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慕烟靳淮尘精彩试读_抖音热推小说(慕烟靳淮尘)

发布时间:2024-02-17 17:06:00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再说开学好几天了,大哥几次发微信过问我的状况,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给耽搁了,草草的应他两句了事,没有时间细聊。我是打算吃过晚饭和大哥多聊一会儿,把最近的情况都和他汇报一下,省得他隔山越海的惦记我。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李木说,“我已经到了,就在楼下等你。”

他说小月我知道你还没做好准备,我也不是马上就要答案,只求你公平一点,给我个追求你的机会先。

李木是第一个把追求我说得这么明确的人,我一时找不着说不的理由,只好答应。

洗脸的时候我还在想,在林大整整四年,除了刚开始那段时间总是会有男同学莫名其妙的给我送花、要微信,其他那几年,我身边干净得像是被肃清过一样,弄得我好几次看到男生捧着大束的玫瑰对着某个女同学表白时,都蛮羡慕的。

那时我以为可能是我个子太高,性格太淡,并不招人喜欢,或者林大的同学都热爱学习,以至于有我这样的大美女存在都无暇问津,才会让我看上去那么没有行情。

可京大完全和林大不一样,我到这里报道的第二天,就被一个大四的男生堵在小路上要微信。那天的后来是靳淮尘正好经过,也不知和那男生说的什么,反正男生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再没找过我。

现在又来了李木,虽然说是刚刚开始,他的攻势比较于那个大四男生要猛烈得多。

前路如何,我和李木最终会不会有结果,我都不知道。

但我二十二了,大学的同学好多在大二就和男朋友出去住,我却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一直被大家视为怪物,我想我也到了谈谈恋爱的年纪,该有个男朋友。

而李木和我算得上发小,对他也有一定的了解,他又喜欢我那么多年,和他试试,未尝不可。

我把长发梳顺披在肩上,换了件淡蓝色长裙,拿着小包包出门。

关上公寓的门时,感觉身后有两条光箭就快要穿透我的背。

忐忑的迈出公寓大门,眼前一片火红

李木换了身浅灰色西装,很正式,头发好像特地做了造型,看上去更加的玉树临风。

他手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就站在公寓大门前五步远的地方,看着我静静的笑,眼底满是欣喜和热烈。

“小月,这是我亲手摘的玫瑰,送给你,喜欢吗?”他把花送到我面前。

身边有两个女孩子经过,看到我们这么正经的交接玫瑰的仪式,抿嘴笑着跑过去,喊着姐姐加油。

第一次被送花,心情还很激动的,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涌到头上,脸上热得像发烧一样。

我讷讷着接过花,因不敢抬头,而矫情的把脸埋在花心。

靳淮尘慕烟(靳淮尘慕烟)全文免费阅读-靳淮尘慕烟最新章节小说阅读-笔趣阁

李木轻笑着前来牵我的手,被我侧身躲开了。

我看到他眼底淡淡的失落,回给他一个微笑。

他倒很豁达,转瞬就收拾好心情,转过身站在我身边,说“走吧,带你去吃大餐。”

车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真皮的味道。

我坐在副驾驶专心的摆弄玫瑰花,余光看到他的手机屏幕亮了,来电号码看上去有几分熟悉,却没想起来是谁的。

左右是他的来电,和我没什么关系,也就没深想,收回目光去看外边不断倒退的风景。

十字路口正好赶上红灯,李木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回了条简短的信息。

第70章张烈

十字路口正好赶上红灯,李木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回了条简短的信息。

把手机放回原位时,他还有意看我一眼,好像有点紧张的意思,我不明所以的回他一个浅笑。

我和他目前只是同学关系,他和谁发什么消息都与我无关,我也无权过问。自然,他也无需紧张。

到了那里才知道,根本不是中午那种比较正式的饭店,而是会所。

这种地方我是第一次来,不论氛围还是装修风格都和饭店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不过很高端好看就是了。

