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句 >

近期热门小说(私宠听莞)在线阅读-私宠听莞精彩小说私宠听莞全文赏析

发布时间:2024-02-24 15:11:27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待靠山前妻走近,我冲她一笑,主动开口说:“虽然这是我和沈太太的第一次照面,但是我想沈太太早就认识我并知道我的存在了。听说您的孩子病了,我正好路过来看看,还望您别怪我不请自来。”

  不知道靠山前妻之前是不是不止一次面对我这种登门造访的女人,她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完全没有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做派,甚至连拿出正宫身份给我点颜色瞧瞧的姿态都没有。

  靠山前妻问我说你又是哪一个,我应该认识你吗。

  她将双手环抱于身前,强调道:“如果你是修延养在外面的女人,想来我面前耀武扬威,我奉劝你最好省省,我一向不把你们这种女人放在眼里,多看你们一眼,都会污了我的眼睛,惹了我不高兴,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离我女儿远点儿。”

  狂!靠山前妻真他妈狂!

  果然老子牛逼,做子女的,都跟着有底气,狂起来根本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感受。

  不过靠山前妻比起来那些薅头发、扇耳光、撒泼耍横的悍妇有修养多了,换做其他正宫面对二奶,不扒了二奶的衣服扔到街上示众,都难咽下这口气。

  靠山前妻要走,我隐忍心中不悦,保持得体的微笑,叫住了她:“沈太太,虽然您和太子爷还没有复婚,但是我尊重您,还唤您一声沈太太。我今天来这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借看望你女儿的机会和您说一声,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出息,和其他太子爷养在身边的女人也不一样,我挺满意我现在的生活,所以,很多事情,还请您高抬贵手。”

  我不觉得以我现在的本事儿能斗得过靠山前妻,明哲保身才是最要紧的,一时的示弱也影响不了我什么,相反,还可能让靠山前妻放松警惕,不失为一种缓兵之计。

  难得的,靠山前妻扭头,正儿八经的看向我,审读了一番后笑了,一字一句的说:“婊-子嘴里有真话吗?”

  靠山前妻明显不信我,她一脸不屑,那种高傲轻慢被她刻在骨子里。

  这话问的我没法儿接,保不齐会弄巧成拙,好在靠山前妻又说:“不过,你确实和修延身边的其他女人不一样。”

  我一挑眉,“哦?”了一声,问哪里不一样。

  靠山前妻说:“其他女人不过是自作聪明的跳梁小丑,我连应付她们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而你不同……”靠山前妻眯起了眼睛,脸上写满了对我的厌恶和嫌弃,“你是专戳男人脊梁骨的狐狸精!”

 

第6章:再遇

  靠山前妻回到病房,我看着被她大力甩上的病房房门,耳边回荡着她刚才和我说的话。

  她说:“你比那些只知道来我面前臭显摆的女人道行高多了,我真想扯破你这副故意讨好的皮囊,撕烂你这张惺惺作态的脸蛋。”

  靠山前妻嘴上满不在乎,一再强调说不会把我这种女人放在眼里,可是我看得出,我的存在,对她造成了威胁,而且是那种我一天不死,她就不会安心的威胁。

  在靠山前妻眼里: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会叫。而我,属于后者。

  也是,聪明的女人知道放下身段示弱来为自己保留一线生机,只有脑子不清明的女人才会做出来叫嚣原配的傻逼事情。

  从住院部出来,台阶下面停着辆豪车,全球限量款,黑色车衣,流线型车身,就连轮毂都是特殊材质打造,至少千万元级别,车牌号清一色的八,那叫一个气派,饶是见过多少顶级豪车的人路过,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我正纳闷哪个大人物来趟医院还这么高调,一阵骚动由我身后传来。

  我扭头去看,视线瞬间定格,过往的记忆将上次在泰国发生的事情,尽数于我脑海中涌动。

  一时间,我想起男人脸上挂着彩闯进我的车里,用手捂住我的嘴,指尖纠缠烟草清冽的味道。

  我想起他单手托着我的腰,埋首在我身前肆意吞噬,他微凉的唇和湿热的舌,在我肌肤上留下一串串酥麻的战栗。

  我想起他一边强势的吻住我的唇,一边身手敏捷的扣下扳机,任由玻璃碎片卷杂着痛苦的哀嚎声在我耳边炸开。

  还有他那刚毅轮廓的五官和冷峻的表情,即便是面对追杀,依旧是不为所动的沉稳。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重合交叠在一起,我瞪大眼睛的同时,本能性的想要回避。

