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悟 >

韩城屿池瑶(韩城屿池瑶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_韩城屿池瑶(韩城屿池瑶)已完结全集大结局小说

发布时间:2024-02-25 14:04:05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部还没出手热搜就已经全没了,相关话题也被屏蔽,一点痕迹都没有。”

  闻祈的眼,从陈助理身上移到窗外,那轮夕阳,终于快坠入云层里了。

  他的视线落在远处,眸子收缩,仿佛有什么极力压抑的情绪在翻涌。

  “安排车,回星湖郡。”

第8章 韩城屿回来了

  池瑶心烦意乱的驱车去了市中心。

  这个点已经有些堵车,她开了接近二十分钟,将车停在了一家豪华会所门前。

  魅可虽然不是京城最顶级的会所,但它的安保做得绝对到位,进出的人非富即贵,放在以前,池瑶完全与这种地方无缘。

  但她嫁给了闻祈,魅可又是闻祈的发小向劼开的,所以池瑶偶尔也会来。

  电梯直接上到顶楼,门一开,沙发上正在打牌的人转头望过来。

  魅可的面积很大,顶楼整个楼层则是向劼的私人包厢。包厢内设备齐全,吧台酒窖、棋牌桌游、台球电玩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个小型的无边际泳池。

  早几年,池瑶来这里还会拘谨,和他们混熟后,再接触这些就显得很坦然了。

  她把包递给服务员,走向牌桌。

  “瑶瑶来了。”说话的是向劼的姐姐向景姝,嗓音温温柔柔的。

  牌桌上一局结束,洗牌声噼里啪啦响起,虞梦把椅子一推,“你们玩。”

  “你不玩缺个人啊。”向劼狠狠吸了口烟,看了池瑶一眼,把烟在烟灰缸里摁灭。

  虞梦拉着池瑶就走,“我管你们呢。”

  傅一鸣抿着嘴笑了下,朝角落里安静待着的服务生勾手指,“你来,赢一把给你一千,输了不算。”

  服务员送上饮品,三个女人一人拿了一杯,等坐到沙发里,虞梦喝了口就问:“闻祈给你交代了吗?”

  池瑶垂眸盯着玻璃杯里的柠檬片,“给什么交代?”

美文摘抄池瑶韩城屿-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就是热搜啊!热搜上那些造谣的屁话他就没跟你解释什么吗?”虞梦提起来还是火大。

  池瑶睫毛颤动,低笑道:“他不是已经澄城了。”

  “那条澄城微博更让人恼火好吧!我说池瑶同学你究竟怎么回事啊,他对外界宣称自己是单身欸,你都不生气的吗!”

  随着虞梦的咆哮,包厢里的气氛有短暂的凝滞。

  向景姝朝吧台后的服务员递去一个眼色,服务员走过来,附耳听她低低吩咐了两句。

  没一会儿,包厢内迷幻的音乐就消失了。

  池瑶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其实她性格并不包子,之所以能忍,是因为她知道闻祈和许诺并不是像热搜说的那样有什么关系。

  可是尽管如此,面对闻祈的澄城方式,说不膈应肯定是假的。

  虞梦见她沉默,气恼道:“我真是搞不懂,闻祈哪里这么吸引你?霸道又记仇整天冷冰冰的,是给你下了迷药吗?”

  池瑶喝了口手里的柚子茶。

  为什么会喜欢闻祈?

  眯着眼回想起来,大约,是她从舞室练完舞回家,闻祈在校门口花台边的等待;也可能,是高中那个午后课堂上,他在后座用手指戳自己,一回眸的瞬间。

  他们之间有很多相处的片段,至今回忆起来,也会让人心软。

  “虞小梦你也不能昧着良心把闻祈说得一无是处啊,至少他那张脸绝对拿得出手吧。”向劼在另一头笑嘻嘻洗牌,他的声音将池瑶的思绪拉回。

  虞梦哼道:“光有脸没有心,还不是渣男一个。”

  说话间,服务员把池瑶的包递了过来,包里的手机叮叮咚咚响个不停,池瑶看了眼屏幕,表情有短暂的呆怔。

  随即,她抿着唇,将电话摁掉。

  虞梦斜了眼,“卖房的啊?”

  池瑶摇头,“闻祈。”

  虞梦猛地被饮料呛到,捂着嘴咳嗽了一阵,瞪大眼惊奇不已,“你居然挂闻祈的电话?”

