,面对比自己强壮的恶奴,根本就不是对手。

  大狗反倒是比较灵活一些,知道比较力气绝对不是恶奴的对手,所以专攻别人脆弱的地方。

  寻找到机会就来一个猴子偷桃。

  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但恶奴在力量和数量上都始终占优,很快陈闵几人陷入劣势。

  被几个恶奴包围起来。

  一边看戏的王文涛指着陈闵几人:“好哇,抢我王家生意的都在这了是吧,你们几个给我狠狠揍!不用留手!”

  正说着,一道巨大的阴影出现在他面前。

  紧接着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脖子。

(责编: chaol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