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书荒推荐沈熄季换澜-沈熄季换澜抖音小说全文最新试读

发布时间:2024-04-03 09:28:56来源:网络

点击全文阅读

《沈熄季换澜小说在线》 第12章 免费试读

  海湾国际。

  明云城最负盛名的酒店。

  季换澜把那些投资人安排在了这里。

  “二嫂?”

  季换澜看去。

  沈燃的穿衣风格不错,笑着走来:“二嫂,你也在这儿吃饭呀?”

  “嗯。”

  “我二哥没陪你吗?”

  “我是应酬。”

  “哦,好的好的。那您忙。”沈燃很有眼色,赶紧走了。

  季换澜约见了这些从前她投资过的企业负责人,聊了很久,似乎相谈甚欢,酒自然也不少喝。

  父亲在世时,她从不应酬,只负责跟着父亲一起决策。

  如今她走到前台,自然避不开一些事情。

  从下午三点半,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这场应酬才结束。

  季换澜十分客气,亲自将那些人一位一位的安排好落脚处。

  晚风吹过,细雨朦胧。

  醉意灌满了脑袋,季换澜站在酒店门口,吹着夜风,眼前也越来越晕。

  汪霍给她撑着伞,“季董,送您回去休息?”

  季换澜迷糊间,拿出手机给沈熄发了个消息。

  可还不等发送出去,只听后面传来一阵争吵打斗的声音。

  她回头。

  汪霍没醉,今天他只负责观看陪同,喝酒的全程都是季换澜。

  他提醒:“是姑爷的那个弟弟。”

  “他在做什么?”季换澜头晕眼花,看不太清乱作一团的人。

  汪霍:“…在挨揍。”

  季换澜:……

  沈燃的确在挨揍,而且是被五六个人一起揍。

  那些人是沈烁的朋友,碰到沈燃在这里,便受到沈烁的示意惹事打他一顿。

  谁让他是那个该死的沈熄的人!

  “你个私生子也他妈好意思姓沈?”

  “沈熄的狗腿子!”

  “活该你妈见不得光!”

  “贱种!”

  沈燃捂着脑袋蜷缩身体,眼底的恨意一闪而逝,但他没有反抗。

  他靠着二哥活着,沈家动荡不安,那些私生子女和沈熄的亲兄弟,都莫名其妙的接二连三出事或死亡时,唯独他安然无恙。

  沈燃知道,那是沈熄手下留情。

  所以他不想给二哥招惹麻烦。

  “操……”

  “谁啊?”

  “别他妈多管闲事!”

  沈燃身上一轻,那些对他拳打脚踢,甚至是吐口水的人突然间都不见了。

  他睁开一只还没肿的眼睛看去,随即怔住。

  酒店正门口。

  璀璨明亮的灯光下,清冷的女人踩着高跟鞋站在中央,一个男人陪着她在一旁。

  而她的保镖训练有素,不过短短几秒钟便把那些打他的人打的跪地求饶。

  汪霍走来,亲自扶起他:“沈燃少爷。”

  沈燃嘴角有血,浑身疼痛,“谢谢。”

  他那位二嫂还是站在那,眸光淡的骇人,脸颊微红,却面无表情。

  半晌后,女人启唇,沙哑的声音荡在酒店大堂之中,让路过的客人们都忍不住驻足观望。

  “跪下。”

  沈燃下意识的就要跪下,他以为是自己惹事让这位二嫂不开心了。

  可双腿却没跪下去,汪霍把他架住了,小声说:“不是说您。”

  随后就见那几个打沈燃的人,陆陆续续跪在了沈燃面前,磕头求饶。

  不仅如此,保镖队长当众拿口水吐那几个人,还拿酒水淋他们的头。

  季换澜的保镖们把这些人对待沈燃的手段,都还了回去。

  再之后,保镖们迫使那些人抬头。

  沈燃心跳的惊人。

  只听从头到尾都没有过动作的女人语速缓慢道——

  “看清他的脸。”

  “他叫沈燃,沈家的少爷。沈熄的弟弟,季换澜的小叔子。”

  她纠正了那些人对沈燃的称呼。

  撑腰!

  妥妥的撑腰!

  “是是是!我们狗眼不识泰山,沈燃少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汪霍问:“谁让你们找事儿的?”

  那些人又不吭声了。

  季换澜转了身,头越来越晕,“扔去填海吧。”

  “不要!”

  “是沈烁让我们这么做的!全都是他让我们干的!”

  哦。

  是那个被她断了腿又接了上的混小子。

  -

  车上。

  沈燃坐着这辆迈巴赫,情绪还没稳定好。

  女人坐在左侧,闭着眼,指尖按着太阳穴,“沈家有医生吧?”

  沈燃以为她是喝完酒难受,“有的,有好几位。”

  季换澜没再说话。

  沈燃脸上挂了彩,看起来很严重,尤其右眼肿的十分吓人,眼皮都是紫色的。

  他浑身湿哒哒,狼狈不堪。

  原以为车子是要回沈家的,却在某一处中途停下。

  “你下去。”

  沈燃一点都不生气她撵人,利落下车,“谢谢二嫂今天帮忙。”

  谁料,汪霍也下了车,“沈燃先生,进去收拾一下吧。”

  沈燃懵懵的。

  他完全没想到季换澜停车是为了给他收拾收拾身上。

  出来之后,沈燃除了脸上还有伤以外,其余的都正常了。

  到沈家的时候,已经一点钟了。

  城东到城西的距离还真是够远。

  “太太。”

  管家一直在等她,察觉到她身上有酒气示意佣人煮碗醒酒汤。

  沈燃在门口没进去,因为他想起之前那些人说的,季换澜不让进,别人就不能进。

  今早还是二哥让他进来他才进门的。

  季换澜这会儿醉意上头,情绪比平时要不可控一些,眼神略有飘浮,却更加的迷惑人心,叫人分辨不清。

  “在门口当门神?”

  沈燃:……

  他小心翼翼的进了门,却也没有往里面走,乖乖站好。

  “沈熄呢?”

  季换澜坐在客厅主位沙发,古老的沙发呈红棕色,处处彰显贵气。

  大片地毯铺在客厅正中间,繁杂的花纹绕的季换澜更加头晕。

  “先生在楼上。”管家说。

  醒酒汤很快送了来,季换澜也没客气,“找个医生来给他处理一下伤口。”

  管家应下。

  楼上主卧。

  得知季换澜回来了,沈熄没有下去。

  观棋说:“沈总,沈燃跟着太太回来了,脸上还挂了彩。”

  沈熄没说话,看着刚接收到的消息。

  季换澜:你跟沈燃的关系怎么样?

  在她面前,他似乎习惯性不做隐瞒。

  -

  客厅中的季换澜看了眼男人刚刚的回复,吩咐管家:“把你们沈家所有人都叫过来。”

  已经一点多了,这个时间大多数的人都睡着了,不过管家没有任何犹豫的出去喊人了。

  “沈燃,你过来。”

(责编: chaol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