  说着自顾大笑起来,“干得漂亮池瑶同学,你就该这样,给他脸了!要我说,还可以再狠点,他不是捧许诺吗,你也包小鲜肉,你们歌舞团有不少帅气小哥哥吧,要是没有我还可以帮你介绍……”

  傅一鸣在那边咳了咳,无奈地说:“行了,你别乱给池瑶出馊主意,人家是夫妻,解决问题不是这样解决的。再说闻许两家的关系我们都知道,闻祈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虞梦见未婚夫居然还敢帮闻祈说话,气得不行:“可是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他和许诺谈恋爱的说法,谁都觉得他们是一对,闻祈就纵容那些谣言不管反而还说自己单身,有他这样的吗!”

  傅一鸣看她发飙,识趣的闭嘴了。

  不过向劼才不怕虞梦,他交叠着双腿,慵懒往椅背靠去,眯着眼看服务员发牌,勾着嘴角说:“怎么没管,自己上微博看看,热搜早被撤了。”

  “撤了?”虞梦一挑眉,“算他懂事,否则我都想叫瑶瑶跟他离婚了。”

  从始至终坐在单人沙发里喝饮料玩手机的向景姝忽然抬头,看着池瑶说:“热搜确实撤了,不过不是闻祈撤的,是韩三。”

  池瑶猛地抬头望向向景姝,而其他人,则齐刷刷的盯着池瑶。

  虞梦脑子有点发懵,她蹂躏着杯子里的吸管,愣愣地问:“是韩大哥告诉你的?”

  向景姝点头,她是韩家老大的妻子,她这么说那必定是真的了。

  虞梦登时整个人就炸了,“离婚!瑶瑶跟那个渣男人离婚!”

  池瑶脸色发白,表情却已经有些麻木。

  每次当她就要对闻祈重燃希望的时候,就会有一盆冰水兜头而下,把心里那点火苗扑灭。

  失望真的够了。

  虞梦还叫嚷着:“辣鸡闻祈!居然一点都不在乎瑶瑶,要我说真不如当初和三哥假戏真做呢……”

  “虞梦!”

  傅一鸣沉下脸,打断了虞梦的话。

  自知失言,虞梦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她弱弱觑池瑶,神情颇为尴尬,“对不起啊瑶瑶,我上头了开玩笑呢。”

  池瑶端起饮料一饮而尽,淡淡朝众人笑了笑,随即若无其事起身,“我去趟卫生间。”

  她一走,傅一鸣立刻丢下牌过来,在虞梦额头戳了戳,恨铁不成钢地说:“难道你不知道就是因为当初那事闻祈才和池瑶弄成这样吗?”

  虞梦捂着额头,“当初那事明明是闻祈他妈的错,凭什么怪瑶瑶。”

  傅一鸣一噎,半晌没话说,他回到牌桌边,拿起牌看向劼,“出啊。”

  向劼拿着手机笑嘻嘻的,“快看朋友圈,韩城屿回来了。”

第9章 你在哪?

  虞梦还要回傅家吃晚饭,局就这么潦草散了。

  池瑶划开手机才发现,闻祈居然给她发了两条微信。

  【你在哪?】

  【忙完回星湖郡。】

  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才慢吞吞发动车子驶离会所。

  放在以前,闻祈给她发条微信她能笑半天,可刚刚看见他的信息,居然内心毫无波动。

  池瑶没有回复,而是把手机调成振动丢在一边,伸手打开了音乐。

  这会儿已经六点半,她不想回去面对闻祈那张冷脸,漫无目的开着车在附近转了转,干脆开回了歌舞团。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只有黯淡的晚霞蕴在天边。

  前面就是舞团大门,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老旧报刊亭。

  这年代报刊亭几乎看不见了,但因为处于京城两所知名大学交界区域,这个极具年代感的报刊亭一直保留了下来。

  只不过除了卖报刊杂志,还会卖些烤玉米、红薯之类的小吃。

  池瑶踩着刹车等前面的车进停车场,左手撑在窗沿淡淡朝窗外打量。

  报刊亭前站了个男人,长身玉立,非常惹眼。

  歌舞团里的男演员们身材都很棒,但眼前这个男人,却有那些男生所没有的气质,矜贵、优雅,和闻祈有五分像,但比他柔和。

  一看就知道不是舞团的男演员。

  前面在缓慢放行,池瑶往前挪了两米,停下后忍不住又朝男人瞧了瞧。

  男人穿着白色的休闲衬衫,黑色西裤将他的腿显得非常长,一只手正从报刊篮里抽出一份报纸,另一只手上戴了块百达翡丽的腕表,食指与中指间夹了一根烟,橘色的小火星微弱的发着光,暗淡的烟雾在深春的傍晚无声缭绕着。

  就连抽烟都透着股城隽儒雅的气质。

  天色越来越黑了,报刊亭亮起灯,男人雕刻般的侧颜线条变得分明。

  “嘀嘀——”

  前面的车鸣了声喇叭,空位腾出来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