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陆以深南初第13章阅读_陆以深南初免费阅读无弹窗

发布时间:2024-02-17 17:05:34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全文阅读

陆以深下意识捂住听筒,但南初已经一字不落的都听见了。
“你也好好照顾自己。”陆以深说完便匆匆挂了电话。
南初顿时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她听清了,卫清澜的声音她这辈子都记得。
今天是他们结婚的两周年纪念日,而陆以深和卫清澜在一起吃饭。
南初攥着草稿的手慢慢收紧,卫清澜回来了,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吗。
“南初姐?”姜芷走上来,看着南初面色有些苍白,担忧地问道:“南初姐你怎么了?”
南初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手里皱皱巴巴的宣纸,又轻轻地把它抚平,冲姜芷笑了笑,“我没事,你们下班吧,今晚我住这里。”
当时设计这家工作室的时候,南初在她办公室里放了张小床,以前工作多也经常睡在这里。
“要不,我留下陪你吧,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两人相处的时间太久,姜芷知道南初心里有事,不想留她一个人。
南初摆了摆手,半开玩笑地说:“我这小床可睡不下两个人啊,下班了该回哪就回哪,不然我打电话给小杰让他把你领走。”
小杰正在追求姜芷,虽说两人没有正式在一起,但也只差一层窗户纸了。
“南初姐!你就会逗我!”姜芷跺了跺脚,她心里明白南初不愿留她在这,便又嘱咐几句离开了。
夜里转凉,南初把窗户关上了些,隐约还能听到蝉叫声。
南初躺在床上,睡意渐渐袭来。此时铃声突然响起,在这寂静的环境显得尤其刺耳。南初挣扎着去够,按下了接听键。
“喂。”
“南初?以深喝醉了,你来宵合公馆把他接回去吧。”霍庭宴冷漠地开口。
南初此时还晕晕乎乎的,加上忙了许久她实在不想动,于是下意识说道:“麻烦你把他送回家吧,我不太方便……”
“就这样,你快点过来。”没等南初说完,霍庭宴便不耐烦地打断了。
挂掉电话后,南初叹了口气,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赶去了宵合公馆。
宵合公馆是京城富家子弟的销金窟,一个英伦风建筑的庄园,进进出出的都是持有VIP皇卡的上流人士。
南初来过两次,那时她是以陆以深未婚妻的身份。
匆匆赶到霍庭宴说的包厢,南初一进门就看到了醉瘫在沙发上的陆以深。
“嫂子好!”认识南初的纷纷向她打招呼,南初一一点头示意。
“你怎么才来。”霍庭宴皱着眉头问道。
“绕了点路,所以来晚了。”南初知道霍庭宴不喜欢她,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句:“以深今晚不是和卫清澜一起吃饭吗,怎么会在这。”
霍庭宴冷哼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对着南初说:“你老公和别的女人一起吃饭,你就一点不心急吗?让你来接还推三阻四的。”
南初听出了霍庭宴话里的讽刺,她也不在意,因为他什么都不懂。
“你一开始不是反对我们在一起吗?以深跟别的女人吃饭,你应该打掩护才对。”包厢冷气十足,南初拢了拢外套反讽道。
霍庭宴直直地看着南初,她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变了点,具体哪里他说不上来。
“我最开始是反对你们,但你们结婚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希望你能履行你做妻子的义务,以深对你也还是不错的吧。”
南初在心里冷哼了声,她很快就要让位了。
上前扶起陆以深,南初听见他在小声地嘀咕着什么,于是慢慢靠近,只隐约听到回家两个字。
南初不自觉地笑笑,用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语气说:“很快我们就回家了。”
霍庭宴帮着把陆以深扶上车,南初道了谢后一起坐车回家了。
在车上,南初给他喂了些水,陆以深不配合,水弄湿了他的衬衫。
南初刚给他简单擦了擦,他就朝南初扑过来。
陆以深紧紧抱着南初,脸埋在她的颈窝乱蹭。前面还坐着司机,南初小小地挣扎了下说道:“以深,你坐好,这还没到家呢。”
可陆以深却抱得更紧了些,南初见司机目不斜视地紧紧盯着前方,便也由着陆以深了。
临近半夜,大街上人很少,司机很快开到了别墅门口。
南初小心翼翼地把陆以深扶出来,刚出车门余光就瞥见一个人影朝他们走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索莲姿语气不善地问道。
南初回头连忙喊了一声“妈”,“以深出去应酬了,我刚刚把他接回来。”
索莲姿看向醉醺醺的陆以深满脸写着心疼,而面对南初就有些疾言厉色,“你是怎么照顾以深的,他酒量不好,你放任他喝这么多都不劝一下吗?没见过你这样做妻子的。”说着白了南初一眼。
谁都知道,索莲姿手腕够硬,在生意场上是个女强人,唯独心疼自己的宝贝儿子。当初听说南初要嫁进陆家,还亲自去羞辱了她一番,但最后看在老爷子面子上,还是让南初进了家门。
在这之后,便有意无意来找南初错处。
南初早已习惯。陆以深在时,索莲姿还会收敛一点,现在陆以深醉得不省人事,这顿数落是避免不了了。
“对不起妈,都是我不好,下次不会了。”南初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地说。
索莲姿见一拳打在棉花上,对南初更加不满,这种软弱可欺的儿媳妇简直是丢尽了陆家的脸。
但看在时间不早,这次便放她一马,“摆好你的位置,别想不该想的,凡事看看你配不配。”
送走了索莲姿,南初没打扰任何人,自己吃力地把陆以深扶到卧室,推着疲惫的身躯洗了澡。
南初洗完擦着头发往外走,一眼就看见陆以深正躺在地板上。他永远都是斯文守礼的,很少会出现这么一面。
南初上前拍了拍他的脸,陆以深此时突然睁眼抓住了南初的手,南初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把手抽出来。
“别走,抱抱。”陆以深哼哼唧唧地说道。
南初叹了口气,把陆以深弄回床上。最后一晚了,她想。她此时无比想深刻地记得,记得她和陆以深两年来的点点滴滴……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