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句 >

主角为盛怀翊孟三的言情小说盛怀翊孟三讲的是什么-(盛怀翊孟三)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24 15:12:22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盛怀翊突然震怒,孟三和他几个弟兄瞬间神情僵住,我也被他吓了一跳。

  孟三缓了好一会儿才说:“盛总,这小娘们说她是出来卖的婊-子,您就算是想护着她,也得看看您护的是什么货色不是?您何必因为这么个破烂货……啊!”

  孟三的话还不等说完,盛怀翊突然抬起脚,猛地朝他的胸口踹去,袭过的风卷起飞扬的尘土,足足把孟三踹开五米远。

  孟三双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口血扑哧一下喷了出来,溅了一地,有一些血点子甩到了其他几个男人的脸上。

  孟三伏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叫唤,再抬起头,一脸的愤懑不甘,他忍着疼,啐了一口嘴里混着血的痰,指着盛怀翊大叫:“给我上!”

  旁边的几个男人立马作出反应,盛怀翊眼神倏而一凛,几个箭步上前,抬起脚踩在孟三的肩上,动作迅速敏捷,直接把人踩趴下,按在地上。

  孟三的脸贴了地,他刚想挣扎,一把枪,直接拉开保险栓,指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孟三当即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其他几个男人见盛怀翊盛气凌人,免不了正面起冲突,作势也伸手从后腰里掏出来枪。

  剑拔弩张之际,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了五六个黑衣保镖,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指向那几个试图为孟三拼命男人的后脑勺。

  “别动!”

  现场被盛怀翊牢牢掌控,他冷漠凝向一脸狼狈的孟三,不紧不慢道:“在滨江城,还没有哪个人命大到敢伸手指我!”

  下一秒,他神色变得凶残,语气森冷狠辣,“你是要手,还是要命?”

  眼前的场景让我心惊肉跳,盛怀翊居然要孟三在自断一只手,和他的命之间做选择……

  这样冷酷无情的男人让我不由得回想起他在泰国时,也是这样不留情面的扣下扳机,砰砰砰的几声响,要了那几个泰国人的命!

  孟三讨饶的声音不断传来,他一个劲儿的哀求盛怀翊放过他,他说他有眼不识泰山,让盛怀翊饶他一命。

  盛怀翊由孟三看向我,丢过来一句:“你想怎么处理?”

  孟三固然可恨,但还不至于上升到要了他命的地步,而且,盛怀翊堂而皇之说我是他的女人,这样的话若是传到了靠山那里,他就算是弄不死我,也得扒我一层皮。

  我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后说:“刚才发生的一切可能都是误会,谢谢盛总出手解困,但既然误会解开了,大家还是相安无事的好。”

  如果我能救孟三一命,他一定会念我这个人情选择守口如瓶,与其给我自己埋下颗炸弹,倒不如让今天发生的事情,以误会的形式解除,这样,对谁都好。

  孟三见我替他说情,赶忙说:“对对对,今天的事情是误会,是误会啊,盛总,您高抬贵手啊。”

  盛怀翊轻笑一声,说:“我盛怀翊对不恭顺的人向来不会心慈手软,不过既然岳小姐出面求情,我就网开一面!”

  孟三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他正想暗自窃喜,盛怀翊调转那把枪的枪口,抵在他右手的手背上。

  “但你这只手,我必须要!”

  孟三还来不及惊恐,砰的一声枪响响彻整条巷子,震碎两侧房梁的瓦砾,粗粝的尘土沙粒混着弥散的硝烟味儿充溢四周,一如数月前在泰国,那种打破我生活平静的巨响,再次把我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盛怀翊下手足够狠,子弹穿透孟三的掌骨,扎进地面,他的右手掌心一片焦黑,混着血的肉糜和连接筋的骨渣,迸的到处都是,痛到孟三倒在地上不住打滚哀嚎。

  眼前的场景触目惊心,我胃部翻涌一阵不适。

  盛怀翊收了枪,简单嘱咐手下几句,向我走来,长臂一伸把我搂在怀里,不顾我愿不愿意,把我往巷口带。

  被盛怀翊紧搂在怀里,呼吸间尽是他身上清冽的烟草味道,我蹙眉,让他放开我。

  盛怀翊不听,把手直接摸向我的胸,肆意揉捏着。

  他贴在我的耳边和我说:“就算孟三没有伸手指我,我也打算废了他的手,谁让他的那只脏手不规矩!”

  我被盛怀翊又揉又捻,力道或轻或重,我本以为我很排斥,也很反感,可是不然,他有韵律的抚摸,让我感觉很舒服,那种生理带给我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发出阵阵婉转的吟哦。

  盛怀翊又低头含住我的耳垂,问我:“他都摸你哪里了?嗯?”