  就像是,想要回避那一段我一开始就决定隐瞒,让它永不见天日,在岁月的长河中被湮没的过往。

  五六名黑衣保镖簇拥着一个男人走下台阶,旁边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好像是秘书,不断点头哈腰,姿态谄媚,讨好的说:“盛总,黄市长托我和您说一声,谢谢您在百忙之中过来这边看他,他刚手术完,不便亲自送你,还望你见谅。另外就是我们滨江今年的税收,还得靠您这边给我们争脸,不然我们也不好向省里交代!”

  “黄市长只考虑回报,却不想付出些什么,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低低沉沉的,却又有着磐石般的沉稳有力。

  这样的声音,我听过一次,在逼仄狭小的车厢里,在泰国厮杀的枪声中。

  “张秘书,我是个生意人,无利可图的事情,我不会去做,黄市长若是批了城南那块地,我保他称心如意,否则,一切免谈。”

  被唤作张秘书那个男人似乎很难为情,不自在的用手推眼镜,解释说:“盛总,城南那块地,省里很重视,说是要通过竞标的方式拍卖,您这边不打算通过省里,直接拿下那块地,我们市里横在你和省政府中间,很难做啊!”

  张秘书知道眼前的这位土财主不好惹,一再的说好话,“盛总,要我说,您倒不如让你手下的人,象征性的做一下标书,然后在政府这边公开招标的时候,参与一下本次的竞标。虽说省里很重视城南这块地的所属权,但招标和审批,都得是我们市里的土地部门和住建部门拍板,您这边就随大流意思一下,不影响您什么,有您为我们滨江城做出来的这么多贡献,这次的中标对象,非你莫属啊!”

  男人似乎并不想浪费唇舌,只是微微一笑,“在滨江城,还没有谁有那个本事儿教我做事儿!”

  男人话音低落,我明显看到张秘书脸上的表情愈发不自然起来。

  蓦地一瞬间,我感觉到似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以一种近乎能焚烧我的温度向我投过来,我本能性的抬起头,一眼就撞进了盛怀翊幽深的瞳孔里。

  他的眼神很冷、很可怕,甚至带着如旋涡般能把我吸进去的魔力,我不由得双肩一颤。

  对视这个眼神如鹰隼一样锐利的男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来我,但我却把他的面容,记得牢牢地、死死地。

  我与盛怀翊仅是刹那间如花火般转瞬即逝的对视后,就别开了眼,努力克制他眼神带给我的震撼和惶恐。

  跟着,我听到他对张秘书,用不咸不淡,甚至带着玩味儿的口吻说:“这块地,我盛怀翊拿不下,放眼整个东北三省,没有人可以拿下,包括你们忌惮的那位太子爷!”

  听到“太子爷”三个字的时候,我愕然抬头,视线就那么直接朝盛怀翊看了过去。

  在东北三省的地界上,除了靠山,还没有谁名号大到可以让人称上一声“太子爷!”

  只是,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过节?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他们两个人想争城南的某个地块?

  我走到医院门口等计程车,见一辆计程车过来,我招了招手,只是计程车还不等在我面前停稳,一辆黑色商务车直接横在了计程车的前面,两辆车险些撞到一起。

  跟着,计程车司机就和那辆商务车司机之间产生了口角,在计程车司机骂骂咧咧的声音中,商务车司机甩给他两千元现金,撂下话说:“好狗不挡道,拿着钱,痛快滚!”

  计程车司机见钱眼开,饶是还有一单生意也顾不得了,好着面子,边不屑的啐痰说:“真他妈的晦气”,边将车掉头,驶向来时的车道。

  我被搞得有些懵,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并为我打开了车门。

  我皱眉打量眼前的黑衣男子,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他是刚才簇拥盛怀翊那几个保镖中的一员。

  男人看着我,毕恭毕敬的唤了声岳小姐,说:“岳小姐,我们盛总和您是旧识,想和您见面叙叙旧,您请!”

 

第7章:摘子-宫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