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悟 >

2023年精选热门好书江圣卓乔乐曦(江圣卓乔乐曦),江圣卓乔乐曦全文无删减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25 13:59:57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没过多久,江圣卓叔侄和乔乐曦就在过山车前上演了这样的场景。
  “四叔,我们去玩那个!”
  “行,我们三个一起去!”
  “我不去,江小四你快放开我!”乔乐曦抱着一棵树不撒手。
  偏偏江圣卓非得拉她:“乔小曦,你快点!”
  乔乐曦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害怕……”
  “几十米的通信塔你都敢爬,一个过山车你就怕了?”
  “这个过山车好变态的,我不坐,你放过我吧!”
  “不行!”
  几分钟后三个人从过山车上下来,神情各异。
  江念一拍着小手大呼过瘾,还要再来一遍。
  江圣卓神色淡然。
  乔乐曦白着一张脸明显已经傻了,外加腿软。
  玩了一会儿,三个人坐在长椅上休息,江念一欢快地啃着冰激凌,生生把自己抹成了小花猫。
  江圣卓坐在旁边逗他:“小子,四叔好不好?”
  江念一点头,给出肯定的答案:“好!”
  “那我和她,你更喜欢谁?”边说边冲乔乐曦扬下巴。
  乔乐曦正拿纸巾给江念一擦汗,听到这里很不屑地唾弃他:“幼稚!”
  江念一冲江圣卓一笑:“我喜欢乐姐姐。”
  江圣卓怎么听怎么别扭,对答案不纠结反倒对那个称呼不习惯:“喂,小子,怎么她是姐姐我就是叔叔啊?”
  “因为姐姐年轻漂亮啊。”
  “我也很年轻啊!”
  江念一嫌弃地看着他,似乎不屑和他解释:“那如果我叫你哥哥,你要叫我爸爸什么?”
  “呃……”江圣卓认识到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了。
  乔乐曦在一旁爆笑,江圣卓白她一眼:“笑什么笑,你以为你占便宜了?他叫你姐姐,你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叔叔?”
  乔乐曦无语:“你连这种便宜都占,也不怕折寿!”
  后来江念一吵着要去玩儿碰碰车,乔乐曦以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为由申请休息。于是叔侄两个就去了,乔乐曦坐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不时抬手和他们打招呼,顺便照相。
  “那是你老公和儿子吧,真好。”旁边一位年轻妈妈估计也是在等丈夫和孩子。
  乔乐曦急忙解释:“不是不是,你误会了。”
  年轻妈妈笑:“不用不好意思,我刚才都看到了,父子俩长得多像啊。”
  乔乐曦满头黑线,人家是叔侄,能不像吗?
  正巧江圣卓正带着江念一走过来,听到她们的对话后,忽然坏笑着蹲下来附在江念一耳边说了句什么。
  江念一到底是个孩子,江圣卓陪他玩了一会儿就对他言听计从,小跑着过去扑到乔乐曦身上,清脆地叫了声:“妈妈!爸爸叫你过去了!”
  边说边转头对江圣卓笑。
  年轻妈妈捂着嘴笑,一副逮个正着的得意。
  乔乐曦不可思议地看着怀里一脸天真的小恶魔和站在那里一脸坏笑的大恶魔。
  她气急败坏地抱着江念一走过去:“江圣卓!你这个浑蛋!”
  从游乐场出来已经夕阳西下,刚出门口江念一就看到爸爸妈妈站在车前等着他,他欢呼一声就跑了过去。
  江圣谦举起儿子和他顶着额头,逗得他哈哈大笑。
  吃饭的时候,江念一一边吃一边对着江圣谦笑:“爸爸,你能和我跟妈妈一起吃饭真好,还有四叔和姑姑。”
  江圣谦伸手帮他抹去嘴角的酱汁,心里的愧疚又浮起来:“乖。”
  江念一疯了一天,吃完饭就趴在江圣谦肩头睡着了。
  江圣谦一家开车离开。
  江圣卓中午喝了酒,来的时候没开车,现在只能和乔乐曦打车回去。
  在出租车后座上,乔乐曦迷迷糊糊地靠在他肩膀上打瞌睡。
  江圣卓抬手理了理她耳边的碎发,想起下午的事情,嘴角勾起。
  如果,将来,真的有个小恶魔叫他爸爸,叫她妈妈,那会是什么感觉?