  我被盛怀翊撩的浑身酥麻,还有些口干舌燥。

  我说我没让他碰我,我下意识解释说我裙子是挣扎时弄皱的。

  我不知道盛怀翊为什么要问我孟三对我做了哪些举动,但他眼下的行为,和孟三别无两样。

  我努力克制自己渐变局促的呼吸,哀求他放开我。

  盛怀翊依旧充耳不闻,他的唇舌又在我脖颈间的肌肤上游弋,低笑着唤了声“小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盛怀翊弄上了他的车,听到车门合上的声音,我如梦初醒。

  我本能性往车门那里蜷缩身体,于逼仄封闭的空间,惶恐的看向盛怀翊。

  我说盛总我很感谢你刚才出手相助,但是我并不打算用你说的那种方式感谢你。

  盛怀翊向我欺近,对我步步紧逼。

  他问我:“那你打算用哪种方式感谢我?”

  我被逼到一角,退无可退,瓮着声音说:“只要不是你说的那种方式,我都可以。但是盛总打算用强,我保证你的下场不会好过孟三。”

  盛怀翊低声笑了,峻冷坚毅的脸上,嘴角那一抹弧度无懈可击,像惑乱众生的妖孽。

  他用腿压住我随时可能作出偷袭举动的腿,单手攥住我的两只手固定在头顶,薄凉一笑,“我可没有孟三那么蠢,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盛怀翊低首,隔着衣料吻上我的胸,埋首在那里低喃:“又香又软,不知道岳小姐的身体是不是也是这样销魂,让人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他刚说完话,就把手探进我的裙子里,在我腿根处用手指打圈划动,而后从丁字裤的一角,戳了进去。

  我嗓间难以抑制的发出一声软颤的嘤咛,大腿也在一瞬间绷紧僵硬。

  介于他之前对我精湛技巧的撩拨,我已经有了反应,饶是我已经在努力拒绝,并紧双腿排斥他的入侵,他也在十分艰难的情况下,顺畅的出入。

  盛怀翊抬头看我一张肉紧的脸,渐渐染上撩人的绯红,他再次逼近我,眼神无比深邃,质问我:“你跟的人是沈修延?”

  沉迷于情事中的我,眼神震荡了一下,人也在沉沦的泥沼中,瞬间清醒。

  我看向盛怀翊,对于他已经把我底细调查清楚的事情并不感到意外。

  我抿了抿唇,突然看到他邃远的瞳仁里,漾起一抹涟漪浮荡的笑意。

  “不过真可惜,你这副身体,对我很有感觉!”

 

第14章:别让我瞧不起你

  盛怀翊抽出他的手指,在我面前晃过,笑的玩味儿。

  “你看,这么湿!”

  盛怀翊的手指上是湿漉漉的水渍,亮晶晶的,我又羞又怒,愤恨的瞪了他一眼,想要抽他耳光的冲动不断叫嚣我的理智。

  而他方才提及靠山,就像是一瞬间浇了我一盆冷水,从上至下,淋湿的彻底。我根本就没有心情在沉浸于这场足以要了我命的情事儿。

  当盛怀翊再次准备欺身过来时,我用手推开他,语气也冷了下来。

  “如果盛总想要用强,我无力反抗,但如果这是盛总征服女人的方式,还真是叫人瞧不起。别看我是婊-子,我最看不起的,就是玩强-奸-犯那一套的男人。”

  男人都是要尊严的生物,尤其是对女人,希望对方能够心甘情愿臣服于他,而不是用一些强硬的手段,迫使对方不得不屈服于他。

  如果一个男人是在被厌弃的情况下,让女人不得已顺从他,那无异于践踏他的尊严。

  这个道理,是个男人应该就懂,盛怀翊更是如此!

  盛怀翊原本满是戏谑的眼神里,由火热渐变冷却,那种不断在沸腾的欲望,也在趋于平静。

  盛怀翊突然一把攥住我的脖子,冷着脸质问我:“你这是在给沈修延立贞节牌坊?他给了你多少钱?只要你肯跟我,我十倍给你,怎么样?”

  我无所畏惧的正视盛怀翊,忽的笑了笑:“据我所知,盛总应该不缺女人啊,怎么,非我不可了吗?”

  盛怀翊咬牙切齿的说:“是,我就想干你!”

  我依旧是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不怕死的与盛怀翊硬碰硬:“那你就想想好了。你这种男人,就算是送座金山给我,也别指望我能够心甘情愿的跟你!”

  我抬手,描着精致丹蔻的手,轻抚上盛怀翊的脸,曲着四指拍他的脸,“还有,我湿是因为我是女人,一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别说是你,是个男人摸我,我都会湿!不知道盛总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对你有感觉!”

  我刚说完话,原本那只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力道突然撤去,我还来不及反应,一股风在我鬓边刮过,我本能的闭上了眼睛,伴随“砰”的一声,我耳边炸开玻璃破碎的声音,细碎的玻璃渣子迸溅到我左侧的耳脖和颈窝,我吓得惊叫了一声。

  下一秒,盛怀翊骨节沾了血的手,重新掐住我的脖子,带着怒意吻住了我,他凶狠的撕咬我的唇,仿若一只野兽,一阵痛在我唇上蔓延开,很快我就尝到了弥漫的血腥味儿充溢在我的口腔里。

  在我阵阵吃痛声中,盛怀翊又把舌头钻进我的腔内,他肆意的勾缠我的唇舌,舌尖扫过我口中的每一处,当我的舌被他吸住的时候,他用力的往他嘴里拖,恨不得把我吸入腹中。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