尤其是一楼大厅深处的花圃,高高矮矮的珍贵植物参差林立,仿佛一座小型植物园。

来来往往的饮食男女清一色的衣着光鲜、暗香浮动,和我所成长的环境格格不入。

我简单的裙装在这片香衣云鬓之中显得很是寒酸,不免有些后悔跟着他来了。我过惯了自己的生活,别人怎么看我并不在乎。可李木不一样,他是李家的公子,带着我这样的女伴现身会所,丢的可是他的脸。

“想什么?”李木就走在我身边,很绅士的和我隔着一拳左右的距离,他很细心的感受到我情绪上的变化。

“李木,我想回去,我不太喜欢这里。”

“里面有几个非常好的朋友,我们坐一会儿就可以离开。”他拍拍我的肩。

推开包厢精致的雕花木门,原本的一室喧闹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跟在李木身边的我。

包厢中央摆着张很大的圆形餐桌,里侧摆着的似乎是麻将机,远处应该是副台球案,墨绿的颜色,墙壁挂着大幅的投影,正在播着某首哥的MV。

“木哥来了,慧慧姐呢,不是说你带她一起过来吗?”

说话的是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大男孩,长得唇红齿白,忽略他脸上明显的敌意,应该是个难得的小帅哥。

我和包厢里所有的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他为什么会对我有敌意?

我不能理解。

“慧慧发过微信了,她一会儿自己过来。”李木虚环着我坐在靠窗那边的位置上,自己在我身边落坐。

“还好吗?”他弯着腰凑近我低声的问。

我点点头,“这里视野开阔,转过身就是夜空,挺好的。”

“木哥,这位美女看着面生,是谁呀,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还是那个男孩子,他冷冷的盯着我,高耸的眉头暗示着他的不悦。

小小年纪便如此锋利,绝非善类。

李木原本温和的眸一顿,周身的气息变得冷冽,他抬眼看着男孩,“张烈,你是在质问我?”

男孩的白皙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他哽了一下,哂笑着开口中,“看木哥说的,我哪敢啊。我这不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吗,羡慕嫉妒恨,一时没把握好,嘻嘻,木哥别和我一样的啊。”

桌上的另外几个人紧跟着开口,说了几句就岔开话题,聊些生意啊股票之类的事情。

我从来没接触过这些东西,听得一知半解,无聊得拿出手机自己玩儿。

尽管我尽量缩小存在感,一桌人还是在偷偷的打量我,我想她们都在猜度我和李木的关系。

菜很快上齐,服务生把醒好的红酒给在座的人一一斟满,轮到我的杯子时,李木伸手挡住,“她不喝酒,来点现榨的果汁就好。”

“哦,木子也会疼女孩子啊。”

“有木子护着,美女好福气。”

“木子,美女又漂亮,气质又好,有没有想过发展成女朋友啊。”

前边说的那些,李木全都当作没听见的不予理会,最后这一句似乎很称他的心,会心的露出进来之后的第一个笑脸,“很想啊,正在努力实现。”

大家集体起哄,要他加把劲,早日把我追到手。

我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也没想到会有人把这样的事情拿到桌面上来明说。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站在台上供大伙观赏的小丑,很不舒服。

面对大家的调侃,我报以淡淡的笑容。

有了酒的加持,饭桌上的气氛渐渐的热了起来,推杯换盏的。

饭菜不错,我却没有什么胃口,只觉得自己怎么也融不进这种氛围,干巴巴的坐着很尴尬。

“咦,慧慧怎么还没到,再不来都吃完了。”一个穿着大红色短裙的女孩说道。

李木翻开手机看了眼微信,“她说有事不过来了。”

先前那个男孩听了,眼睛霎了霎,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忌惮李木的脸冷,抿紧唇不甘的转过去不再看我。

他们一直讨论着很专业的话题,我是唯一一个听不懂的,感觉自己被他们隔绝在外界。

突然觉得好无趣。

“李木,我想要回去。”

“你没吃什么东西,再吃点我们就走。”

我摇头,“不想吃了,你要是和他们有事谈,我可以自己走的。”

“不,我和你一起。”李木和那些人简单的说了几句,拿起随意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带着我走出包厢。

离开会所,双脚踏上门前的青石板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