  转眼间,天气就冷了,乔乐曦把简历的最终版发出去后,关上电脑准备下班,刚走出办公室就看到关悦以及皱着眉的谢恒,她心里奇怪:“你们怎么来了?”
  关悦马上就要生了,行动很不便,脸色也不太好:“休假前那个项目出了点儿问题,我得去基站那边处理一下,来拿点资料。”
  乔乐曦终于明白了谢恒的想法:“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啊?真服你了,你别去了,我替你去,你快回去休息吧。”
  关悦不大好意思:“不好吧,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加班也挺累的。”
  “跟我客气什么啊,快回去吧,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就这样啊,我走了。谢恒,快带你孩子的妈回去!”
  关悦还没来得及阻止,乔乐曦就匆匆走了。
  等乔乐曦到基站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她一下车就看到白津津对几个工人颐指气使的,脸立马垮了下来。
  几个工作人员看到乔乐曦,笑着打招呼:“乔工来了!”
  乔乐曦深吸一口气笑着回应,心里却一点儿都不平静。
  她往里走了几步,就听到有工人嚷嚷:“等乔工过来,等乔工过来。”
  乔乐曦这才看到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以及被簇拥在中间的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薄仲阳看到她也是一愣,笑着说:“他们非得等乔工,我没想到是你。”
  乔乐曦此时穿着工作服,和那天宴会上的打扮截然不同,她也没想到薄仲阳在那天匆匆一面后还能认出她。
  “薄总。”她没找到合适的称谓,只能用官方称呼。
  薄仲阳听到她叫他薄总,微一抬眉,有种想笑的冲动:“我记得之前这里不是你负责的。”
  乔乐曦以为他是质疑她的能力,马上解释:“关悦就要做妈妈了,实在不方便过来,其实这方面我比关悦更擅长,您不用担心……”
  薄仲阳笑着打断她:“我没有别的意思,你想多了,你当然很好。”
  一句话说得暧昧,乔乐曦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薄仲阳话里有话,不争气地红了脸。
  她一脸好看的绯红,垂着头露出白皙光滑的脖子,薄仲阳微微笑起来。
  乔乐曦清清嗓子:“那个,哪儿出了问题?”
  调试好了之后,他们一起往外走,遇到工人,不管老少,皆是笑呵呵地和乔乐曦打招呼,乔乐曦偶尔也会停下来和他们聊几句。
  薄仲阳等她空下来才上前一步问:“他们好像很喜欢你。”
  乔乐曦笑,天已经黑透了,起了风,她的头发被狂风吹乱,在眼前飞舞。她透过发丝看着不远处根本指挥不动工人的白津津,轻声回答:“互相尊重而已。”
  她的声音在风中被吹得支离破碎,薄仲阳并没有听清楚,但也没打算纠结于此:“真是麻烦你了,这么晚了还要你跑这么远。”
  乔乐曦紧紧衣领:“没什么,这是我的工作。”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薄仲阳示意她看不远处那辆低调的深蓝色商务车。
  这些年乔乐曦收到过很多类似的邀请,但大多是询问的语气,很少有他这种直接宣布结果的,这种感觉让她感觉到新奇,不由得抬眼看他。
  这个男人,站在那里,清隽挺拔,骨子里怕也是个霸道强势的男人吧。
  其实乔乐曦后来在江圣卓的提示下,回忆起一些片段,但她却没法把眼前这个男人和记忆里的那个小小少年联系在一起。
  她笑着拒绝:“不用了,我开了车过来的。”
  “那一起吃个饭?”薄仲阳似乎觉察到她对自己带着小小的抵触,这次改用询问的方式,或许是极少用商量的语气,听上去有些生硬。
  乔乐曦一哂:“薄总,真的不用那么客气。”
  接连被拒绝两次,薄仲阳也不恼,站在原地点点头:“好。”
  看着乔乐曦开车离去,有个男人走上前问:“薄总,我们走吗?”
  薄仲阳的脸上还是淡淡的笑容:“嗯,开慢点跟在后面。”
  薄仲阳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偶尔抬眼看一眼前方的车。
  到了市区,乔乐曦却忽然靠边停了车,冲到马路对面的一个小摊上,薄仲阳拍拍驾驶座的靠背:“靠边停下。”
  他下了车才看清,原来是个卖烤地瓜的,他又是一笑,原来是嘴馋了。
  乔乐曦突然转身,薄仲阳吓了一跳——她拎着一大袋的烤地瓜!
  她走了几步,卖地瓜的老人叫住她,搓着手有些拘谨地笑着说了句什么。
  乔乐曦转身爽朗一笑,大气地挥挥手,然后和老人告别。
  谁知她却直直地冲薄仲阳走了过来,走近了笑嘻嘻地说:“我知道你一路跟着我呢,放心吧,我高中毕业就拿到证了,技术好着呢!
  边说边撑开袋子递到他面前,一副大方的样子:“挑一块吧,我请客,很甜的!”
  薄仲阳低头看着黑乎乎还在冒着热气的东西,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乔乐曦很快捕捉到了信息,收回手,有些自嘲地回答:“是我唐突了,薄总怎么会吃这种东西呢?”
  薄仲阳也不尴尬,走了半步,认真地挑了几块,然后打开车门招呼几个助手吃。
  他家里一直对他要求严格,他从小就被教育街边小贩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吃的,而且这些年经商抽烟喝酒外加作息不规律,他的胃一直不好,吃不了这些东西。
  等把手里的东西分了出去,他才向乔乐曦解释:“我的胃一直不好,吃这么一块能要我半条命。”
  乔乐曦这才明白他刚才的迟疑:“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薄仲阳很体贴地转了话题:“就算喜欢也没必要买这么多吧?”
  乔乐曦看着已经走远的那个佝偻的背影,一脸认真:“小时候一位长辈跟我说,遇到夜里摆地摊的,能多买一点就多买一点,别还价,东西都不贵,家境哪怕好一点,都不会大冷天的夜里在外面摆地摊。当时还小不太懂,后来长大了才明白。”
  乔乐曦记得那是个飘雪的傍晚,江圣卓的奶奶来接她和江圣卓放学,天气不好,又是下班放学的高峰期,路上堵得一塌糊涂。她和江圣卓两个人趴在汽车后座的玻璃上兴奋地看着从天而降的雪花,最后江奶奶带着他们下车走回家。
  江奶奶一手拉着她,一手拉着江圣卓走在街头,一路上江奶奶买了一袋蔬菜、几斤苹果,还有几份报纸。
  小小的她和小小的江圣卓缩在厚厚的围巾里,奶声奶气地问:“奶奶,这些咱们家都有,为什么还买啊?”
  江奶奶对着他们慈祥地笑着解释:“你们俩看啊,下雪了,又那么冷,叔叔阿姨不把水果和报纸卖完就不能回家,我们把剩下的买了,他们不就可以回家了吗?”
  那个时候她还小,不懂得人世间的艰辛:“为什么不卖完就不能回家啊?”
  江奶奶似乎是在想该怎么跟孩子解释,江圣卓撇嘴:“巧乐兹你笨死了!这是他们的作业啊,不做完就不可以回家啊!就跟我们一样!”
  乔乐曦瞪他一眼,仰着头问:“是吗,奶奶?”
  江奶奶拉着两个人继续走:“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你们俩要记得,以后遇到天气不好就要这么做。我们吃什么不是吃、看什么不是看,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他们可以早点回家,家里或许有人正等着他们吃饭呢。”
  那个时候的乔乐曦还不懂,但是她却清楚地记得江奶奶的话。
  薄仲阳站在寒风里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她似乎在回忆什么,嘴角挂着一抹浅笑。
  狂风肆虐的夜晚街头,她轻描淡写的笑容本没有温度,却触动了他的心。
  无关爱情、无关男女,只因那份善良和真诚。
  初见她只以为又是个娇生惯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和江圣卓斗嘴玩闹,再见却发现她的与众不同。
  她工作时的专注,她对基站那些工人的平易近人,没有半分优越感和看不起,以及现在,她怕是还没下班就赶过去了,饭也没吃忙了几个小时,却还关心让别人早点回家。
  真是个不一样的女孩子。
  最后乔乐曦笑着和他告别,回到家给关悦打电话汇报情况。
  一接通,关悦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刺穿了她的耳膜:“见到薄总了吗?!”
  乔乐曦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嗯,见到了,怎么了?”
  “是不是很帅、很温文尔雅啊?哎,你瞪我干什么,人家本来就比你帅……”
  乔乐曦抱着电话嘿嘿笑,大概是谢恒对自家老婆犯花痴有意见了。
  过了几秒关悦的声音重新清晰:“据我了解,薄总还是单身呢,要不要考虑一下?”
  乔乐曦觉得不能再给她提供八卦元素,立即决定把这个话题拉黑:“对了,你预产期是哪天来着?名字起好了吗?”
  关悦忽然安静下来,半天才回答:“怎么你一说,我突然感觉肚子疼呢。”
  乔乐曦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电话给扔了,很快就听到那边谢恒紧张的询问声和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声音,然后电话就挂了。
  当乔乐曦终于打通谢恒的手机赶到医院的时候,关悦已经疼了好几阵,谢恒和两家父母都围在病床前给她打气。
  看到乔乐曦,关悦咬牙切齿地对她飙脏话:“乐曦,你以后千万别生孩子,真他妈的太疼了!”
  乔乐曦皱眉看着关悦已经被疼痛折磨扭曲了的脸,她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最多是谁家的孩子办满月酒了,她去凑凑热闹,而且看到的是爸爸妈妈抱着宝宝一脸幸福的样子,但是现在看到关悦的样子,她觉得关悦的建议很中肯,她最怕疼了。
  谢恒看到乔乐曦真的被吓到了,才解释:“其实可以剖腹产的,就没那么疼了……”
  关悦立即反对:“更不行,乐曦你别听他的,肚子上会留疤,多丑!”
  乔乐曦虽然紧张担心,但看到关悦思维清晰,也有精力和她说话顺便反驳谢恒,终于松了口气。
  当护士终于通知可以进手术室了,关悦早已经精疲力竭,乔乐曦在一旁和她说话,鼓励着她。
  关悦被推进手术室后,乔乐曦坐在外面等着,看到谢恒坐立难安的样子,忽然想知道当年自己出生的时候,乔柏远在干什么。
  在开会?在工作?还是和谢恒一样在产房外焦虑地等着?
  正想着,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吓了她一跳。
  江圣卓皱着眉一脸痛苦:“想什么呢,叫你半天都没反应。”
  乔乐曦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你怎么在这儿?”
  江圣卓嘟嘟囔囔地答了句:“……”
  乔乐曦没听清:“你说什么?”说着习惯性地拉了一下他的手臂,江圣卓立刻呼痛。
  “怎么了?受伤了?怎么弄的?”问出口才反应过来,“你爸打的?”
  江圣卓半天才点了下头。
  想也知道原因,肯定是因为那天的事情,乔乐曦皱着眉拉他坐下:“伤哪儿了?我看看。”
  江圣卓看她都快哭了,忽然又是一脸不正经的笑:“想看啊,都伤在私密的地方,看了要负责任的,你还要看吗?”
  乔乐曦又急又气,却又不敢动他,只能皱着眉瞪他:“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江圣卓拍拍她:“放心吧,老头儿没下狠手,虎毒还不食子呢!”
  她才不信,没下狠手干吗来医院……
  江圣卓看她不信,笑着转移话题:“对了,你在这儿干吗呢?”
  乔乐曦正卷着他的衣袖,想看看伤口:“关悦在里面生宝宝呢。”
  江圣卓不动声色地收回手臂,往手术室的方向看了看:“哟,这么巧呢,那我也等会儿好了。”
  乔乐曦推推他:“你等什么啊,快回去休息。”
  “不,我也要沾沾喜气。”
  江圣卓不羁地扬着下巴,两人正说呢,就听到嘹亮的哭声,然后就看到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了。
  谢恒立刻冲上去,小心翼翼地抱着,一脸傻笑:“是女儿,是女儿。”
  乔乐曦看着小小的孩子,那么小,眼睛还没睁开,但是越看越可爱。
  江圣卓碰碰她,小声说:“你看谢恒是不是傻了啊?”
  边说边一脸嫌弃地看着谢恒,谢恒自从看到孩子之后嘴巴就没合拢过,现在护士要把孩子抱走,他还不撒手。
  放平时乔乐曦早就给他一巴掌了,但是看在他是伤员的分儿上只能忍着:“你懂什么,人家第一次当爸爸。”
  江圣卓冷哼:“听你这意思,你懂?”
  乔乐曦又一次忍住动手的冲动:“不和你说了,我去看看关悦。”
  病房里,谢恒已经从最初的喜悦中清醒过来,正拿着热毛巾给睡着的关悦擦脸,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眼圈却有些红。
  乔乐曦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这一幕,心里百感交集:“我们还是别打扰他们了。”
  说着转身往外走,还一步三回头。
  江圣卓停下来等她:“你干什么呢?”
  乔乐曦唉声叹气:“羡慕啊,羡慕不行吗?!”
  江圣卓一脸坏笑:“这就羡慕了?那我不介意再打击你一下。”说着从身上抽出一个红色信封递给她,“喏,叶闷骚的红色炸弹。”
  乔乐曦不可置信地抢过来打开看了几眼:“他来真的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新娘谁啊,上次那个?”
  江圣卓点点头:“嗯,就是那个。”
  乔乐曦又开始唉声叹气:“连叶闷骚都结婚了,还有没有天理啊?!我记得我们当时还讨论过,说叶闷骚肯定是最后一个成家的,因为他那么闷一定不会主动求婚,难道还指望女孩子向他求婚吗?”
  江圣卓也义愤填膺:“就是!太没天理了!”
  乔乐曦摆出长辈的架势,一脸凝重地拍拍江圣卓的肩膀:“圣卓啊,梓楠都结婚了,你和施宸要努力了!”
  江圣卓比她高,她拍他肩膀的时候要微微踮起脚尖,配上她严肃的表情格外好笑。
  江圣卓扶住她摇摇晃晃的身体,看着她的眼睛别扭地回了句:“我一向是落后分子。”
  乔乐曦没留意他什么意思:“就你,还落后分子呢?你那些莺莺燕燕呢,是挑花眼了吧?”
  江圣卓白她一眼没说话。
  乔乐曦笑嘻嘻地继续:“你肯定要做伴郎嘛,到时候看看伴娘里有没有中意的,你们一起办了算了!”
  两人已经走到了车前,上了车,江圣卓恶狠狠地关上车门:“不是!”
  乔乐曦被他吓了一跳,谨慎地系好安全带:“什么?”
  江圣卓咬牙切齿地回答:“我不是伴郎!”
  乔乐曦终于有了机会,现在不能在身体上折磨他,她立志在精神上摧残他:“怎么,被嫌弃了?是不是怕你调戏新娘啊?”
  江圣卓看着路况一脸得意:“才不呢!我这么风流倜傥,叶闷骚是怕结婚当天风头被我盖去,才不找我做伴郎的!”
  乔乐曦切了一声:“自恋!”
  江圣卓当然不会告诉她,当时叶梓楠目睹了那天的事情之后,一脸同情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拍拍他的肩:“我说,家法伺候这顿你肯定是躲不了了,说不定还得在床上躺半个月,我看我结婚伴郎的位置只能另找人选了。”
  施宸和萧子渊在一旁也是一脸坏笑。
  果然没几天江圣卓就真的被叫了回去,回到家一看形势才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江奶奶不在,江母不在,哥哥嫂子小侄子统统不在,只有江爷爷和江容修在等着他。
  他也知道父亲的脾气,他死不认错,江父越打越来气,下手也越来越狠。
  他结结实实地挨了几下,也不敢躲,后来实在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一直在一旁悠闲喝茶围观的江爷爷忽然发话:“容修啊,圣卓他们这一辈里那么多孩子,我一直觉得只有这个孩子最像我孙子。”说完轻飘飘地往楼上走。
  江容修知道父亲的意思,也就停了手,打是不打了,却又狠狠地训了他两小时,每次就那几句话,翻来覆去的他都能背下来了,但还是得老老实实地听着,站得他腿都断了。
  训完了就被丢出家门让他自己去医院处理,没想到竟然碰上了乔乐曦。
  乔乐曦临下车前,江圣卓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她一下:“还是尽快离开白氏,以你的资历找个工作不是难事,如果你不想来我这边,我可以介绍你去别的地方。”
  乔乐曦歪头看着他:“知道了,你这么严肃干什么?”
  江圣卓笑了笑:“没事儿,快上去吧。”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儿,你何必为了整他让自己不好过呢。”乔乐曦站着没动,怀了小心思,故意嘀咕了一句。
  江圣卓隐约觉得最近有些言行确实脱离了他的控制,声音因为心虚而刻意放大,掩饰着什么,听在乔乐曦耳中,却有一种强调的意味。
  “那不行,咱俩什么交情啊,我是没有妹妹,你就跟我亲妹妹一样,谁敢欺负你,我肯定不能饶他。”
  她虽早知道结果,但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